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12)(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周末来个短更,希望大家能快乐地过个黑漆漆的双休(pia


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本章冲田组、鹤丸由于剧情需要形象怪异,介意者请慎入。


故事高潮前的最后一波探险,我们的小盆友到底能不能赢了游戏呢?

来来来,想知道的快跟着我们的小奈奈一起探险吧~


       遛马场在夜色中空荡荡的,隐约能听到虫鸣和马的响鼻声。

       奈奈沿着小道走进旁边的马棚,明明是月色当空,这里却因为厚实的天顶漆黑一片。她站在入口处,发现周围寂静非常,唯有自己的呼吸声格外清晰。

       迟疑片刻后奈奈还是壮着胆子走进去,好在一旁的架子上摆着提灯,她赶忙拿下来打开开关。

      奈奈提着灯探索马棚,她想看看“望月”和“小云雀”,不料灯光所及之处的景象把她吓到了:那些马匹瞪着发红的眼睛,身上满是尖锐的骨刺和突出物,活像怪物一般。它们对她发出了恼火的嘶鸣,似乎是警告她不要打扰它们的睡眠。

       眼见那些马匹踢打着蹄子就要冲出栅栏,奈奈赶紧熄灭灯。

       她望着重新陷入黑暗的马棚,左右为难。

 

      “嘭!”

       毫无预兆的一声响,奈奈所站的走廊尽头一下子亮了起来。堆放着干草和刷具的高台上是一张浅葱色带白色山形纹的幕布,上面写着巨大的“诚”字。从后方透出的光源隐约暴露出幕布里的东西,似乎扭打缠绕在一起。

       奈奈放轻脚步地靠过去,从包里掏出那枚小玉片举到眼前,她看到幕布后有两只交握的手掌,当中有一粒发着荧蓝光芒的圆点,应该就是她想要的东西了。

        她用今剑在幕布上划开一道口子,硬着头皮伸进一只胳膊,将那两只手掌慢慢地拉出来。这回终于看清楚了,那手掌真是怪异得很,根本不是活物的肉体,而是类似橡胶或者黏糖制成的玩具,粉色和浅蓝色的手交叠在一起,一个银灰色的球体就夹在当中。

        原来是枚硕大的珍珠啊.......

        奈奈小心地掰开那些手指,抓住了那颗银灰珍珠。

        那两只手掌如同夹子般猛地合上了,牢牢地将奈奈的手缠在里面。奈奈尖叫着向后退去,两只手的主人也跟着从幕布里爬了出来,一粉一蓝的人偶发出愤怒又怪异的叫喊:“把东西还来!你这个贼!”

       那两个人偶有着跟清光和安定相似的面孔,然而表情却扭曲极了,它们咆哮着逼近她,一边用最难听的词汇谩骂着。奈奈挣扎许久都摆脱不了它们,只好按下另一手的提灯按钮,用光线去照那些马匹的眼睛。

       受到骚扰的马群恼怒地发出嘶鸣,纷纷猛烈地踢打蹄子,踹着松垮的栅栏。眼见蓝色的人偶大喊着“首落”就要贴到自己脸上,奈奈急忙将提灯用力扔到“望月”头上,受到撞击的黑马怒火冲天,疯了似的冲出栅栏跑过来。

        奈奈看准时机,压低身体避开来势凶猛的马,高高扬起的马蹄正好踹在了后面两个人偶脸上,于是原本的责骂变成了惨叫,它们拼命躲闪着愤怒的“望月”,只得松开了紧握的手。

 

       挣脱的一刹那,周围的一切忽然静止下来。奈奈拿着那枚珍珠,看到面前的人偶和马匹瞬间僵硬起来,它们变成了灰白色并且裂开细纹,然后以此为中心很快蔓延到幕布和周围的一切景物,就如之前的庭院一样失去了活力。

       她手里的珍珠忽然发出莹莹蓝光,美波的脸庞浮现出来,她用颤抖的声音警告奈奈:“一定要快,小妹妹!那魔头的网散得很大了!”

       奈奈赶紧收起东西跑出马棚,抬头时天上的圆月已经有小半个被阴影吞噬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奈奈急忙跑到了最后一个目标地。她在太刀部屋最里的一间门前停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旁边的松树上似乎悬挂着什么东西,在高高的枝头上宛如旗帜般在夜风中拂动着。

    “哦......瑛太......”

     在看清那个东西后奈奈发出了悲鸣,她认出那是瑛太的衣服,里面空荡荡的。

     那个可恶的家伙,一定是他杀死了“瑛太”......

     面对这赤(乐乎你别烦)裸(乐乎你走开)裸的示威,奈奈气愤地朝不知躲在哪儿的敌人喊叫起来:

     “老妖怪!我才不怕你!!!!!”

 

       她发泄般吼完,有些沮丧地垂下头,然而没等她继续为“瑛太”难过,面前那扇画着鹤的移门忽然开了一条缝。

       奈奈走进去,屋子里很暗,只能勉强看到周围的东西。她戒备着四周的情况,忽然感觉身后似乎传来布料摩擦地面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飞快移动,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别处。她转了个身,差点撞上那一大片白色的物体。

        原来是鹤丸先生的衣服------不过似乎只是他的衣服。

        那件带着兜帽的羽织仿佛有人操纵的木偶般,动作怪异极了。它用畸形奇特的声音说话了:“你好......小娜娜......”

       “我叫奈奈。”奈奈纠正道。

        它扭动了一下袖子,羽织蠕动着将一枚透明的琥珀滑到袖口:“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呢?”

       奈奈用小玉片检查了一下,那枚琥珀珠在小孔中正发出金光。她点头的同时伸出手,结果抓了个空,那东西已经把它收回去了。

      “你觉得赢了游戏......是件好事吗?”

       它噗地一下落在了榻榻米上,仿佛有手脚般爬行着,很快就钻进乱糟糟的杂物堆里不见了,只有奇怪的声音继续传来:

       “回去后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聊......一样郁闷......被长辈忽视......一点都不会改变......不如留下来陪我们吧......”

        软趴趴的羽织如同蛇一样盘到奈奈身后的房梁上,荡秋千般朝她迎过来,然后又啪地一声掉下来,整团翻滚着进了房间角落。

      “我们会陪你玩......陪你笑......你想要的一切都有......心想事成......永——远——”

       说着它还夸张地摇晃了一下长长的衣袖,上面的金属链子发出细碎的声音。

       奈奈举起玉片看了一下,发现金黄色的亮点就在兜帽下的位置,她小心翼翼地接近它:“你完全不懂,是吧?”

      “我......是不懂......”

      “你当然不懂,”奈奈走到它面前告诉它:“你不过是他根据鹤丸先生的模样做的玩偶罢了。”

       那件羽织忽然软软地垂下来,里面似乎有什么在飞快地鼓动着。它原本尖锐怪异的声音忽然变成嘶哑粗糙的低音:“现在......我连玩偶都算不上了......”

       奈奈猛地上前掀开它的兜帽,一只灰扑扑的老鼠抱着那枚琥珀珠朝她凶狠地嘶叫一声,她被惊吓得退了好几布,那只老鼠嚣张地穿过她的胳膊下方逃走了,它踩着一块奶酪样子的独轮朝外面冲去,无数同伴纷纷从那件羽织里钻了出来朝奈奈汇集过来。

       奈奈向来恶心这些脏兮兮的家伙,她忍不住跳起来躲避脚边乱窜的老鼠,但它们缠得又凶又紧,还狠狠地咬她的裤管。

       眼见最后一枚鬼眼就要被它们带走,奈奈急忙追出屋子,但那只抱着珠子的老鼠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她情急之下只得把手里的唯一硬物扔了过去:那枚小玉片。可就在要击中的瞬间,那只老鼠竟然敏捷地一跳躲了过去,它踩着独轮,发出嘲笑的叫声和同伴跑远了。

      “不!!!!”奈奈惨叫着撒开腿追上去,然而还有两只老鼠在她脚边,它们用绞缠在一起的尾巴绊倒了她。

        奈奈狼狈地摔在了草坪上,不过这还没完。草坪是个斜坡,她不由得滚了许久,直到一头撞在一块岩石上才停了下来。

        她眼冒金星地躺在地上,一片晕眩,而此时老鼠早就带着琥珀珠消失不见了。


 

       她爬起来四处搜寻,然而一无所获。此时天上的月亮已经只剩一道细细的下弦月。

      阴影还在继续扩散,马上就要吞噬掉所有的月亮了......

      奈奈浑身发冷地坐在地上,忍不住抽泣起来。

    “完了......我输了......一切都输光了......”


TBC.


我知道你们都很想要BE(贱兮兮


随便@几个人~

 @阿匠  @玖海  @矢心  @迟危楼  @Flowers  @磔刑の爱丽丝  @吾妻阿玫  @稻妻月 


下章激烈黑化,故事全高潮。请各位小伙伴一定得做好心理准备.......

另外,大家可以想想GE和BE走向咯~有什么点子欢迎评论或私信哦~


评论(30)
热度(55)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