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中)(电影梗黑童话,《鬼爷爷》BE路线)

鞭子抽身积攒出来的更新驾到(喂!

彻底黑化的前奏,预防针例行注射:不能接受某些变态&不人性设定的观者慎入再慎入(不过欢迎萝莉控和养成控的加入

甜梦(上)(电影梗黑童话,《鬼爷爷》BE路线) 

正剧《鬼爷爷》入口


正文开始:


       今晚夜色不错。天上只有一道纤细的上弦月,然而漫天繁星镶嵌在蓝黑天幕上,别有一番醉人的华丽。

       中庭的樱花树下,奈奈正用沾了墨的毛笔在天灯上涂鸦,每画完一个就交给旁边的监护人,由他点燃放飞。

       那些点缀着童稚图案的纸灯缓慢平稳地上升着,悠哉悠哉地越过他们的头顶、樱花树的树冠、最后在夜幕中成为一个个温暖明亮的光点,看起来美不胜收。

      “真漂亮......”奈奈望着飘满天灯的夜空忍不住赞叹道。

      “很不错吧?”身着绀色狩衣的男人娴熟地点着灯,即便是这个小小的动作都令人赏心悦目:“等它们全飞上天后会更壮观。”

      “它们会一直往上飞吗?”小孩子的问题总是很多。

      “天灯会越飞越高,直到里面的蜡燃烧殆尽,”男人将灯罩下盛着蜡块的托盘拿出来给她看,“然后它们就会落下来。”

      “啊.......”

      “别担心,鹤丸殿有对天灯做了改进,它们在掉落之前就会在空中燃烧完,”男人拍拍她的脑袋让她放心:“所以不用担心回收问题。”

       “是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那是当然,”男人笑着告诉她,眼中新月格外明亮,“他一直都有许多了不起的发明,那些刀装妖精不也是这样吗?”

       “好棒,”奈奈赞叹道,“我想找鹤丸先生玩!”

       “当然可以找他玩,那个老爷爷最怕无聊了,”男人点燃最后一盏天灯后摸摸她的头,“还可以找清光安定一起。”

       “我这就去找他们!”奈奈撇下笔墨,兴奋地站起来。

       “累了就回来吧,大广间的桌上有糖水羊羹,”她的监护人提醒道,指指房间的方向:“不过睡觉前必须漱口哦。”

       “知道啦,不会忘记的。”

 

        白衣服的太刀付丧神和两个打刀少年正巧结束了远征,整理完资源后便兴致勃勃地陪她一起玩了。那些天灯大多已经飘到草场那边,于是几人索性将马牵了出来。

      “不如骑马追天灯吧,”鹤丸提议道,“就当作遛马如何?”

      “不错不错,正好这几天它们吃得有点太多了,”安定点头赞同道,跨上了“小云雀”,“清光还是骑‘望月’吧,麻烦鹤丸先生带着奈奈酱骑‘青海波’。”

       他们追着大片的天灯从草场出发,穿过本丸的房舍、竹林、泉眼,痛快淋漓地驾马奔跑着,追着天上那片宛如发光云朵般绚丽的天灯。清光甚至还忍不住放开嗓子唱起歌来。

     “它们飞得真高啊,”奈奈看着始终悬在天上的天灯感叹道,“就算骑着马也追不上呢。”

     “已经过了挺久了,”坐在她身后的鹤丸想了想说到,“你看有些灯的灯罩直接在空中燃烧起来了,算算时间应该很快就会消失了吧。”

     “就要消失了吗.....”奈奈有些不舍地望着空中越发明亮的光点,鹤丸先生说的没错,那是已经燃烧起来的天灯在释放最后的光华。

      “而且,也的确该回去了。”白衣的付丧神用自己的羽织外套盖住她,“晚上风很大,着凉了就不好了。”

     “啊.......它们快飘到本丸外去了......”奈奈恋恋不舍地看着越飘越远的天灯,似乎还没尽兴。

     “不行哦,”清光竖起手指摇了摇,宝石般的红眸映着新月显得格外严肃,“不能出本丸呢,外面可危险了,奈奈酱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那你们每次出阵远征不是......”

      “很可怕哦,”安定也比划着告诉她,“那些溯行军有这么大,不小心就会受伤的,看到本丸里的手入室了吗?有时我们受伤了回来就得躺进去,被砍到很痛啊!”

       奈奈听着他们的诉说,只能沮丧地妥协了。

       毕竟,她可不想让爷爷担心。

 

 

       等她回到天守阁吃着糖水羊羹的时候,那些天灯已经全消失了,只留下弯弯的上弦月和漫天繁星。

       庭院里的花木缤纷繁盛,馥郁清香顺着夜风一直飘进屋内,廊下悬挂的琉璃风铃发出轻灵的碎音,从奈奈坐着的角度看去如同一幅精致的风景画。

       然而今晚这些似乎吸引不了奈奈了。

       为什么不让她出去看看呢?本丸很漂亮,可如果能看看不一样的景色也很好啊......

       是因为外面有危险吗?不仅爷爷这么说,而且清光安定也这么说,甚至鹤丸先生也这么认为......是因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吗?

    “欸......什么时候能出去走走就好了,哪怕是本丸附近的地方也好啊......”奈奈将吃空的红漆小碟放回托盘,有点不甘地自言自语着。

       她抓抓头打算回自己房间,就在此时视线中忽然飘过一个明亮的光点。

       咦?居然还有一盏天灯没烧完?

       奈奈吃惊地看着那盏明晃晃的灯,它看起来一点都没有燃烧殆尽的迹象,正慢悠悠地越过树冠朝她这边飘来。

      天灯飞得并不高,因此奈奈很容易就看清了它的样子。她发现这并不是刚才和爷爷放的天灯,它是用红色的纸做的灯罩,要更大一些,上面还写着什么字。

      是其他人放的天灯飘到这边来了吗?!

      奈奈兴奋起来,几乎是跳着跑出了天守阁。

 

       天灯慢悠悠地浮在半空,还在不急不缓地移动着。

       果然,除了他们这个本丸附近还有其他人,会不会是其他的审神者放的天灯呢?这样的话不就能多认识新的伙伴了吗!

       她想看看上面写了什么,忍不住跟着它跑了过去。

       天灯一直飞得不高,始终在半空移动着,然而奈奈却也没法轻易地够到它,只能顺着它一直跑,生怕它不见了。

       等她跑到大门这边时方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本丸的边缘。

       朱红色的鸟居就立在眼前,仿佛一道无形的结界隔开了外面的世界。

       天灯很快就要飘出去了,奈奈站在鸟居前犹豫起来。

       要不要出去一下下?

       不不,大人们都说外面很危险........

       只是在附近逛逛应该没事吧......又不是去出阵,应该不会遇到什么敌人的......

       可是万一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们会着急吧......

      但现在已经都到睡觉时间了,他们也休息了吧.......大不了偷偷溜出去一小会儿再回来就是了.......

 

       脑海中两个声音不停地在争吵着,奈奈一会儿望望天守阁,一会儿又望望已经飘过鸟居的天灯,咬咬牙还是斗胆跨出了鸟居。

 

      本丸外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片遍布矮树野花的草坡,再往前能看到远山。而天灯一直在她视线范围中悬浮着,引着她朝前走去。

      会不会引着她去到另外的本丸里呢?

      奈奈决定不再犹豫,盯着它跑起来。

 

       也不知跑了多久,等她终于快抓到那盏徐徐降落的天灯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然而等她停下来稍作休息时却吓坏了。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奈奈惊恐地在原地缩起身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盏天灯掉在了她面前,奇怪的是依然发着明亮的光芒,然而她已经无心去读上面的字迹了。

 

       不......不.....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地方.....本丸呢?本丸在哪里?她回不去了!

       她几乎是瘫坐在地上,觉得周围的黑暗几乎快把自己吞没。

       奇怪的是,天灯却在此时以一种极其违和的方式一闪一闪地发着光,仿佛要引起她的注意似的。

       奈奈勉强克制住恐惧,将自己的视线移往面前唯一的光源,此时正处在一片黑暗的虚空中,也只有面前的天灯才有些许安慰。

 

    “黄金珠宝做成笼子,

      雪白玉石雕成碟子,

      铺上锦缎,

      盛满清水,

      摆上小米,

      金丝雀在里面唱歌,

      忘记了曾有一片森林

       ......”

         是一首奇怪的童谣,打油诗般的随性,完全没有平日里爷爷给自己看的和歌那般押韵风雅,然而奇怪的是有种难以言说的亲切感,以及......隐约的不祥。

笼子?金丝雀?森林?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

       奈奈抓着脑袋想了半天也不明白这上面想表达什么意思,只好翻来覆去看看天灯还有没有别的玄机。

       里面的蜡已经烧完了,可奇怪的是灯还亮着,似乎是在灯罩上动了什么手脚,是灵力的关系吗.......?

       她把灯罩掀开来,发现原本装着蜡的托盘似乎塞了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纸包......里面是什么呢......

 

       奈奈颤抖着把那个纸包抠出来展开,这似乎是封信。

       在看到那个开头后她甚至惊讶得忘记了呼吸,上面的字迹居然凭空从空白的纸张逐字浮现出来,而信的内容似乎也并不让人觉得轻松:

     “奈奈酱,快逃!避开看着你的家伙并且顺着......”

 

        她紧张地盯着那张纸就着天灯的光源阅读着,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奈奈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说过不能跑出本丸的吗?”

       她抬头,发现她的监护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面前,那张向来漂亮温和的脸孔仍旧微笑着,然而却让人头皮发麻,似乎带着难以言说的不悦。

       手里的纸张忽然燃烧起来,吓得她本能地松开了手。

    “呀!别......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信纸和地上的天灯已经燃烧殆尽。

       这下唯一的光源都没了,只剩下面前那双亮得可怕的新月。

       她忽然觉得某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上来,远胜之前黑暗带来的无助感。

       对方似乎能看到她瑟瑟发抖的模样,只是嗤笑一声便将她拉了过去。

     “不听话的孩子可不讨人喜欢,奈奈这么顽皮不长点记性不行啊。”

      奈奈已完全无暇去挣脱,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如同只鸵鸟般在对方胸前缩成一团。

      怎么办......爷爷这回好像真的生气了......


TBC.


所以说信到底是谁写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下一章玩个重口的


随机@~:

 @Irisice  @阿匠  @稻妻月  @玖海  @若湖光辉  @狐鵺  @Flowers 






评论(34)
热度(45)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