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4(电影梗黑童话,小婶婶历险记)

       黑泥驾到,喜欢重口味的亲们快来吃吧(喂!

内容摘要:未成年的小婶婶和自家爷爷莺丸相依为命。疲于应付阿官日课的监护人莺丸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有一天,小婶婶在茶室的一道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边有一个和自家本丸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另一个爷爷。小婶婶开始迷恋移门后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前文传送门:      

        鬼爷爷(1)~(2)

        鬼爷爷(3)

    

       新的关键人物出场。

       面对老小孩爷爷C和两个问题儿童的忠告,奈奈该......


废话不多说,开始放文:


        茶炉上的水壶发出“咕嘟嘟”的单调声响。

 

       “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我到现在都记得那茶的香味......爷爷,爷爷你有在听吗?”

       “还有满桌的点心?”莺丸心不在焉地接着话,将抹茶粉倒入茶碗后朝奈奈的餐碟中夹了一条烤好的秋刀鱼,“奈奈你只是半夜肚子饿了而已,以后按时吃正餐,小孩子不好好吃饭会长不高的......”

       “那边的本丸也有一个爷爷,眼睛里还有月亮!”奈奈还沉浸在梦的回忆中,认真地向监护人述说着昨晚的奇妙经历。

       “哈......眼睛里有月亮的爷爷?那只可能是太刀三日月宗近吧?”莺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语气中满是奚落:“你这样的小丫头哪有那么多灵力让天下五剑化形?还是先修炼修炼再说吧。”

       “可那里真的有......”

       “行了行了,”莺丸把秋刀鱼塞入她的嘴巴,“既然那么想倾诉,不如去找那两个打刀聊聊天好了,他们就住在本丸中庭那边,肯定会对你的梦感兴趣的。”

      “可爷爷你不是说他们就是两个幼稚小鬼......”奈奈含着食物模糊不清地问道。

      “是啊,你不也一样?”莺丸拎起水壶将开水冲入茶碗中:“总之吃完早饭就出去逛逛吧,不是跟说过要认识一下新伙伴的嘛......”

         她明白自己就被这么打发掉了。

 

       奈奈拉开大广间的移门,迈步前忽然发现几个大小不同的包裹堆放在走廊地板上,隐隐散发着某种奇怪的味道。

       她好奇地捡起来,发现每个包裹的收件人处都写着“鹤丸国永”几个字。

      这看起来更像是付丧神的名字,难道说也是本丸中的刀剑吗?

      奈奈把那些包裹抱了起来,摸出了莺丸给她的本丸地图,片刻后决定先去东侧的太刀部屋看看。

       沿着鹅卵石小路不多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那排屋子几乎所有的房间都空着,只有最里一间有人居住,那间房的移门上居然画着一只鹤,不过压根不是那种精雕细琢的工笔画,倒像是充满某种恶趣味的简笔涂鸦。

       奈奈对着移门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清清嗓子朝里面喊道:“请问有人吗?”

没人回答。

     “请问‘鹤丸’先生住这里吗?”她敲敲门,安全起见用上了敬语。她注意到移门似乎没关,于是打算把包裹放进去。

      门轻轻一拉就开了。奈奈朝屋里望去,屋子的布置是黑白色调的,光线很暗,东西也有点多,她看到了许多鬼面具和各种怪物木雕,还有个羊头骨......

      还真是诡异......

    “‘鹤丸’先生在吗?”奈奈又喊了一声。

 

 

     “哇——!”

       背后突然响起一声怪叫,奈奈吓得几乎一屁股跌到地上。

       她转身,看到一片雪白的物体在面前晃悠,大大的兜帽下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和银色的头发,正抓着一条藤蔓如同幽灵般悬在门前的松枝上。

     “怎么样?吓到了吗?”他裂开嘴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

       奈奈只感到满头的黑线:“那个......您是‘鹤丸’先生吗?我想这些包裹应该是您的......”

       话音未落奈奈就觉得怀里一轻,那些包裹不知怎的已被对方统统拿走了。白色的付丧神蹬了一下松枝,在半空翻了个跟头后稳稳地落在奈奈面前。

       穿着那么高的木屐居然还能做这种高难度动作,这到底是不是以沉稳著称的太刀啊......

       鹤丸国永在目瞪口呆的奈奈面前自顾自地嗅嗅包裹,陶醉地发出感叹:“万屋的惊奇怪味豆......太棒了!”

       他的目光又落回面前的小个子女孩身上:“你是谁?人类的小姑娘?”

      “我叫奈奈......”

       鹤丸国永恍然大悟般一拍脑袋:“你就是本丸的新主人对吧!”

     “莺丸爷爷他告诉过您了?”奈奈睁大了眼睛。

     “刀装妖精告诉我的。”

     “刀装妖精?”

     “对,有轻步兵、轻骑兵、投石兵、盾兵......就是出阵时的防具。只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它们看上去都只是这样的小圆球,”他不知从哪儿掏出几个弹珠大小的刀装,或金或银或绿地在掌心中闪着微光,“但其实每一个圆球中都住着一个妖精呢!就跟刀剑的付丧神一样......但它们总是藏得很好,当然啦这些把戏骗不了我......”

      “所以我打算再给它们吃些新口味的食物,要是它们被吓到了或许会成功显出模样来呢!”鹤丸国继续说着,重新把刀装球收了回去。

        奈奈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毕竟冷场实在太尴尬了:“这好像挺有趣的。”

     “当然很有趣了,但过程可是大秘密,就算是你也不能偷看!”白衣的太刀信心满满地说道:“否则就丧失惊吓感了不是吗?对了,这个给你.....”

       他把一团触感绵软的东西放进奈奈手里。

     “雪见大福,吃前捏一捏会带来好运!再见,小娜娜!”又是一个跟头,鹤丸国永直接翻进了自己的房间,移门也在瞬间拉上了。

 

      “不是娜娜,是奈奈!”奈奈赌气般地冲着移门喊了一句。

       片刻后她开始往回走,然后莫名其妙地捏捏手里又软又白的团子,“会交好运?”

     “等一下!”刚走到小路分叉口,身后突然传来了鹤丸的喊声:“我有话要告诉你!”

     “欸?”奈奈愣了一下,刚回头就看到一大片白影罩了下来。

       鹤丸神秘兮兮地凑近她的耳朵:“刀装妖精让我传个话!”

     “刀装妖精?”

     “它们说,远离茶室里的那扇移门......”他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哪扇门吗?”

 

        奈奈的心头忽然泛起一阵凉意,她有些喃喃地说:“可......可是移门后已经被砖头封死了啊......”

       鹤丸闻言又重新放松了表情:“哦,那就不用担心啦......刀装妖精有时也会犯迷糊的......它们叫你奈奈而不是娜娜,你看连名字都搞错了......”他摸摸奈奈的头,自言自语地回去了。

       奈奈白了他一眼,转身朝中庭西侧方向离开。

 

 

 

       她没找到打刀部屋,倒是发现了本丸的马棚和遛马场。

       那片特意圈起来的遛马场满是绿油油的牧草,在四周黯淡的景色中显得很耀眼,应该是精心种植和打理的结果。有个穿墨蓝上衣和深灰袴装的少年正在扎一捆草,不时用脖子上那条白围巾擦汗。

       奈奈想了想,朝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你好,请问打刀部屋怎么走?”结果还没靠近就被一匹冲过来的黑马逼退了好几步。那马个头很高,不时踢打着蹄子,看起来很不好惹。

     “停下!不得对主人无礼!”那少年赶紧喝道,说也奇怪,黑马的态度瞬间就变了,它走到奈奈身边,用脸亲昵地蹭了蹭她。

     “它真漂亮!”奈奈摸摸黑马滑顺发亮、毫无杂色的毛,由衷地赞叹道。

      “这是‘望月’,它跑得可快了。当然啦,那边的‘小云雀’也跑得很快。”少年指指不远处的另一匹银灰色马,它的前额有白色花纹,也是一样的高壮。

      “需要帮忙吗?”奈奈看着他手里那捆牧草问道。

      “谢谢啦,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新草的叶片很锋利,万一割伤你的手就不好了......”他动作麻利地将牧草捆好,站起来扛在肩头,“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剑之一,请多关照啦,娜娜小主人!”

       “是奈奈啦......”她无力地纠正道,为什么自己的名字老被念错啊......

       “好啦,跟我来吧。”他走进紧邻的马棚将牧草放好。然后带着奈奈从旁边那片繁茂的银杏树林穿了过去。

         隐藏在林中的打刀部屋呈现在面前。

 

       “哇!是本丸的审神者吗?”另一个少年正兴奋地对着她招手,他穿着差不多的上衣袴装和围巾,只不过是红黑色系的,“真是好可爱的小小姐呀~~”

       “你好......我是奈奈......”

       “好啦,赶紧去泡点大麦茶吧!”安定催促着自己的同伴,一边把奈奈领进屋。

       “大麦茶一点都不适合女孩子啊,应该来点花茶啦!”少年不屑地朝他瞪了一眼,然后对奈奈自我介绍道:“我是加州清光,是‘河川下游的孩子’哦。你看,这个指甲油的颜色很可爱吧~?”说着还朝她炫耀十指鲜艳的蔻丹。

       “嗯......”

       奈奈随口应着,她的注意力已经放到了屋中布置上。这两个打刀少年似乎很喜欢浅葱色,房间的装潢都是这个色调,衣架上还挂着同色的羽织外披。左侧墙上有一幅写有“诚”字的书法作品,下方的矮柜上还放着标有“新选组”和“冲田总司”字样的书籍和画册。另一侧则有一座梳妆台,上面放满了指甲油和梳子等小玩意儿。

       她在靠里的榻榻米上坐下来,目光不小心瞥到一旁的架子上。

       这让奈奈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都是真的吗?”

 

       那排架子上全部都是一个个狰狞的头骨,有的戴着破旧的头盔,还有的长着凸出的犄角和獠牙,给人一种相当阴森恐怖的感觉。

      “哈哈,这都是以前‘首落’的战绩哦!”安定看上去很得意,如数家珍般向她介绍起来:“这个是第一次在‘本能寺’得到的、这个是在‘墨俁’、这个是在‘厚檻山’......”

       奈奈觉得自己冷汗直流。

 

     “花茶来咯~”清光将泡好的茶水端过来,“是玫瑰花和茉莉花哦。快趁热喝吧!”

      “谢谢。”奈奈正好也有些口渴了,接过茶杯就往嘴里灌去。

      “等等,别喝完。”清光忽然拉住她,“我替你读一下。”

        奈奈一脸茫然:“读什么?”

      “茶叶占卜呀!”他兴致勃勃地告诉她:“可以预见未来的。”

        清光接过奈奈的茶杯,借着剩余的茶水涮涮里面的茶渣,观察它们拼凑出的图案。

        他的脸色忽然变了。

 

        奈奈紧张地问:“怎么了?”

      “哦奈奈......这看上去不太好......”清光面色发白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旁的安定也凑了过来。

       “小主人,你正处于很大的危险中!”清光严肃地盯着茶杯。

 

       “你大概看走眼了吧!”安定抢过杯子也看了起来:“明明是只可爱的小狐狸嘛!哈,小奈奈你大概要交好运了,狐狸是好运的兆头嘛。”

        “安定你可别看错了!这明明是只古怪的爪子!”

        “清光你真瞎,这不是只狐狸嘛!那么清楚的......”

       “爪子!”

        “狐狸!”

        “爪子!”

        “狐狸!

          ......

 

         奈奈头痛地打断两人的争执:“那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呢?”

       “不要呆在房间的角落!”

       “穿点鲜艳的衣服!”

       “并且要千万小心!”

         ......

 

          奈奈无语地收下这几个鸡肋无比的建议,起身拿起了自己的羽织外套:

        “好吧......谢谢你们的茶和......忠告,我想我得走了。”

         “诶呀......我还没给你看我新买的指甲油呢......”

          她几乎是逃一样离开了那间屋子,满脑子都是架子上那些恐怖的“首落”战绩。

 

TBC.


随便通知几个读者嘿嘿(你.....


 @稻妻月   @Irisice  @磔刑の爱丽丝  


下一回,鬼爷爷是不是又该出来了呢......



评论(18)
热度(55)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