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眼(《鬼爷爷》番外,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又是一个周末,不知道乃们有没有饿了呢(贼笑

来来来,大锅黑泥端上来,新鲜制作趁热吃更美味(你

在诸位的支持下《鬼爷爷》的HE路线终于成功走完,感谢大家的鼓励和建议,在拼命挤牙膏中的BE之前先献上一篇番外,希望供君一乐www


正剧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这篇是三日月视角的番外,第一人称为主,对老妖刀的心理描写其实也很忐忑,毕竟这种活了上千年的大妖怪真心不是我等凡人能理解的存在,若有OOC存在请见谅.....(鞠躬

总之还是秉着”黑+萌“的路线来走,希望不会太违和。

最后提醒诸位,下文黑爷+渣爷出没,心理扭曲变态属性有,若有不适者请及时退出,谢谢。

开始放文:



《月亮眼》

 

       在这方小小的空间里已经过了多久呢?

       应该挺久了吧,或许已经有上百年了......当然跟以往经历的时光还是不能比呢哈哈哈......

       老实说呆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并不是愉快的事,这里什么都没有,所有东西都得靠灵力创造。刚开始真有点麻烦,要知道我可是个更喜欢被照顾的老人家呢......

       不过相比被时空局发现并回收净化,在这儿可要自由多了,就是获取灵力得想点办法,不过这种小困难可是难不倒老头子我的呢哈哈哈......

 

       人类是一种很有趣的生物,奉献和欲望共存,崇高和丑恶同在。为了某些理想能孤注一掷地前行,明知是飞蛾扑火也义无反顾;而损及自身利益时又会互相残杀,斗个你死我活......不过无论哪一种最终结果也不过是一个“死”字,毕竟他们的生命实在太过短暂。

       还不如像老头子我这样坐在一边喝喝茶看看风景呢哈哈哈......

 

 

       玄关的那扇铜镜泛起一丝波动,关在后面的鬼魂又在进行徒劳的挣扎了。

     “放我出去!呜呜......这里好黑......”

     “可恶!只差一点点就......”

     “你们......没事吧......”

       ......

       还不死心吗?那三个人类果然很顽强呢......

       不过呢,败者是没有反抗的权力的,这是恒古不变的定律不是嘛。

       我走过去敲敲镜面,随意地从中吸走一些灵力,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骚乱声和抽泣声,他们变得比之前更虚弱了,只好渐渐安静下来。

       很抱歉呢,最近需要很多力量,只好委屈你们啦。

 

       端起茶杯重新回到卧榻上,就着温暖的炉火闭上眼睛,移门另一端的世界逐渐展现开来。

     “爷爷,爷爷陪我玩嘛......”那小丫头正缠着她的监护人,“别老是对账啦,反正我们现在又不出阵资源不会少的......”

       真是非常可爱的女娃娃,这个年龄的孩子还未染上任何阴暗,干净得就如一张白纸。而就算在孩子中,她也是特别天真单纯的,什么情绪都藏不住,统统在那张水灵灵的小脸上露出来。

       那个布偶正被她夹在腋下,因此通过那双眼睛我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监护人的神色。

     “跟你说过这段时间会很忙啦.....”那位莺丸殿似乎和记忆中贵公子的优雅做派大相径庭,显然面对一大堆杂事外加照顾玩心正浓的孩子已变得捉襟见肘,“去本丸的其他地方玩玩吧,下午给你买团子吃。”

       她不是很会闹的小孩,只是乖乖带着娃娃离开了,不过那副沮丧的模样却挂在脸上,看上去特别难过。

       嘛.....这时候要是抱抱哄哄她应该很快就让那张小脸展开笑容了吧。

       可惜她的监护人似乎不太懂这一点呢。

 

 

       因为监护人太过繁忙的原因,小丫头几乎整个白天都在本丸或天守阁的四处闲逛玩耍。这片建筑有些年代,主人也换了一个又一个,虽然每次交付给新的审神者时总会被时空局清理一番,但还是留下几个化了形的刀剑。

       比如那位住在太刀部屋的鹤丸殿,就是我首任主人的产物。

       我还记得当时看到我砍下前主头颅时他惊讶得合不拢嘴的表情,随即又摆出要向时空局请罪的坚定态度,结果等着他的却是被清洗掉所有记忆驻守本丸的结局。

       如今,这位五条的名作就如长不大的顽童一样整日研究让刀装中的灵体显形,除此之外便是扎堆在本丸的修缮和种植工作中,完全没了皇家御物该有的矜持雍容。

       当然新主人的到来还是给他带来很多乐趣。

      “......这里播一排南瓜种子对吗?要和冬瓜地分开来......”小丫头一手提着篮子一手在土里播种,她跟在鹤丸身后向他确认着。

     “没错,前面那排最好也种上,”面对这个可爱的小帮手,鹤老头忍不住贼兮兮地转转眼珠,“爷爷我腰不好,就麻烦你啦。”

       倚老卖老是平安刀剑都会耍的手段,对小孩子来说特别奏效。

       果然她听话地走过去了。

       然后栽进了土坑。

     “怎么样?吓到了吗?”挖坑的罪魁祸首笑得阳光灿烂,毫不顾自身形象地跳下去把她从泥巴里拉起来,“泥巴可是纯天然的玩具啊!尽情地享受吧!”

       说完抓起一坨泥朝她脸上抹去......

       这下就算这小丫头再傻都知道他在耍她了,于是也不客气地捞起一团泥巴朝他扔过去。

       一场泥巴大战就此开始,不小一会儿两人的衣服全部脏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哈哈,就算是白鹤也喜欢泥巴浴啊......”说这话的鹤丸已经完全变成了泥人,就算是只鹤也已经变成了脏兮兮的泥巴鹤,不过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小娜娜的命中率还挺高嘛......”

       他对面的小丫头生气地纠正着:“是奈奈不是娜娜!”

     “这种小细节不要去管啦......接下来该干嘛?好像该种香菜和葱了......诶呀,莺丸殿怎么来了?来接小主人回去吗?”

       赶来接孩子回去的家长眉头皱得死紧:“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鹤丸殿。”他把脏得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小丫头拎出来:“跟你说过别胡闹了,衣服很难洗的。”

       想当然的,回去后等待她的肯定是一顿数落。

 

       当然除了这个奇怪的白衣老头,她还会找银杏林里的打刀玩耍。

       这两个新选组的后辈擅长养马,马术也很有水准,每当小丫头想兜风时就会找他们。那个叫清光的孩子会很耐心地为她讲解骑马要领,还会带她在牧场小跑几圈。他的同伴则会教她怎么用刀,以及一些基本的防身术。

       不过她显然是属于在这方面没什么天赋的类型,在马背上总是因为平衡感不佳而东倒西歪,握着木刀的姿势就像举着一根棍子。

     “平衡感!奈奈酱你要注意平衡啊!”加州清光坐在她后面不停地提醒道,“上坡不能坐那么直,要稍微伏下来贴着马背......啊呀!”

       眼看她就要摔下去,他赶紧拽住她的衣领,并且拉住缰绳让马停下来。

      “呃......我再练一练......”她狼狈地擦擦额头的冷汗,也被吓到了。

      “我就说小奈奈还不适合骑‘望月’或者‘小云雀’这种高头大马......应该先试试小马驹才行啊,我看那边的‘白毛’大概差不多......”

     “安定你别乱来,对马的适应性要从小培养的啦!原先是烈马的名驹很注重跟主人的默契的,奈奈以后可是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审神者的,难道要一直骑着小马在战场上跑吗?!”

      “乱来的是你吧!万一有个碰碰擦擦的怎么跟莺丸殿交代啊!”

      “不会啦,我看着呢......阿咧?!奈奈酱!奈奈酱你别乱动缰绳啊!啊呀!”

      “喂喂!你们别跑那么快啊!当心掉下来......”

        ......

       基本上这样的闹剧每次都会发生,最终她大概还是被莺丸虎着脸拎回去。

 

       或许是因为付丧神毕竟跟人类有所区别,她似乎和那个一直来串门的孩子玩得更开些。

       那个叫陆真瑛太的男孩总是骑着一匹棕红色的马驹,戴着一个鬼面具:和许多正式上任却未成年的审神者一样,他也不被允许去危险的战场,因此有大把时间到处溜达。

       在同龄人面前,小丫头说话的底气会变得足很多。

     “你上次说的那个符能不能给我几张?就是只要一点点灵力就可以点亮当灯来用的......”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我拿这个来换,万屋的胡椒味炒豆。”

     “啊.......你居然有这个......”面对美味的零食男孩的眼睛都快发直了,“呃......你要那个干嘛,那是野外出阵时才用到的东西......”

     “好烦啦,我就问你换不换。”她撇撇嘴在他面前晃了晃袋子,“你不要的话我就给鹤丸先生了。”

     “要!当然要!”对方急吼吼地从外套口袋掏出一把符塞给她,“我上次和次郎叔在万屋零食铺等了好久都没买到!”

       原本这只是小孩之间无伤大雅的交易,然而在看着她将符塞进口袋后那个叫瑛太的孩子又有些狐疑起来。

     “呃......我还是想问问,你不会想瞒着你爷爷晚上溜出去冒险吧......”

        她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他一眼:“不管你的事。”

     “那个......我还是劝你别乱跑,听我爸说这个本丸有点不寻常的地方,而且晚上很危险,最好呆在自己房间里......”

      “......瑛太,你什么时候变得跟我爷爷一样唠叨了......”

      “我说的真的啊!我上次经过你们本丸的天守阁也感觉到有点发冷啊......我可以让‘鹿毛’作证!它那时也感觉到了!”

        这个男孩有着一流的感知能力,这或许和他不同寻常的出身有关——这个本丸前一任女主人和其近侍刀的孩子,不过他的说服力可能就打点折扣了。

      “你又在吓人了,”小丫头压根没把他的警告放心上:“谁信啊。”

      “信不信由你......总之我爸从不让我进那个天守阁玩。对了,明天我和次郎叔去附近的城镇参加祭典,那边有好多好吃的东西,你要不要也一起?”

      “......你家大人真好啊,可以陪你到处玩。”她叹了口气,“不像我爷爷,总是很忙。”

        末了,她又摇摇头:“而且,他肯定不放心我晚上出去玩的。”

      “......奈奈酱,你看上去不太开心,你家爷爷不带你出去散心的吗?”

      “......算啦,说这个有什么用嘛。”她赌气地撇撇嘴,“对了,时空局的‘未成年审神者心理健康调查问卷’你做完了吗?”

      “啊那个不是随便写写的吗?反正我在愿望这一栏选的是‘获得更多稀有强大的刀剑付丧神’和‘成为萨摩国区排名前一百的优秀审神者’......不过听上去好像很假哈哈......”

      “哼......我才不选这么无聊的愿望来实现呢,”她抱着娃娃发泄似的踢着脚下碎石:“要是可以我选择永远有吃不完的甜食穿不完的漂亮衣服和一直陪我玩的朋友......”

       “......嗯,还有不那么忙的家长......”

       “.......奈奈你的愿望真的很.......啊!好痛!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永远吃不完的甜食、穿不完的漂亮衣服、可以一直玩闹的朋友和理解自己的家长吗?

            真是容易满足的丫头啊......

            换做其他审神者肯定不会提出这么简单的愿望吧?

            他们会想要什么呢?

     

       “我想成为整个萨摩国区域最受人瞩目的审神者,”那个叫渡边的男人一直很有野心和抱负,“这样才能彻底打败我的竞争对手。”

      “你......你能成为我的近侍吗?”叫美波的女人用惊羡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看着我,脸上是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的痴迷神色。

      “我想变强......”叫直树的少年审神者非常痛恨自己病弱无力的躯体,“我不想成为我父亲的耻辱......我要成为我哥哥一样强大的审神者.....”

       权力、爱情、力量......这真是人类永恒不变的追求啊哈哈哈......

       不过呢,实现它们的同时也要看看自己是否有承载它们的资本呢......比如自身的灵力是否强大到能驾驭天下五剑的付丧神之类的......

        显然那三位是做不到了。既然无法驾驭付丧神,那么就只能成为其食量了吧。毕竟神怪之间也只是一线之隔呢......

         更何况充满欲望的人类总是尝起来格外美味呢.......

         我把吃剩下的骨头残骸连同他们的魂魄关进镜子后的密室,拿走了他们的眼睛。

         你们的灵力我就收下了哈哈哈......

 

       相比之下这个小丫头真是有趣啊,要是一直都这么可爱就好了......不过那样的监护人大概根本不会在意吧......迟早她也会开始有那些“大人才有的无聊愿望”的......

       怎么办呢?不如把她从本丸里偷走好了......

       待在美丽精致的花园里做个可爱的姬君吧,吃不完的甜食、穿不完的漂亮衣服、有趣的同伴......统统都给你。

        当然,还有最懂你的家长。

        哈哈哈,感觉真不错啊......甚好甚好,很快就能重新拥有主人回到本丸中了。


END


题外话:

       在我印象中的老头其实是属于蛮冷漠的类型呢,毕竟经历过太久的时光人类的劣根性也看了个七七八八吧,曾经跟随过的英雄豪杰霸主美人也不在少数,最后也不过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水珠而已。或许在那副始终微笑的优雅面具后,是种漫不经心高高在上的淡然,毕竟凡人的生命太过短暂,是无法和永恒的月亮相提并论的吧......

        总之夏虫不可语冰......      

        或许只有奈奈这样大大咧咧未染世俗尘埃的熊孩子才能给他意外的乐趣吧(论熊孩子的威力有多惊人)



最后随便@几位www

 @阿匠  @玖海  @矢心  @吾妻阿玫  @Flowers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评论(36)
热度(55)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