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7)(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苏了那么久,也是时候开始黑化了......(喂!


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美妙的幻境往往危险相随......


得知“爷爷”的真实目的后,我们的小盆友到底会......?

废话不多说,一起来冒险吧~



       通道另一端的茶室仍旧温馨优雅。

   

       三日月依然不在,但他还是留下了手信,意思是建议她去打刀部屋走走,那两位少年邀请她一起出阵。

       出阵?

       在看到这两个字后奈奈很惊讶,虽然她的确渴望见识一下战场,但毕竟只是个小孩子,真的不会成为他们的累赘吗?

       她发现黑木矮几上还摆着一个精致的大纸盒,上面的便签写着请她试试。

       奈奈好奇地打开盒子,顿时惊呆了。

       里面是一套非常漂亮的衣服,雪白上衣绯红袴裙,色调简约但质地极佳的面料却给人一种很高雅的感觉。她知道这是巫女服,同时也是审神者最正统的礼服,在接任就职和参加重要会议时往往是很多同僚的首选装扮。她曾见过不少前辈穿过,然而这样端庄俏丽的巫女服还是第一次看到。

       奈奈很快换好了新衣服,当发现大小正合身后更是激动不已。她踩着柔软舒适的草履跑到玄关,那儿有一面铮亮的铜镜,里面的女孩一身红白装束看起来特别可爱。

       这真的是我吗?

       她朝镜子里扮了个鬼脸,镜像也作出同样的表情。奈奈被自己逗乐了,转了个圈后笑着朝屋外跑去。

 

       这里的世界非常奇妙,明明那边还是白天,此处却仍旧是夜晚。黑夜总是很神秘,也总能带来最奇妙的梦境。

       今晚是个月圆之夜,巨大的银盘明晃晃地挂在夜空,显得格外明亮。

       她向打刀部屋在的银杏林走,经过中庭的枝垂樱时看到一只狐式神正坐在石灯笼上。

     “晚上好,”奈奈开始习惯这个世界中的奇妙景象了,她主动朝那只眼熟的狐狸打了声招呼:“你是‘另一只狐之助’对吗?”

       狐之助看了她一眼,依然自顾自地梳理着毛发。

     “瑛太也有一个你这样的玩伴......当然,我指的不是这边的瑛太,而是那个爱冒险又很怕老爸的瑛太。”

 

       花脸狐狸敏捷地跳下石灯笼,跃到奈奈身侧的假山上。

      “不,我不是‘另一只’,我就是我。”它忽然开口道。

 

      “你会说话!”奈奈吃惊地问道,狐之助的声音意外地低沉沙哑,和它小巧萌动的外表极其不符,那声音仿佛直接从人心底钻出来似的,诡异非常。

     “我是式神,本来就会说话。”狐之助语带讥讽地说道,“当然在你心中我大概只是个花脸小丑而已。”

       奈奈后悔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对.....对不起,那时候我不该这么说你的。我向你道歉......请别生气好吗?”

      “不过我想你确实和这边的其他人不一样,”她又加了一句:“你的眼睛里没有月亮。”

      “我的确不属于这里。不过,我能在这两个世界中来去自由。那个魔头讨厌我,一直想把我赶走,但总是失败,这是我和他多年来的角逐。”

      “‘另一个爷爷’讨厌狐式神?”奈奈闻言十分意外,她隐隐猜中了狐之助口中的‘魔头’身份,但忍不住反驳:“怎么会呢?他挺不错的呀......”

狐之助从假山高处来到奈奈面前:“那只是对你,可爱的傻丫头。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爷爷是像他这样的。你以为这里的一切是你成真的美梦,但其实大错特错。”

      “我不懂......”奈奈觉得一片混乱,狐之助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从你来到‘荆岭本丸’后,我就一直试图让你远离那扇移门,可惜基本没用。”狐之助挠了挠自己的耳朵。

      “是吗?可我记得之前唯一一次见到你就是瑛太过来找兰花的那个大雾天......”

     “我就知道人类的迟钝超乎想象,”它叹了口气,“还记得移门被你的监护人锁上的那件事么?是我提醒他这么做的,我故意让他看到了地板上的老鼠屎和羊羹碎屑......”

      “原来是你.......”奈奈恍然大悟道:“可为什么要.......”

      “孩子,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狐之助打断了她的话,“无论怎样听我一句忠告吧,别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做任何交易。”

       奈奈还想问些什么却被狐之助制止了:“打住......那边好像有些动静......”

      它竖起耳朵,警觉地弓起背脊,片刻后敏捷无声地跑进庭院深处。

 

 

 

        奈奈目送狐之助消失在黑暗中,想了片刻后继续朝打刀部屋走去。

 

      “嘿!晚上好!”清光老远地就向她打招呼了,他一身红黑戎装看起来神采奕奕,“等你好久了,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阵呢?”

        他宝石般的红眸中点缀着金色新月,看起来比印象中更为活泼。

      “我可以吗?”奈奈很是期待,不过还是担忧地问了一句,毕竟她只是个预备审神者,根本没有和那些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的经历。

      “别担心,有我们在。”清光牵着她来到黑马‘望月’旁,手臂稍一用力就轻松地将她举到马背上,随后矫健地翻身上来坐到她身后,“像这样握紧缰绳,顺着马的步伐调整身体姿态就可以了。”

       奈奈兴奋地坐在马鞍上:“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很不错吧?”另一边的安定也骑着“小云雀”走过来,他披着浅葱色的羽织和黑色胸甲,看起来还是一样的温润俊秀:“清光和你骑同一匹马,不会让你摔下来的。”

      “怎么会让这么可爱的主人摔下来呢!”清光信心十足地拉起缰绳:“审神者在战场上就应该既漂亮又威风,像奈奈这样就很棒!”

       “真的吗......?”奈奈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当然啦,不得不说你今天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清光真诚地赞美道:“所以女孩子就应该打扮打扮的嘛......”

      “好了,今天去厚檻山走走吧,日课任务还等着完成呢。”安定掏出纸符用灵力催动,亮蓝色的传送阵瞬间就出现在下方。

 

 

       等奈奈回过神时他们已在厚檻山的山道上了。

       这是她第一次骑马,而且还是以这么快的速度奔跑着。山道有些崎岖,可“望月”是匹优秀的战马,清光的驾马水平也相当出色,所以奈奈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有种难得的奔放洒脱。

       虽然她没有出阵的经历,但作为预备审神者还是从莺丸那里知道很多战场情况,她印象中的厚檻山应该是日间战场,而此时他们的头顶却是漫天繁星。

       夜晚的战场到底是如何的?会不会有更多危险呢?

 

       正当奈奈这么想时第一个敌区已经到了,四周逐渐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

       她紧张地抓着缰绳,在看到前方那排外表狰狞的历史溯行军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之前在清光和安定的屋子里看到他们的“首落收藏”时就觉得很吓人,如今这些鬼怪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时更是令人不安。

     “别怕!”清光握住她的手,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慌张,“这点小贼根本不在话下!”

 

       他们很快就迎敌而上。“望月”直接冲入敌阵中心,两旁的溯行军纷纷嘶吼着朝他们举刀劈来!

       奈奈毕竟是未经战场的孩子,吓得闭上了眼睛。

       只是瞬间她就听到了重物倒地的声音。

       她小心地睁开眼,身后的清光正手持本体以极其果断的刀法朝敌刀要害挥去,动作既流畅又潇洒。而另一边的安定也毫不逊色,他驾着马灵活地在敌刀中来回穿梭,快刀斩乱麻般劈砍着对手,身上的浅葱色羽织随着挥刀的动作显得格外飘逸。

       仅仅片刻后,他们便反客为主,轻松解决掉了所有敌人。

 

      “我说过会没事的,”清光安慰般拍拍她,“怎么样?出阵还算有意思吗?”

        奈奈努力平复着激荡的心情:“实话说非常精彩。”

        她说的是实话,清光和安定的战斗的确出色,只是......

      “只是......我们出阵的人数是否太少了?万一有强敌不会有问题吗?”

       奈奈曾从莺丸和许多前辈那里得知,厚檻山是非常危险的战场之一,虽然不少稀有名刀的付丧神都藏身其中,但只有经验丰富配置精良的队伍才敢进入挑战。而现在他们仅仅三人两马,其中一个还不是战力,真的适合在此冒险吗?

     “没关系的,”安定骑马踱到她身边,“这里的溯行军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的。”

        他用湖蓝色的眼眸很肯定地看着她,眼中的那两道新月在夜色中分外明亮:“所以主人尽管放心吧。”

        而事实上也确如他所言,直到进入敌军大本营后他们也是势如破竹。两位打刀少年的战斗堪称赏心悦目,溯行军往往还未来得及发动进攻就已被解决。奈奈看着他们,也开始逐渐燃起某种豪迈的热血感。

 

       等回到本丸跟他们分别后,奈奈仍在回味着方才的出阵。她把玩着手中的尖角战利品,颇有种凯旋归来的成就感。

      “奈奈!”她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刚转头就看到陆真瑛太跑了过来。

      “瑛太?”

      “抱歉,”他跑得有些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你不能收下这个。”说完抢过奈奈手中的尖角将它远远地扔走了。

      “欸?!你怎么......”奈奈忍不住惊呼起来,那个角可是安定替她从敌大太的头上夺得的,她还打算把它带回去当装饰品呢!

       面前的瑛太看起来忧郁而又苦恼:

     “你不能接受这里的任何东西,否则会有危......”

 

      “行了,瑛太君。”一个声音冷不丁地插进来。

        两人同时抬头,发现三日月正站在这里对他们微笑。他仍是绀色狩衣金饰华美,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雍容,只不过那双含着新月的眸子隐隐带着某种莫测的冷意。

       “时间不早了,”他拉起奈奈,温和的语调中半是诱哄半是坚决:“该回去休息了。”

       “等等.....我......”奈奈还想和瑛太告别,但她根本挣不开三日月,只得和他走向天守阁。

 

          进屋时三日月让奈奈走在了前面,因此她并没看到他对外面的瑛太说了句无声的话。

       “别忘了微笑。”他用口型提醒道,微笑着做了个示范后拉上移门。

 

 

       “好了,现在和爷爷说说今晚的经历吧。怎么样?有没有跟清光和安定出去玩?”他们进了大广间后三日月问道。

       “嗯。我们一起去厚檻山了。”

       “是出阵吗?感觉如何呢?”

       奈奈想到驾马驰骋的飒爽和打刀付丧神们矫健的战姿,忍不住称赞道:“棒极了,他们很厉害,那些溯行军完全不是对手呢!”

      “是不是很有意思?”

      “嗯......真的很精彩。”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留在这里。”三日月忽然神秘地笑道。

      “.......真的?”奈奈睁大了眼睛。

 

       “当然。无论是鲜花盛开的庭院、温暖的居室还是有趣的玩伴.......你能想到的这边都有。”三日月掩袖而笑,水光潋滟的双眸在新月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美丽,“只需要完成一个小小的仪式就行了。”

       “仪式?”奈奈疑惑地看着他。

       “丫头,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三日月莞尔,将她抱起来放到膝上:“把盒子打开吧。”

         奈奈手中被放入一只精致小巧的黑漆嵌螺钿盒。

         她好奇地打开盖子看了一眼,忽然呆住了。

     

         铺着红色细绒的盒子里有一对小小的新月,不知用什么制成,亮闪闪的格外耀目。

       “一般来说金色是传统......当然如果奈奈喜欢银色......”

         盒子里的新月忽然变成了银色。

        “或者亮蓝色........”

         新月又成了亮蓝色。

         “或者是其他颜色.......都没问题,虽然待遇有些特殊哈哈......”

          那对新月又变回了金色,在烛光的映衬下宛如两把尖而锋利的钩子。

      

        “你要在我的眼睛里刻上月亮?”奈奈喃喃道:“想换走我的眼睛吗?”

          三日月按住她发抖的肩膀:“若要留下的话我需要个承诺。这很正常不是吗?”

        “才不要!”奈奈吓得把盒子扔还给他,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三日月叹了口气,将盒子重新收起来:“不会很可怕的。过程只有一瞬间,你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

 

        奈奈拼命克制心底的恐惧,勉强挤出笑容:“......这我得想想,现在有些困,等睡醒了再说吧......”她从三日月的手臂中窜了下去,一溜烟地朝楼上卧室跑。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有趣,还是赶紧睡觉回到自己的本丸吧......

 

      “没关系,”三日月并没追上来,然而他带笑的声音却仍然传入了奈奈的耳朵,阴魂不散地回荡在她的脑海中:“很快你就能以我们的方式看这个世界了。”

 

      TBC.


这只是个开始......

照例随便@几位~


 @矢心  @若湖光辉  @Flowers  @磔刑の爱丽丝  @Flowers  @玖海 

评论(25)
热度(60)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