甜梦(下)(电影梗黑童话,《鬼爷爷》BE路线)

赶在圣诞节完结的《鬼爷爷》BE结局,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诸位能口福满满(地吃饱黑泥)~

放文之前预防针先打好:非常黑,虽无明显的描写,可鉴于孩童视角微妙的可YY空间还是强烈建议三观及社会伦理道德端正者慎入。行文反派角色的做法切勿当作现实社会公众可接受的范畴。当然,不愿往那方面想的也可按照一般思路对待(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甜梦(上)(电影梗黑童话,《鬼爷爷》BE路线) 

甜梦(中)(电影梗黑童话,《鬼爷爷》BE路线) 

正剧《鬼爷爷》入口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榻榻米上的牡丹灯笼正散发柔和的光芒,屋角的青铜香薰炉则飘出细细烟雾,在室内弥漫出清雅的淡香。

       奈奈缩在蚕丝被里难受地吸着鼻子,被子有被烘暖过,火盆也燃着,可她还是不住发抖。

     “呜......”她觉得浑身都没力气,稍微一动就疼得忍不住呜咽起来。

想起男人走开前发生的一切,奈奈迷茫又害怕。

 

     “知不知道在夜晚溜出本丸有多危险?”

     “若没及早发现,大概只能一直待在漆黑的空间里了吧......”

     “奈奈没有听话,还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这可不行啊......”

        ......

        男人把她带回本丸后非常不悦,虽然仍挂着优雅的微笑,含着新月的眸子却毫无温度。

       和监护人长时间的相处经验告诉她,这回可是捅了个大娄子。她觉得有点委屈,然而更多的却是惶恐,比起满足自己不切实际的探险欲望,如何平息男人的怒火似乎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奈奈错了,不该走出本丸的。”她语无伦次地在男人面前捏着衣角。

       对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继续。

       奈奈很清楚,对方生气时绝不会脸红脖子粗地大声吼叫,他始终都会对着你微笑,可那双月亮眼就不会了,那目光只会让你浑身发凉。

     “对不起......对不起......奈奈太贪玩了......一开心就忘了爷爷的话......下次不会了......呜......呜......”她怕极了对方似笑非笑的莫测态度,点头如捣蒜,希望他变回平日里那个温柔的监护人。

       兴许是她急哭的样子太过可爱,受到感染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伸手安慰,替她擦去大颗滚落的泪珠。

     “不许哭,”对方温和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却半是命令半是恐吓,“否则就没有三色团子和羊羹了。”

        话音刚落奈奈就拼命止住抽噎,毕竟对于爱吃甜食的她来说没有团子和羊羹真是难以想象的糟糕。

       看她吸着小鼻子肿着眼睛的模样,男人露出她熟悉的笑容把她抱到膝上:“回来了就没事了,万一奈奈不见了老头子我可是会相当寂寞呢。”

       “呜哇就知道爷爷最好了......”发现对方原谅了自己后女娃快乐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然而......

       “不过奈奈一直这么粗心大意的可不行啊,”男人忽然回手按住了她,笑盈盈的眸中罕见地带了一丝郑重意味,“做错了就得受惩罚,就算是小孩子也是一样。”

       “毕竟只有这样才能吸取教训呢。”

 

       之后发生的一切让奈奈始终觉得很不真实。

       男人把她带进浴室,要她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奈奈知道她的监护人爱清洁又讲究细节,那样美貌风雅、活像平安时代贵族的男人大概是不喜浑身泥巴的脏小孩的,平时她虽贪玩却也会在回来后认真洗澡换衣,然而这次不知何对方却是一副不怎么放心的样子。

       “......奈奈要洗澡了,”奈奈抱着换下的脏衣服很扭捏,虽说是个孩子,她也隐隐觉得这样很怪,“爷爷出去啦......”

       “无妨,指教晚辈正确的生活方式也是长辈该做的事情。”男人莞尔一笑,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奈奈这次把自己搞得有点脏,不好好洗干净不行。”

       “......那好吧,”年幼的孩子歪着脑袋思索着,想到平时男人为自己梳头时的细致便很轻易地就做出了让步,“如果有没洗干净的地方爷爷要告诉奈奈哦......”

        男人的眼眸隐约掠过一丝莫测光芒。

 

       注满热水的浴池飘荡着迷蒙雾气,清澈微绿的池水因为入浴者的动作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溅起片片小浪花。

       奈奈笨拙地用浴刷蘸蘸青瓷碟里的皂角液,打出泡泡后再刷到淋湿的头发和身上,皂角液似乎加了什么香料精油,打出的泡泡浓密丰厚,夹带一股花草的淡香。她洗得很认真,待清水重新流过后整个人又变得白嫩干净。

       她回头邀功般地向一旁的监护人确认着,黑葡萄似的眼眸带着孩童特有的天真和雀跃:“爷爷,我洗得很干净吧?”

       意识形态和伦理道德观尚未成形的孩子总是特别单纯可爱,哪怕是心思叵测的古老付丧神都忍不住动容。

       看她这么纯真的反应,实在是很难忍住不去逗弄一番。

      “是吗?爷爷来看看......”男人不知何时脱了狩衣金饰,只穿着素色单衣和马乘袴,敞开的衣领间露出洁白坚实的胸膛,看上去比平日里更要健壮许多。

      女童本能地感到些许威慑和压迫感,忍不住朝池水里缩了缩。

    “过来点,”男人不容拒绝地要求道,“手伸出来。”

      奈奈怯怯地伸出一只软糯白嫩的小手递给他,双眸期冀地看着对方。

   “这里没洗干净,”男人点点她的手腕后侧,“奈奈不仔细啊。”

     于是她赶紧听话地用浴刷清洗那块地方。

    “脖子后面、左边肩旁下面那里也是。”

     “唔......还有呢?”

     “背这里......”

     “这里吗?”

     “不,再下面一点。”

     “好吧......那还有呢?”

     “前面还有个地方也没洗干净,最好多蘸点皂液。”

        ......

       奈奈累了,她忍不住放下浴刷一屁股坐下来。这个澡洗得也实在久了些,她都把皮肤刷得泛红了爷爷都说没洗干净,到底还要洗多久啊........

      “奈奈累了,不想洗了。”她可怜巴巴地将因为在水中浸泡过久而有些起泡的手指给他看,“泥巴和灰尘都没了,可以擦干睡觉了吧。”

         男人似笑非笑地将她拉出浴池:“有些脏东西可是靠皂角洗不干净的,奈奈不知道吗?”

      “洗不干净的?”女童懵懂地看着自己的监护人,烟晶一样的眼眸清澈而迷茫。

      “本丸外有很不好的气息,沾上后会生病的。”男人的表情罕见的严肃而神秘,慢慢揪紧她的小心脏:“特别是奈奈这样的小孩子。”

       “奈奈不要生病!奈奈要变干净......”

       “那就只能.....”

 

       之后发生的一切让她不堪回想。

       虽然被告知清洁的过程会有点痛,可这实在太超出一个小孩子的承受力了。

       “呜.....呜....好痛......”

      “既然知道痛,那么就应该明白当初不能跑出去。”

       “......不......不要了,奈奈不要了......呜哇......”

       “不行,这可是惩罚呢。”

       “呜......呜......奈奈错了......”

      “明白了吗?以后再这么顽皮,可就不会这么简单就原谅奈奈了哦......”

      “呜......奈奈......不......不会了......呜......呜........”

       “哈哈哈,真乖。这次会很轻的,毕竟要是奈奈受伤了爷爷会很困扰呢......不过以后再犯错的话可就......”

          ......

 

       奈奈小声地抽噎着,抓紧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团。

       男人那样恐怖的一面她从没见过,这次真的是因为自己太贪玩了吧,屡次触及对方三令五申的底线,也难怪会受到惩罚。

       也许外面真的很危险也说不定呢?有时看到清光安定他们出阵回来会满身伤痕地躺进手入室,就连看上去很厉害的鹤丸先生偶尔也会狼狈而归,如果他们都这样了,自己一个小孩子出去了又能做什么呢......

      “奈奈是本丸的主人,出阵远征是刀剑的责任,”她的监护人这么说,“主人只要安全地待在本丸就好了。”

      “和歌、诗词、书画、乐器......奈奈可以学的还有很多,只要你想。”

       “所以不要再做危险的事情了......”

         ......

 

       所以说小孩子太好奇是错的吗......

       奈奈在被窝的黑暗中迷茫地发着呆,直到有人轻轻将手搭在被子上才回过神。

      “别难过了,乖。”熟悉的温柔声音响起,满是哄劝的语调。

       响起之前对方生气时的暴行,奈奈半是胆怯半是赌气地将被子拉得更紧。

       对方的耐心显然很好:“还不舒服?一直闷在被子里会喘不过气的。”

       被窝里的人还是缩在那里。

       男人叹气着继续道:“鹤丸殿刚从万屋带回了草莓大福和雪媚娘,刚做好的鲜货哦,清光和安定已经拿走很多了。”

       被窝动了动,犹豫着掀开一条缝。

       对方见状使出了杀手锏:“还是说奈奈想和老头子我一起喝茶?”

       奈奈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不要,苦的......”她皱着小脸地看着他,脸上泪痕未干,看上去委屈极了。

      “哈哈哈,我想也是呢。”男人爽朗地笑起来,替她擦擦脸:“果然香甜的东西才更适合奈奈这样的小丫头。来来来,赶紧穿好衣服下楼尝尝吧。”

         她听话地爬过去接过对方手里的樱色小羽织,似乎已经嗅到阵阵甜香从门缝飘进来。

 

 

 

 

       “让我进去!别拦着我!”男孩大声地质问着将自己档在外围的时空局工作人员,一双金色的眼睛因为怒气和焦虑睁得滚圆,“审神者还活着你们怎么可以乱来!”

      “瑛太君,已经那么久了这个本丸的主人还是行踪全无,哪怕是半年的缓冲期也早过了,”正在指挥式神们整理搜索的男人无奈地说到:“按照时空局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在官方全力搜索超过六个月依旧无音讯的审神者,将被判断为失踪状态,和意外死亡、神隐事件等并级处理。” 

        男孩猛地窜上去,几乎是不顾礼节地拉住对方衣袖:“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一旁身着现世洋装的银发女性冷淡地替同事回答:“整理并且回收这个本丸所有的刀剑作清空处理,并且将该审神者的信息从官方档案中除名。”

      “你们怎么能这样!那是奈奈的本丸和刀剑,你们无权对他们......”瑛太闻言几乎要跳起来。

      “我们有权。”似乎对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银发女性有些不耐地打断他,“这位小弟弟,请不要阻挠时空局的例行工作。”

       “你!你们不能这样!她还活着!”瑛太甩开拦住他的男人激动地提醒到:“人还活着啊!怎么能和这样呢!”

       “证据呢?”女性冷冷地反问,“有什么能证明她还活着?”

      “这.......”似乎被戳中软肋,男孩语塞了。然而片刻后又斩钉截铁道:“我就是知道她还活着!我能感觉到奈奈的气息!请相信我......我......”

       “......雅燃,他或许是对的。毕竟他是织雪和.......的孩子,我们不如......”男性见状犹豫地小声提议着。

         女性珊瑚石一样嫣红的凤目锋利如刀:“我也能感觉到。可那又如何?”

        “雅燃......”

         她用穿着高跟鞋的足尖泄恨似地在长满青苔的石板台阶上碾了碾,涂得猩红的唇在冷笑间似有锋利虎牙的光芒一闪而过:“说起来我还能算是稻荷神的后裔呢,可那时候又有谁听我说话过?”

         末了,又叹息道:“对于时空局来说,这一切都无关紧要,只有‘能用的’和‘不能用的’而已,这久了难道你还不懂么......”

      “搜查完毕,刀库里共计41振刀,另有莺丸、鹤丸国永两振太刀以及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两振打刀已经化形,在没有审神者提供灵力的情况下无法形成足够战力,也达不到本丸档案构成的基本要素,所以说......”似乎想转移话题,男性清清嗓子将清理结果公布出来。

      “我可以来提供灵力!”一旁的男孩忽然出声,金色的双眸满是坚定:“这个本丸原本就是由我们这里交出去的,我爸爸他们对它很了解,帮忙照顾应该没问题的!”

      “小弟弟,这可不是随便答应的啊,”男性摇摇头,“你确定你应付得了吗?灵力使用过度可是会劳累而死的哦......你家大人不会同意的吧?”

      “我是审神者!”男孩鼓起勇气接过男性手里那些已经还原为本体的付丧神们:“我已经是大人了,所以......所以没问题的!”

        银发女性叹了口气:“那个小丫头怎么办?”

     “我去找她,”瑛太抱紧了怀里的刀剑,“......我已经能感觉到她了,只是还没法确定她的具体位置......只要再试试我一定能找到的......”

      “既然你如此肯定就这么办吧,”女性揉揉额头,看起来很疲惫,“老实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事人一般已经......算了,在找到她之前这个本丸就交给你们了。我会为你们申请更多资源补助的,希望你们能做到两者兼顾,不要耽误了正常的任务。”

       “谢谢你们!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

 

 

        天守阁内一处不知名的黑暗角落里,正闪动着一双明亮异常的新月。新月仿佛泡在血液里,猩红的眸子闪烁着某种不祥的气息。

       “嘛......就凭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掀不起多大风浪,”低沉的男音嗤笑道,“倒想看看他和那些无能的神社刀多久才能破了这里的结界呢。”

       “不过就算打破了也没关系对吧,”声音的主人低头摸摸怀里睡得正熟的女童,“毕竟我可是奈奈的爷爷呢,你说是吧丫头?”

       “唔......雪媚娘......好吃......”绀色的衣袖下,女童正在梦境中神志不清地嗫嚅着。

       “哈哈哈,甚好甚好。”

 

END



我是咸鱼许久的分割线pia

==============================================

至此《鬼爷爷》剧情所有分支及番外已结束,可能有些读者看到这里会产生不少疑惑点,之后应该会有一篇完结后记进行各种归纳解释,诸如:”BE中奈奈的实际结局到底如何?“、”瑛太特殊能力的来源“、”时空局对审神者的一贯做法“、”那两位工作人员的背景“等问题都会一一解说,当然也欢迎脑洞奇大的观者评论中畅所欲言~


最后再次感谢一直观文的诸位,你们的一路支持和鼓励是在下最大的创作动力~


 @Irisice  @阿匠  @玖海  @稻妻月  @Flowers  @狐鵺 








评论(47)
热度(54)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