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7(All婶向,内附《鬼爷爷》BE走向公告)

这段时间几乎快被三次元的事情折腾成一条咸鱼,挣扎着上来更个文(你......

首先和观看在下的《鬼爷爷》各位说声抱歉,因为剧情发展和走向等原因,该篇文章的BE线路进入了比较纠结的瓶颈期(请原谅在下实在无法动手对如此幼小的孩子下手写出比较残忍的剧情orz......),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的润色和修改等。总之谢谢各位的鼓励和支持,会努力产出!


更新的是之前就一直在写的《守夜》,当然还是那个本丸内作息昼夜颠倒的大龄女青年贫血社畜婶,少女心爆棚的元素可能比较欠缺,虽然是all婶向但主要cp还是比较明显。


预防针:此坑剧情纠结走向复杂灰暗,很难说最后是HE还是BE(结局确定但很难定论属性的意思),人物关系复杂,婶是个比较矛盾敏感的类型,刀男人也不算很苏,整体灰扑扑,部分角色黑得很。

这里向各位推荐一下基友的作品《椿与鹤》系列,文笔细腻,剧情采用蒙太奇式的断章推动,非常别致;其中的审神者与本篇中的女主互为好友,在剧情方面与此处互相联动,有兴趣地各位可以两者结合阅览,同样的角色在这两个本丸中的异同都十分明显www。

《椿与鹤》1http://daoqiyuedehuilang.lofter.com/post/426f7d_a4b251c


感觉平安老刀示好未遂的场面没演变成凶杀现场真不容易......


正文如下:


       审神者在他的压制下挣扎着,由于无法行走只能支起上半身推拒着他的胸膛。她的嘴被他的掌心堵住了,一双轮廓幽深的眼睛朝他投射出某种激烈的情绪。

       鹤丸从那里面读出了害怕和抗拒。

       他感觉心底某处柔软的地方动了动,然而下一秒又仿佛被刺得遍体鳞伤。

       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对你来说我们到底是......

 

        然而或许是漫长光阴带来的淡然,又或许是身为名刃固有的自尊,他并没有如她所愿地松开钳制,而是继续将她压迫得更紧。

       “本身就是跟人完全不一样的存在,想要的就更应该主动出手。”

        当时在厚檻山偶遇的同僚话语又隐约萦绕在耳际,让他忍不住收紧了捏住她手腕的掌心,另一手则搭上了那段颀长的颈。

        掌心中滑腻的肌肤让他忍不住加深力道,对方微微起伏的脉动刺激着他的动作继续朝下走。没错,就应该主动争取点什么,特别是对她这样从不肯靠近的家伙......

 

      “‘霾蝶’,只是他们给你的称呼吧?”他微微歪着头颅看她,“听说所有的审神者都不会向他人透露自己的真名,是吗?”

        被他压制住的女人突然停止了挣扎,原本的恐惧转化为惊疑。

       “我知道你的名字哦,是叫XXX吧?”他颇为欣赏她不可置信的神色,仿佛恶作剧般狡黠地笑道,“虽然不是全名,但也没错吧?别小看平安时代的付丧神,我识的汉字很多的,有关你故乡的东西我也知道得不少哦。”

        仿佛卖弄自己的学识般,他故意贴近她的脸颊:“这应该只是主上的名吧?前面似乎还少了什么,拿你们那边的标准来比较大概还少了姓氏?我猜得对不对?”

        审神者闻言,原本就像蜡一样白的肤色变得更浅了。

       “哈哈,被吓到了吗?”眼见她终于失了惯有的淡定,鹤丸得意极了,“毕竟如果知道全名的话就能被神隐了呢!当然啦我怎么可能会把这种东西告诉别人......”

       “所以,”他凑近她,近乎哄诱似地询问道:“要不你就告诉我一个人吧?”

          鹤丸满意地欣赏着审神者近乎失神的表情,忍不住亲昵地蹭蹭她的脸颊。

 

          他低头,想亲亲对方光洁的额头时忽然感觉后心抵上某个坚硬冰冷的东西。

        “放开她,”少年特有的嗓音满溢着警惕和敌意:“她很难受,不喜欢这样。”

          白衣的付丧神微微蹙眉,扭头看清对手后略有惊讶:“厚藤四郎?”

          短刀的机动和隐蔽还真是不可小觑,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就被他摸到这么近的距离。

          厚藤四郎用本体抵着他,紧锁双眉地重复了一遍:“放开她!”

        “要当我的对手吗?”鹤丸国永冷笑起来:“你的兄长应该有告诉过你太刀的打击有多沉重吧?”

         粟田口的短刀毫不畏惧对方比自己高大太多的体型,固执又冷静地将本体朝对方要害更推进一寸:“我很清楚,但在这样并不明亮的夜间室内,孰强孰弱或许一试方知。”

 

       也许是被他的挑衅激怒,白衣太刀也收起了漫不经心,他松开审神者搭上腰间本体,琥珀一样的金眸随着刀刃滑出刀鞘浮现出某种罕见的冷酷暴戾。

      “是吗......我倒也听说,短刀的付丧神并非如其外表一样萌动可欺,许久以来也想试上一试呢,”这古老的平安太刀就连拔刀前都不忘保持文邹邹的礼数,却生生让人觉得越发阴冷,“恰逢一期殿也在远征途中,不如比划比划?”

       末了,又分外恶劣地加上一句挑衅,“反正都带着御守,就算打成重伤也不过是手入室内躺躺便好的小事对吧?”

       面对这样明里暗里的威胁,厚藤四郎只是抿紧嘴唇将眉头锁得更紧,“随您怎么说,就算是碎刀我也会奉陪到底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白衣的付丧神欢快地抽出本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对面的短刀劈出凌厉一剑!

       “小心!”在一旁的审神者忍不住拔高嗓音喊起来,好在短刀的机动和经验很过关,第一时间避开了那致命一击,然而很快更多的攻击接踵而来。

       虽说夜间的室内场地是短刀发挥优势的最佳地,但已经满级且处于数值巅峰的鹤丸国永也不是省油的灯,太刀的力量沉重非常,耐力也远非依赖敏捷的短刀可比,时间一久厚藤四郎也逐渐显现颓势。

      “怎么?没一开始的干劲了吗?我倒是很想看看粟田口的真正力量呢!”斗志正高的付丧神高举本体,瞅准对方露出破绽的间隙横扫一剑,直逼对手胸腹要害!

      后继力有些不支的短刀睁大了双眼,却已经闪避不及。

 

     “嘭!”地一声响,白衣付丧神的身影当空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审神者喘着粗气坐在榻榻米上,心有余悸地看着面前饰有金链的白鞘太刀。

    “大将......您......”厚藤四郎也愣愣地看着这突发的场面,一时间都忘了收回本体。

    “......没事吧?”女人费力地支起身体询问道,“不好意思,这家伙太乱来只好让他暂时变回原来样子了......”

     “......您没伤到就好,”短刀垂下眼,恭敬而体贴地说道,“大将受惊了,需要厚为您带些姜汤驱寒压惊吗?”

       女人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下来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我没事,不过麻烦厚君将鹤丸殿带回他自己的房间可以吗?”

     “如您所愿。”

 

 

           忠实的短刀捧着鹤丸国永的本体出去了,然而审神者的面容却重新笼罩上阴霾。

           真名到底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不......比起这些,在他们眼中自己到底是......

            女人拉过台镜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然后打开笔盒开始在小小的纸片上写了起来。


TBC.


所以说真名到底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提示:在早期的一篇完结坑中有答案。)


 @稻妻月  @阿匠  @玖海  @Flowers  @吾妻阿玫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评论(24)
热度(31)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