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5)(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逮住加班空隙往坑里继续倒黑泥,饥饿的乃们来吃宵夜吧~(喂!


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在这美轮美奂的镜面世界中,你是否还记得旁人的忠告?

我们的小盆友又开始了她的本丸冒险......


废话不多说,放文:


       奈奈从打刀部屋出来,发现起雾了。

 

       这座本丸地处潮湿的山区,大雾是常见景象。但不知怎的今天雾气特别浓,地面如同被厚重的云层淹没似的,原本的鹅卵石小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她小心地走着,在经过中庭那棵大樱树时忽然听到悉悉索索的轻响,于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迈步。

       当绕过一旁的石灯笼时,奈奈猛地转身揪住了身后的跟踪者。

 

      “呜哇!”陆真瑛太惨叫着跳了出来。

       奈奈一把掀开他头上的鬼面具:“跟踪狂!鬼鬼祟祟地在我的本丸里干嘛?”

     “冤枉啊!我们只是在找一种紫色的兰花啦!”瑛太讪讪地笑道:“我次郎叔想种一些......”

      “‘你们’?”

 

       “对,是‘我们’。”

        瑛太后背的衣服鼓动了一下,然后钻出来一只满脸花纹的生物。

      “式神?”

      “是狐之助,每个本丸都有的,一般来说是这样......”瑛太摸摸那只狐狸的头,“很可爱吧?要不要抱抱看?”

       “才不要,看上去活像个花脸小丑似的......”奈奈嫌弃地转过头去。

          那只狐式神似乎听懂了,凶神恶煞地发出嘶声,并且很不客气地给了她一爪子。

 

       “喂!你这家伙怎么当主人的!都不管管它么!”奈奈又气又痛地捂着手背上的血印子,恶狠狠地瞪了瑛太一眼。

      “我可管不了它......你别乱说话,式神什么都听得懂,”瑛太为难地抓抓头,从随身小包里摸出止血贴递给她,“这个狐之助不是我家的,它只是懒得动把我当作代步工具罢了......”

 

       “对了,那个娃娃是你按我的模样做的吗?”奈奈接过止血贴,打算岔开话题。

       “不,我发现它时就是这样了。”陆真瑛太猫着腰,仔细地在花坛附近搜索着,“看上去挺旧的,大概比我们的年纪都大吧......”

        奈奈立刻否定道:“这怎么可能呢?红蝴蝶结头饰、蓝和服、月白羽织......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找到了!”瑛太忽然停下来,得意地将一株开着浅紫小花的植物在她面前晃了晃。

       “真好看!”奈奈睁大了眼睛,“而且很香呢......”

       “送你啦,”瑛太把兰花连根带土装进袋子后给她,“只要有水就长得很快,花和叶子捣碎后能当消炎药用的。”

        “谢啦......”奈奈欣然收下这个礼物,“我回去后把它养在窗台上吧。”

 

      “你知道吗?其实我从没进过‘荆岭本丸’内部......”瑛太忽然换了一种语气,“最多也只是在庭院里玩玩。”

       “欸?你爸爸之前不是一直代管这个本丸的吗?要进来挺容易的呀......”

        “.......我爸爸不允许,”瑛太戒备地望了眼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天守阁,“次郎叔也让我别进去。他们都说里面很危险。”

        “很危险?”

        “嗯。告诉你吧,在我妈妈之前他们曾有一任主人,当时也是生活在这个本丸里的,忽然有一天他就不见了......”

        “失踪了吗?”

         瑛太金色的眼睛中流露出少见的畏惧神色:“不知道,听说当时全本丸的刀剑们找了很久,可是一无所获。总之人就是消失了。”

 

         就在这时,山谷远方又传来了威严的男声:“瑛太——!”

       “我得走了!”陆真瑛太兔子般跳了起来,敏捷地翻过庭院的栅栏。小马‘鹿毛’正在栅栏后等他。

        “等等!”奈奈还想问些什么,可对方头也不回地跨上马背跑远了。

 

 

 

 

       又到了晚上,奈奈将切碎的羊羹小心地放到卧室移门的缝隙旁。

       好奇心能杀死猫,她太想验证一下这个梦境的真实性了......

 

       奈奈在被窝里耐心地闭着眼睛,当睡意侵袭上来时果然听到了轻微的响动。一个背着金弓的小家伙扯扯她的头发,见她坐起来后抱起羊羹碎屑就跑。

       她立刻跳起来跟着它冲出去,这回连外衣都懒得拿。刀装小人很快溜进茶室的移门里,奈奈紧随其后地拉开门,发现那条通道就在面前。

       她简直要乐坏了,这果然是真的!

 

       再次来到另一头的本丸后,屋中装饰如故,只是似乎没人。

       奈奈发现黑木矮几上有张手信压在花瓶下,上面写有一行潇洒秀丽的书法字:“宵夜在中庭里享用。”

      咦?知道我会过来么?

 

       她满怀探索的心情步入庭院。

      一轮新月优美地斜挂在墨蓝夜空,周围闪耀着宝石般的各色繁星。几只蓝蝴蝶轻盈地掠过鼻尖,挥翅的瞬间隐约留下幽魅的香气。

       奈奈被那金属光泽的翅膀吸引住了,这么大且华丽的蝴蝶当真是美艳绝伦世所罕见。她兴奋地追着它们一路跑,奇迹便纷纷呈现眼前:

       原本在夜色中沉睡的花卉如同清醒般绽放。她认出假山旁的那片是牡丹和芍药,日本松和红枫下的是茶花,水池边则满是怒放的杜鹃......随着奈奈踏上那座朱红和桥,池子里的莲花纷纷打开雪白精致的花瓣,更有金红色的锦鲤欢快地跃出水面。

        水仙、鸢尾、月季、芭蕉......所有她知道和不知道的花朵都在争相吐艳,更令人惊奇的是,它们的花芯居然微微发出光芒,有些花瓣甚至晶莹剔透,就连草坪上都点缀着碎钻般的露珠。地面上爬满一种开着红花的纤细藤蔓,它们活泼地缠住奈奈光裸的脚踝,差点就要绊倒她。

       “好了,消停会儿吧。”有人扶住她并且对那些花儿说,它们居然听话地缩了回去。

      “三日月......爷爷?”奈奈扭头看向身后的人,他穿着一身宽松的内番服,头上还打着藤黄的头巾,看起来应该是在打理庭院。

      “感觉如何?”男人笑盈盈地问道,眼睛里的新月比天上那轮还要悦目。

      “美极了......”奈奈发自内心地赞叹着,“我喜欢你的庭院,真是太奇妙了。”

       记忆里的中庭满是裸(乐乎你别烦)露的黑土和杂乱生长的植物,莺丸虽喜花草但绝不可能有兴致去打理庭院,他总是那么忙,忙着完成日课、清点资源、撰写任务报告......每当奈奈缠着他去庭院玩时总以“刀剑在潮湿的环境中会生锈”为借口进行推脱。

     “是我们的庭院。”三日月轻声地纠正道,他忽然拉过奈奈的左手,白天被狐之助抓出的血痕赫然露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奈奈睁大了眼睛。

       对方随手摘下一片花瓣在她手背上轻轻擦了擦,伤痕竟然不见了!

     “好......好厉害......”奈奈吃惊地看着手背,嘴巴大得快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比起这个,还有个更有意思的。”三日月拍拍手,那群蓝蝶飞了过来围到四周,有几只则落在了他们身上。奈奈忽然感到身体一轻,等她反应过来时发现脚竟已离地半尺。

       “我......我飞起来了!”

 

       视野在逐渐变高,他们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最高的樱树上。这是一棵枝垂樱,粉白花朵沿着枝条长长地垂下,显得极其的诗情画意。奈奈趴在最高的树枝上俯瞰庭院美景,兴奋得快不能自己,她最爱从高处看风景了!

      “喜欢么?”三日月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串团子递给她。

      “喜欢!喜欢极了!”奈奈边咬着团子边拼命点头,还有什么能比在樱花树上吃宵夜更棒的选择呢?

        男人闻言,眼睛里的新月显得更明亮了。



TBC. 


ps:这一段真是改编得心累,欢迎看过电影的婶婶尽情吐槽鞭挞......(你个抖M

所以说预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照例随意@几位   @稻妻月  @磔刑の爱丽丝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若湖光辉 


 






评论(23)
热度(52)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