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9)(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周末来一发黑泥吧,我知道乃们想吃宵夜了(不

本章重口设定有,若有不适请随时点击右上角。


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有对比才知道自己拥有的一切其实并不坏......


小婶婶能不能逃出这个可怕的地方?快跟着她一起冒险吧~



       实在是太糟了。

       这个空间密闭而黑暗,墙壁肮脏潮湿,空气里则是浓重的霉味。密室没有门窗,彻底地封死了,即便是再乐观的人看了都难免生出绝望。

       奈奈又气又怕,对着进来的那面墙拳打脚踢,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她伤心地坐下想休息一会儿,不料屁股还没落地胳膊就碰到了某样东西。

    

       密室里忽然亮起微弱的光线,斜对角处有三个惨白的半透明身影,他们挤作一团靠在那边,看起来很是苦闷。

     “你们是谁?”奈奈小心地询问,她的目光不小心瞥到胳膊旁的东西,忍不住发出哀鸣。

是一些遗骸,累累白骨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夹杂其中的残破衣物上还有干涸已久的深色血迹。

 

      “别害怕,小姐,”那个少年模样的身影说话了,他的声音听起来空洞非常,好在还算温和:“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你们.......”奈奈仍然惊魂未定。

       “嘘!轻一点小丫头。”另一个长相刻板的高个子男人也站了出来,“那魔头可能在偷听!”

          奈奈吓得赶紧捂住了嘴。

        “你也被他抓进来了吗?”站在最后的那个女人叹息道,“你好,我叫美波。他是渡边,那个少年叫直树。和你一样我们也是审神者,当然在还是活着的时候......”

          他们漂浮到奈奈身边,全身都是那种阴惨惨的珠光白,只有眼睛里的两轮新月特别明显。

        “你们的眼睛也......”奈奈疑惑地问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骗了我们。”渡边冷冷地告诉她,“这个不守信用的老怪物!”

       “......他到底是怎么把你们扔在这儿的?”

 

       他们沉默了许久,最终那个叫美波的女人还是忍不住呜咽起来:“很久以前我也是个安于本分的审神者,虽不优秀,好歹日子平静......可我还是抵不住虚荣的诱惑,当他出现的瞬间我再也看不到其他.....”她说到一半就继续不下去了,捂着脸无声地哭泣。

       “他可以看到我们的不快乐,以及各种欲望,”直树接着她的话说道,“通过娃娃的眼睛。他用我们想要的来诱惑我们进行交易。”

       “可他却食言了。”渡边低声说道,既后悔又怨恨:“他将我们吸干了灵力,拿我们的尸骸饱餐一顿后就扔在这儿再也不管了。”

 

       “......我不会交出我的眼睛的,”奈奈颤栗着站了起来,“他没法关我一辈子,除非不想要我的命了。”

      “我要找机会出去,”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想办法,“或许得换种方式......”

      “如果你能出去的话,可以帮忙找回我们的眼睛吗?”直树恳求道,“实不相瞒,我们困在这儿太久了,或许有几十年、上百年,久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快记不得了......”

       “你们的眼睛被他藏起来了?”

       “是的,小妹妹,”美波绞着手上前一步:“有了眼睛后我们的灵魂就自由了。”

       “我......我尽力吧......”奈奈模棱两可地应答到,现在别说找到他们的眼睛了,就连如何从这里出去都不知道。

 

       她还想问些什么,忽然被身后的一双手捂住了嘴巴。

       奈奈忍不住踢打起来,直朝对方小腿踹过去,然后听到了闷哼声。等再次找回平衡后她发现自己竟已在大广间的玄关了,旁边就是那面铜镜。

     “瑛太?”

       看清对方后她忍不住惊呼,原来是他把自己从密室中拉了出来。

     “别嚷嚷!”瑛太压低了身音警告道,“跟我来!”

       他拉起她一路狂奔,直接进了那间茶室。

      两人合力将堵在移门前的柜子推开了,可惜还是发出不小的声响。

 

       “奈奈,是你吗?你竟敢忤逆长辈......”

         远处的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三日月的声音如鬼魅般传来。

 

       “快跟我一起逃走!”奈奈赶忙劝说道,“他会杀了你的!”

       “不行,”瑛太摇摇头,指指自己的眼睛:“还不明白吗?我们所有的力量都来源于他,无论逃多远都是没用的。”

         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

 

       “赶紧走!”瑛太望了走廊口一眼后赶忙将那枚钥匙塞进奈奈手里,“钥匙只有一把,我把它偷来了,千万别掉了!”

       “可是你......”奈奈绝望地拉住他。

        瑛太只是淡然一笑,然后坚定而决绝地将她推进通道并关上门。

       奈奈明白自己只能独自离开了。

 

       通道已不再是印象中的瑰丽长廊,里面满是各种老旧家具的残骸,还有厚厚的蛛网。她拼尽   全力地推开所有的阻拦物,死命朝前爬去,最后几乎是翻滚着来到另一端。

       奈奈爬出通道,赶忙拉上移门锁好。她靠墙而坐大口喘息着,感觉方才那段路的时间漫长得如同过了几百年。

       等最终平复下来后她忍不住大松一口气。

       终于安全了......

     “我回来啦!”她满怀喜悦地大声喊道。

 

 

 

 

       之前从未想到自己的本丸是如此亲切,此刻就连这儿的陈旧也别有一种古朴的宁和......

       单调无味,可不会有人想夺走你的眼睛,并以此作为将你拘禁在一方小天地的交换条件。

 

       “爷爷!莺丸爷爷!你在吗?”奈奈楼上楼下地喊着,然而并没看到想见的人。

         她来到大广间,看到贮物柜上的纸袋,

      “爷爷买的伙食!”奈奈有些期待地翻开袋子,结果被里面飞出来的一群苍蝇吓到了。

      “呃......”她有些恶心地赶着苍蝇,心中不免疑惑。

        食物看上去放了挺长一段时间,难道她已经离开很久了?

 

 

         当门铃响起时奈奈几乎是跳起来去开门的。

       “爷爷你总算回来了,你不知道我真是想死你了......”

         结果她再次失望了。

       “你怎么来了?”她皱起眉:“爱冒险又怕老爸的瑛太小鬼?”

      “啊......哈哈......”陆真瑛太站在门外尴尬地笑着,“那个......还记得我送你的娃娃吗?”

      “没错它在我这儿......”

      “是这样的......我爸爸知道我把它送给你后很生气,叫我赶紧拿回去......”

        奈奈闻言后仿佛明白了什么,她恼火地叫道:“那个娃娃是你捡到的吧?然后随随便便就扔给我了是不?”

      “我......我看它长得太像你了啊......所以就......”瑛太有些害怕地看着正处于抓狂边缘的奈奈,“别激动......别激动......”

      “我就知道你会拿这个借口来搪塞我!”奈奈忍无可忍道:“或许在你眼里它长得既像隔壁邻居的儿子又像街上的某个女孩还像你的某位亲戚是吧?嗯?”

       “冤枉啊!”瑛太委屈地替自己申冤:“明明是我爸说那个娃娃原本是之前一个男审神者的......”

       “你说那个虎着脸的高个子男人吗?”奈奈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拽住瑛太的胳膊把他拉进屋:“对了,我见到他了!我带你去!”

       瑛太被她扯进屋子后慌张地大叫起来:“别!别!我爸爸不让我进来的!”

       奈奈不理他,直接将他拉到了茶室里的移门前。

     “他就在里面,”她指着移门严肃地告诉他,“还有另外两个审神者。”

       瑛太对着那扇樱月图案的门呆了片刻,忍不住向那把新月挂坠的钥匙伸手:“那把门打开让我看看吧.....”

     “别碰!”奈奈一把按住他的手,“绝对不能打开。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凶手就躲在门后的世界里。而且就算打开他们也逃不出来,他们的眼睛被夺走了......”

       她想到密室中那三个可怜的审神者,忍不住叹气。

 

       瑛太疑惑地看了她一会儿,显然很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他如同听了个天方夜谭般耸耸肩:“呃......总之我得拿走那个娃娃。”

      “很好,我早就想弄走它了!”奈奈又拉起他直往楼上的居室走,“巴不得越远越好!”

 

        她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但那娃娃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你和我爸爸见过面吗?”瑛太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娃娃是那个男人派来的奸细!”

      “我......我爸爸的奸细?”

       “不是你爸爸,是我的‘另一个爷爷’!”奈奈边翻找边气呼呼地解释,“那家伙能创造一个无比完美的小世界,你想要的一切都有,但这都是陷阱,如果被诱惑着交出眼睛的话......”

      “眼睛?”瑛太疑惑地抓抓头,显然不懂她在说什么。

       “呃......抱歉,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他装出一副聆听的模样朝门外退去:“我想我还是先......”

       “你不信是吧?”奈奈死死地盯着他,“去问问那只狐之助好了,你们不是处得挺好么!”

       “......呃,我还是回去跟我爸爸说你找不到那娃娃好了,”瑛太恐惧她气势汹汹的模样,直往门外溜,“不过你看起来更需要一些心理疏导......啊!”

         他惨叫着捂住了脑袋,一只花瓶擦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

      “你真是疯了!”瑛太边躲边叫:“这样做会出人命的!”

      “都怪你!都怪你!”奈奈气愤地追着他跑出大广间:“要不是你把那娃娃给我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说完又抄起走廊上的扫把扔了过去。瑛太急忙低下头,险险地避开了攻击。

        “疯丫头!臆想狂!”瑛太嚷嚷着叫骂道,手忙脚乱地爬上“鹿毛”的背,“我真是傻透了才问你要回这个娃娃!”

           他逃命似的远远跑走了。


TBC.


好不容易逃回家,结果自家爷爷又不见了......

莺丸他到底去哪儿了?


随便@几位~

 @玖海  @矢心  @Flowers  @磔刑の爱丽丝  @若湖光辉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评论(29)
热度(50)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