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6)(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加厚版的黑泥,特意挑选在深更半夜倒入大坑(喂!


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每当想要补偿时总是为时已晚......


我们的小盆友终于对现实完全失望了......



废话不多说,开始跟着小婶婶冒险吧:


       再次回到大广间时已经过去很久。

 

     “我需要沐浴更衣,”三日月解下头巾后指指走廊方向,“趁这段时间,奈奈就跟那个孩子四处逛逛吧。”

       奈奈朝门外望去,金色眼睛的男孩正在对她招手。

      “瑛太?”她有些意外,瑛太从不在晚上找自己玩的,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但很快奈奈就无暇去疑惑了。

     “听说鹤丸殿最近捣鼓出一些奇妙的戏法,去那边看看如何?”三日月微笑着拍拍她,“说不定会有惊喜呢。”说完便上楼去了。

       奈奈的眼睛亮了起来,快乐地跟门外的瑛太跑出去了。

    

      “晚上好,奈奈小姐。”陆真瑛太向她问好,一反常态的礼貌和活泼。

        这实在太不像那个行踪难定又大大咧咧的家伙了......

        奈奈仔细看了他一眼后忽然愣住了。

 

        “瑛太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瑛太反应过来后对她一笑:“哦,你指的是里面有月亮对吗?”

       “嗯......怎么会......”

        男孩的双眸中各有一轮明亮的新月,就跟三日月眼中的一模一样。

       “你觉得很奇怪?”

          奈奈想了想后诚实地说道:“至少不难看。不过......”

         “不过什么?”

           她怀疑地盯着他:“你真的是瑛太吗?”

     “有什么区别吗?”面前的男孩眨了眨眼,“难道眼睛里多了月亮就不是我了?要知道这对他来说其实很容易办到....”

      “......好吧,我明白了。”奈奈闻言后悄悄地叹了口气。

     

       你肯定不是陆真瑛太,虽然有一模一样的外表和声音,可那个家伙绝不会像你这样。他总是神出鬼没地四处转悠,喜欢探险又容易闯祸,还很听他爸爸的话......他......

       奈奈这么想着,忽然发现自己竟不像以为的那样厌烦瑛太,甚至有些想念他来。比起面前这个彬彬有礼到陌生的男孩,她发现还是在他面前更自在些。

 

       “嘿!”

        轻快的男音忽然冒了出来。奈奈抬头,发现面前站着熟悉的白色身影。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太刀部屋了......

      “晚上好,鹤丸先生。”奈奈向他打招呼,然而再看了他一眼后还是忍不住发出惊呼:“为什么你的眼睛也......”

       “怎么样?吓到了吧?”鹤丸国永狡黠地笑了笑:“其实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这边的大家都是这样的。”他的金眸本来就颜色很浅,甚至比瑛太的还要浅,如今在眼底那两道新月的映衬下更是明亮异常。见奈奈还愣在那里,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打了个响指。

顿时,许多小家伙如同变戏法似的从他的雪白羽织中冒了出来。金色、银色、绿色,或拿着小刀和弓箭,或骑着马,或驾着盾牌,或提着枪......它们欢快地把他们围了起来,有些还调皮地爬到他们身上,似乎在跟他们躲猫猫。

       “好可爱!”奈奈忍不住发出惊叹,她捧起一只金色的投石兵不可思议地问道:“这些都是你办到的吗?”刀装小人乖巧地蹭蹭她的手心,显得很开心。

       “没错,前两次也是它们带你来这边的哦,”鹤丸国永得意地告诉她,“我说过了,刀装妖精一直都躲在刀装球中,只是很难发现而已。当然这需要特别的方法和......小小的惊吓,比如说像这样......”他忽然朝它们猛地挥了一下衣袖,那些刀装小人们纷纷一愣,片刻后如同接到指令般统统朝鹤丸面前的空地汇聚过去。

        它们不停地攀爬叠加着,不多一会儿竟然凭空搭出一座惟妙惟肖的房子!

      “这不是本丸的天守阁吗?”奈奈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图案:“这简直......简直......”

      “如何?”鹤丸兴致勃勃地等着她继续。

      “简直是一个奇迹啊!”奈奈佩服得快五体投地,“鹤丸先生您真的太厉害了......”

     “这很容易办到,”白色的付丧神摸摸她的头,潇洒地一拍手又重新收回那些刀装妖精,它们很快钻回到他的羽织中不见了:“你们想看多少遍都可以。”

       奈奈还沉浸在方才的奇观中,忙不迭地点头。

 

        她在鸟居边和瑛太道了别,然后重新走回天守阁。

       三日月依然在大广间中烹茶,他换回了狩衣,但并没佩戴那些金饰和甲胄,因此看起来更显得平易近人了。

      “丫头,玩的开心吗?”他将茶盏递给奈奈,顺顺她被夜风吹乱的头发。

      “我们见到鹤丸先生了,他的新把戏直是太神奇了......”奈奈兴奋地回味着方才的奇妙景象,“我从来不知道刀装妖精居然这么有趣......”

      “它们一直都存在着,你只是没发现而已,”三日月闻言笑着告诉她,“但在这里完全可以看到它们。”

      “这里真是个奇妙的世界啊......”奈奈感叹道,自己的本丸和这边相比实在黯然失色,用索然无趣形容都不过分。

      “是吗?这一切其实并不难......”三日月将毯子盖到她身上,理所当然地说道:“在这里什么样的奇迹都能发生,只要你愿意。”

      “听起来真棒,不过是不可能的吧......”奈奈摇摇头,这一点都不像莺丸说的那样,该不会是三日月在哄她吧.......?

      “嘘.....”三日月将食指放到唇边,神秘地说道:“月亮开始沉落,休息的时间到了。”

       奈奈觉得眼皮开始沉重,她还想问些什么,但很快就不敌睡意合上了双眼。

      果然睡觉是最轻松的事情了......

 

 

 

       天明时奈奈再度睁开眼,不出所料地发现自己仍躺在卧房中。

       简陋的移门、陈旧的家具、暗淡的色调......她环视四周后,忍不住发出了沮丧的声音。 等磨磨蹭蹭地穿好衣服,走到移门边时发现地上还剩下一点羊羹碎屑。

       那肯定是昨晚刀装妖精搬剩下的。

 

       奈奈跑下楼进了茶室,她习惯性地去拉移门把手,但这回却打不开了。

       移门被锁了。

 

        她梳洗完毕后走进了大广间。

        莺丸正在核对一张长长的单子,上面写满了各种生活用品和数量金额。看到奈奈后他把桌上的早饭推了过来。

        托盘里仍旧是又浓又苦的抹茶和难吃的面饼。

        奈奈忍不住开始想念另一个本丸的美食了......

 

      “今天我要去万屋采购,想一起逛逛吗?”莺丸将单子收好后询问道,他将几个袋子塞进随身包裹里,“想的话你最好快点吃早饭,去晚了很多东西都会买不到。”

 

 

         大概一个小时后,牛车停在了万屋的主街道上。

 

        “爷爷,我说的是真的。茶室的那扇移门在晚上可以通到另一个本丸,但白天通道就消失了,那边......”一路上奈奈一直都在跟莺丸说这件事,直到下车后还在谈论昨晚的奇观。

       “花园里有会发光的花朵,蝴蝶能带着人飞到樱花树上......那边的鹤丸先生可厉害了,他能指挥刀装妖精表演各种把戏......”

        “丫头,我知道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太刀老头忍不住打断她,“我先去那边的时空局分部交一下翻修补助申请表,你在这家衣店等我吧,千万别乱走。”说完就径自离开了。

        奈奈郁闷地看了他一眼。莺丸总是这样,从来只把她当作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能相信她的话绝对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她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店中闲逛,打算找点乐子打发时间。

       万屋的这家衣店服装款式很多,各种季节各种风格的应有尽有。她和莺丸也常过来添置衣物,只可惜老头是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给她购买的永远都是简单朴素的日常衣着,这对于爱漂亮的女孩来说真是太没意思了。

       奈奈想起到本丸就任前的邻居阿瑶,那个来自唐国的少女一直都是她和朋友们艳羡不已的审神者。她有白皙的皮肤和乌黑柔亮的长发,有时披着艳丽的打褂,有时穿故乡的绣花旗袍,还有时着现世那边的洋装......那些漂亮衣饰包裹着纤细玲珑的身段,让阿瑶看上去越发显得温柔美丽。每次看到她和近侍一期一振时奈奈总有种“王子和公主”的错觉。

       如果她也能像阿瑶姐那样就好了,又漂亮又厉害......

 

      “小妹妹,这是我们店的新款,要不要看看?”

        衣店老板的声音打断了奈奈的思绪,他正殷勤地向她展示着面前的商品。

        她只看了一眼后就被吸引住了:浅粉色的振袖小和服上印满了樱花,金色丝线绣出小鸟和蝴蝶穿插其中;腰间则是深紫绸缎打成的太古结,和同花色的头饰相得益彰。更可爱的是衣架旁还摆着一双小巧的黑木屐和一只精致的手袋。

         真好看......要是穿着这么一身衣服走在街上一定特别耀眼。

 

         奈奈忍不住摸摸和服柔软舒适的布料,心中充满了渴望。

 

 

      “爷爷,你不觉得这身衣服很漂亮吗?”奈奈拉住莺丸的胳膊,卖力地撒着娇:“别帮我买颜色单调的衣服了,偶尔换个风格嘛......”

       莺丸看了眼和服标牌下的金额后便果断摇头:“奈奈,之前就跟你说过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得节俭些。你现在还不是正式审神者,无法出阵远征挣取小判。虽然每月时空局都会下发基本工资,但我们刚接任新本丸,很多地方都需要开销,而且也需要存些钱以防万一......”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奈奈伤心地打断他的唠叨,她不甘地看了那套和服许久,赌气道:“换做另一个爷爷肯定会买给我的。”

       “嗯,或许你所有的东西都该让他买。”莺丸显然也没什么耐心了,开始自顾自地根据购物单挑选必备的防寒衣物。

 


          回去的时候天空又开始下雨了。

 

        “所以说爷爷你觉得移门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奈奈不死心地询问她的监护人,牛车有点挤,她身边满是大大小小的购物袋。

       “不清楚,或许只是你的梦而已,你不是喜欢看故事书么,大概太入迷了?”莺丸核对着各种“战利品”,心不在焉地反问道。

         奈奈咬咬嘴唇:“那为什么要把茶室的移门锁上?”

       “哦,打扫房间时我发现有老鼠屎,还有羊羹碎屑。我想还是锁上门对你更安全些。”

       “......”

       “行啦,我记得厨房的冰柜已经空了,得去本丸附近的集市添些蔬菜鸡蛋什么的,”莺丸让式神车夫将牛车停在了天守阁前:“要不要一起看看?挑些爱吃的如何?”

       “不了,反正不管我挑选什么结果肯定跟那件和服差不多......”奈奈耸耸肩,跳下车子将那些购物袋拖进屋子,“我还是呆在家里算了。”

         莺丸看了她一眼,叹气着离开了。

 

 

       将买来的东西整理好后奈奈又觉得孤独起来。

       她在大广间里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进了茶室。

       莺丸到底把钥匙藏到哪里去了呢?

 

        奈奈想了想,根据回忆拉开大广间的贮物柜抽屉,发现所有的钥匙都已经被莺丸分门别类地整理好了,那把有月亮挂坠的钥匙在盒子中特别显眼。

        她拿着它重新回到那扇移门前。

        钥匙插进锁孔转了转,移门便轻松地打开了。

        青砖消失了。

        现在是白天,但面前竟然出现了熟悉的通道。

        她和那个世界的阻碍已经彻底打破了。

 

      “我一会儿就回来。”莺丸离开前是这么说的。

      “可我就不一定了。”

       奈奈自言自语着爬进了通道。


TBC.


下集黑化开始,请做好心理准备。



随便@几个人~ 

 @磔刑の爱丽丝  @若湖光辉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吾妻阿玫  @Flowers   @矢心 



评论(24)
热度(64)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