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8)(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加厚版黑泥新鲜出炉~

我知道乃们需要好好过一个黑乎乎的七夕节......(胡说八道

注:此章激烈黑化,暴变画面有,不适者请慎入!


深陷镜像世界的小婶婶,斗胆和其主人交涉的结果是......?

废话不多说,跟着小盆友继续冒险吧!


 

     奈奈在被窝里努力酝酿睡意。

     赶快睡着赶快睡着......只要睡着了就能回去了,回去后就再也别来了......

     只可惜越是着急越是事与愿违。

 

   “很快你就能以我们的方式看这个世界了......”

     不知为何这句话仿佛始终在她耳边述说着,三日月的声音如幽灵般缠绕不息。

 

       奈奈只得把自己的思维放空,或许唯有暂时的遗忘才能再次进入梦境。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她终于恍恍惚惚地陷入睡梦中后呼吸总算平缓下来。

       嗯......这样就能回去了吧......再次睁开眼睛的话应该是天明了........

隐约间似乎有明亮的光线透过被子笼罩到身上,和以往每个清晨醒来的前一刻一样。

       这是新一天的晨光吧......是时候醒来了......

 

      “早上好!我回来啦!”

       奈奈如释重负般掀开被子,只可惜下一秒四周的景色就让她傻眼了。

       怎么可能? 她还在这里?!

       并不是眼熟的陈旧家具和黯淡色调,四周的装潢典雅大气,色调华丽。高丽纸糊好的移门外,明晃晃的月光正从散开的云朵中放射出来,在室内洒下一片银霜。而自己身上依旧盖着蚕丝被,榻榻米上的牡丹灯笼甚至都没熄灭。

       奈奈急得冷汗都快下来了,她隐约觉得大事不妙,赶忙穿好衣服下了楼。

       既然没法用一贯的办法回去,那只好从通道走了。

 

       茶室的门锁了。

       在几经努力后,奈奈累得瘫坐在大广间里。她沮丧地发现这一回这里的主人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回去。

       她环顾着周围漂亮却陌生的房间,只感觉浑身发冷。

      怎么办......好像回不去了......

      但干等着也不是办法,片刻后奈奈强打精神站起来,打算找找另外的出路。

 

       她走出了天守阁,穿过庭院后到了鸟居这边,最后离开了本丸。

       本丸外和自己那边一样被灌木和小山丘包围,再远处则是后山。但那些嶙峋怪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盛开的花卉和植被,还有不少造型优美的林木。然而夜色中,它们却让奈奈寒意四起。

     “所以说你觉得自己在干嘛?”

      狐之助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脚边。

     “我要离开这儿......”奈奈垂头丧气地对它说,“门被锁了,我得找别的出路。”

 

       等来到记忆中的那片平地后,奈奈忽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不对劲了。

     “欸?这边不是有口井的么?怎么不见了?”

       视线中的景物开始逐渐化为空白,就仿佛他们在一片虚空中行走一般。

 

      “这是这个世界的留白,他只制造了能吸引你的东西。”狐之助告诉她。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留下我?要我干什么呢?”

        狐之助若有所思地打量她一眼:“我猜他可能想爱些不属于他的东西吧,比如你。”

      “啊?”

      “据我了解他一直都很想要一个你这样可爱的小丫头,”狐之助用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她:“又或者他只是饿了,想吃点什么而已。”

      “别瞎说,怎么会有吃小孩子的爷爷呢?”奈奈反驳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你味道好不好?”花脸狐狸从喉咙里发出了戏谑的笑声。

        奈奈脸色发白地看了它一眼。

 

        慢慢地他们来到了空白的边缘,视野中又逐渐出现了景物。

      “我们回来了?”

       明明是朝相反的方向走,最后却又转了回来。奈奈发现她们正站在中庭的后门,远远地还能望到方才离开本丸时的鸟居。

     “因为世界是圆的。”狐之助提醒道。

     “那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奈奈叹息道,忽然感觉面前的本丸就如一座玩具花园,精美却袖珍。

 

        一道金光忽然从眼前窜过,狐之助闪电般扑了过去。

      “别!那是只刀装妖精!”奈奈惊呼着想要阻拦。

       狐之助没有理会,反而追得更紧了,很快它就将那只刀装小人叼在了嘴里,并且毫不犹豫地狠狠一咬。

        奈奈倒吸一口气。

        可爱的轻步兵在狐之助嘴里停止了挣扎,金灿灿的外表逐渐褪去,身体慢慢变了形状,最后露出了丑陋老鼠的原貌。

       “真恶心......”奈奈嫌弃地后退一步,皱起眉头。

       “它是去通风报信的。”狐之助松了嘴,用爪子扒拉一下老鼠的尸体。

       “你真利害,我还没见过会抓老鼠的狐狸呢。”

       “我只是讨厌老鼠而已。”

         狐之助叼起死老鼠钻进了灌木丛,大概是想处理一下。

        奈奈又独自一人了,她看着被夜色笼罩的天守阁,决定一个人面对困难。

 

 

       她翻遍整座建筑的所有房间,楼上楼下跑了好几回,所有的房间都空无一人。最后只能又回到一楼的茶室前。

       奈奈仔细想着开门的办法,许久之后忽然有了主意。她取下头上的发卡,将卡子纤细的那头插进门锁朝一边转动,最后终于听到那声轻微的“咔哒”声。

       打开门后房间里一片漆黑,不过借着大广间的烛光还是能看到那扇绘有樱和月的移门。

       只要顺着移门后的通道就能回去了......

      奈奈如释重负地朝那扇门走去,然而还未等她靠近,一个大柜子就堵到了移门前。

      几只金灿灿的盾兵小人从她视线中跑了出去,与此同时房间也亮了起来。

 

       她这才发现这已不是原来那间熟悉的茶室了。它变大很多,甚至比大广间还宽阔几分。层层叠叠的纱幔从高得看不见顶的天花板上垂落下来。黑木矮几、西洋油画还有蒲团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很大的彩绘屏风,上面满是妖艳的蓝牡丹。屏风后有火光映照出来,成为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

       奈奈深吸一口气后走到屏风后面,紧贴里侧的墙壁有一个燃烧着的火盆,火盆前有一张长矮桌以及背对着自己的软榻。

 

     “他们说即使是最高贵的灵魂也会被爱所伤。(注:引用电影原话)你相信吗?”

       奈奈绕到软榻前方看到了说话的人。三日月正坐在那边,温柔地看着她:“你看起来很累,过来坐坐吧。”说完放下茶杯拍了拍身侧的软榻。

       奈奈咬咬牙,坐到了桌子对面的榻榻米上。

       面对她有些见外的举动,三日月依然好脾气地笑道:“别紧张,金平糖是不伤人的。它既芬芳又香甜,”说着将一袋紫色纱缎包好的星星状糖果递了过去,“尤其适合当作礼物送给——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

      “不,谢谢......”奈奈并没理会那些五彩缤纷的漂亮零食,“我想要的礼物是那扇移门的钥匙。”

        三日月闻言微微一顿,而后随意地将那袋金平糖扔在了桌上:“要那个干什么?”

他坐了回去重新端起了茶杯,风雅间隐约带上了疏离感,仿佛天上明月般遥不可及。

      “我要回本丸。”奈奈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要回家。”

        对方呷了口茶,目光深邃莫测:“这就是你的本丸,你已经在家里了。”

      “不......我说的是我来的那个世界,那个真实的本丸,”奈奈捏捏衣角解释道:“我得回到我爷爷那边去。”

     “我就是你的爷爷,你什么地方都不需要去。”三日月掩袖而笑,双眸从宽大的衣袖中露出,那对新月在火光的映衬下满是诡异。

       眼见对方故意绕开话题,奈奈终于忍不住了,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是我的爷爷,莺丸才是。我要回去!”

      “有这样和长辈说话的小辈吗?”三日月依旧在微笑,然而声音中隐隐带上了些许冷意。

      “我要回去!”奈奈咬牙重复了一遍,无论如何她再也不想呆在这儿了。

       对面的男人忽然站了起来,以奈奈从未见过的速度钳住了她的下巴,她恐惧地看着那张只能用美丽来形容的面孔,感觉浑身发抖。

       “丫头,你再说一遍?”三日月的笑容越来越冷,手上的力度也随之加大:“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我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奈奈的下巴和脖子都卡在他的掌心中,对方革质的笼手掐得她皮肤发疼,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不依不饶地回瞪过去:“我要回去!回到真正的爷爷那边去!”

      “哦?是吗?”三日月嗤笑一声,在奈奈惊恐的目光中,那双晴朗夜空般清透的蓝眸逐渐染上了血色,最终彻底殷红一片。

        那对新月泡在了血液里......

 

       男人用可怕的力气将奈奈提了起来,轻松地如同在抓一只小鸡:“看来是时候该教教丫头什么是礼貌了。”

       奈奈尖叫着在他的臂弯中挣扎,但无济于事,最终被他拖到了玄关前的那扇铜镜前。

     “好好反思一下,等学会如何做一个乖孩子后我再放奈奈出来。”对方微笑着说完这句话后将她推到了镜子后的世界。

 

TBC.


替奈奈小盆友点上一排蜡烛......


照例随便@几位~ @玖海  @矢心  @Flowers  @磔刑の爱丽丝  @若湖光辉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31)
热度(61)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