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爷爷(电影梗改编的黑童话,乙女向的小盆友历险记)

满是负面情绪和黑泥的新坑开启,特意选在这个比较晚的时候(喂!

很早以前就想写这个梗了,自从看完那个叫《鬼妈妈》(英文版貌似叫《Caroline》)的电影后就极想这么玩一下刀剑坑。感觉还是搞个富有教育意义的黑童话比较有意思,于是诞生了这篇《鬼爷爷》


梗和剧情基本沿用了电影原作,人物和情节则进行了替换和适当改编。看过电影的观众可能会猜出主要情节,基本是这么个套路:


未成年的候选婶婶从小被自家爷爷(莺丸)拉扯大,婶婶还小,没法像成年婶婶那样出阵演练(灵力不够让锻出的刀化形,只够让莺丸化形当长辈),作为监护人的莺丸疲于应付阿官的日课逐渐疏忽了对熊孩子的心理疏导。在住进阿官分配介绍的新本丸后奈奈有一天在茶室的移门后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里面有个和自己本丸几乎一模一样却无比完美的本丸,还有个对自己很照顾的另一个”爷爷“,她开始迷恋那边的世界,殊不知这一切的背后是......


老妖刀拐骗小孩子的故事(剧透.....),可能有双结局(BE?)

总之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各位婶婶:金本丸银本丸都不如自家的草窝本丸,不管非洲人还是欧洲人,自家刀才是最好的。



好了,废话不多说,开始倒黑泥.........


鬼爷爷(1)


        天空灰蒙蒙的,一副快下雨的样子,阴冷的空气黏在皮肤上,带着令人不快的潮湿感。

 

       奈奈有气无力地蜷缩在牛车里,她掀开车帐一角,打量外面满是深色泥土的单调景色。这里很偏僻,根本无法和那些处于中心地区的繁华城镇相比。

       牛车不紧不慢地走着,车轮支支嘎嘎地响,听得久了不免令人烦躁,更别提奈奈这样耐不住寂寞的小孩子了。

      “爷爷,本丸还没到吗?我想下去玩一会儿......”女孩扯扯坐在对面的监护人,清清尚显稚嫩的嗓子试图引起对方注意。

       绿发的付丧神正捧着茶翻阅那些她根本看不懂的古老典籍,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越过这座山头就是了,到了那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看到对方爱理不理的态度,奈奈沮丧极了,她只好坐回去继续玩自己的小皮球。

 

       牛车晃过最后一个山头,进入一块相对宽阔的凹地。凹地中心是一片和式建筑群:有庭院、长廊和各种房屋,还有高高的天守阁,只是整体式样非常古老,还有些破旧。奈奈好奇地探出脑袋,发现那庭院倒是挺大,还有个不小的水池,可惜里面一片荒芜,水池也干涸着,用“毫无生气”来形容也不过为。

 

      他们最终在那道脏兮兮的鸟居前停了下来,鸟居原本的朱红色外漆剥落了不少,看上去斑驳一片,显得非常古旧。

 

      “荆......岭......本......丸......”奈奈一字一字地念着鸟居的题字,她还小,识的汉字不多,但也觉得这名字一点都没想象中的美好梦幻。

 

       “咳......这名字倒是挺应景的......”莺丸从牛车中拖出行李,叹气着摸摸奈奈的头,显然对时空局安排的就任地点他也很无奈。

        “一点都不好玩。”女孩皱起小脸,不高兴地撇撇嘴。

 

      “行啦,适应了就好了,”太刀付丧神敷衍似地安慰:“等以后灵力充沛时按喜好改造一下不就得了。”

       “说得奈奈有很多灵力一样,我又不是瑶姐姐......”

       “哈,谁叫你还是个小孩子呢。”莺丸嗤笑道,末了又数落似的提醒:“而且平时还不认真修炼,再这样下去以后大包平来了本丸估计也还是现在这样吧......”

        “哼!爷爷你少看不起人了。奈奈一定会成为厉害的审神者的!”女孩赌气地踢着脚下碎石,监护人的奚落让她忍不住戳起对方痛处:“而且大包平爷爷能不能来还是个未知数呢!”

      “你这丫头!欸......”太刀老头摇摇头,随手朝式神车夫扔去几个小判,无视对方苦闷的表情拎起女孩衣领跨过鸟居,“好啦,这段时间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在我打扫房间时奈奈不如在本丸探探险吧?或者认识一下里面的新伙伴?你可是他们的新主人呢!”

      “咦?是和爷爷你一样有人形的刀吗?”奈奈睁大了黑宝石一样的眼睛,自有记忆开始她就只有莺丸这一个付丧神,其他锻出的刀剑统统都保持着本体模样。她还太小,没法像成年审神者那样轻松地做到替刀剑化形,以往每次看到隔壁年长几岁的阿瑶和付丧神们出阵演练总是格外向往。

       “听说是本丸前几任主人留下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现在奈奈是他们的主人,所以尽尽审神者的责任吧,拜访时别忘了敲门和用敬语,要做个有礼貌的孩子......”太刀老头又开始了奈奈最熟悉不过的碎碎念,直到进入本丸后才停止。

 

      等安置完行李,奈奈套上羽织溜出了本丸。比起灰扑扑的无趣庭院她倒是更想看看这片山地。这里地方很大,但有些压抑,天空始终笼罩着厚重云层,四周则被沉郁单调的黑松林和嶙峋怪石包围,奈奈想就算到了阳光明媚的春夏季节大概也不能给这里增添更多色彩。

 

      她一蹦一跳地沿着石板路走,哼着小曲绕过杂乱的灌木丛,慢慢来到离本丸有些距离的一片平地上。奈奈突然停下来,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从刚才开始就觉得有什么正跟着自己,碎石悉悉索索掉落的声音在沉寂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清晰。她有些紧张,四处张望后也没发现有人,反而踩到什么触感异样的东西,于是赶紧低下头。

      是块圆形的木板,确切来说是被木板盖住的一片地方。她用脚轻轻跺了几下,发出的声音有点空,难道下面是口井......?

 

      就在她还在发愣时,一阵嘶鸣骤然响起,奈奈刚回头就发现一只长有四蹄的动物从高处的石堆中一跃而下,直冲她而来!她吓得赶紧蹲下来护住自己的脑袋,那生物刚好险险地擦着她头顶掠过,最后落在地上。

     是匹棕红色的马驹,马的鼻孔里喷着热气,看起来健壮又活泼。它的背上载着一个戴鬼面具的家伙,鬼面有凸出的尖角和长长的獠牙,看起来很吓人。

      奈奈生气地朝这差点撞倒自己的冒失鬼瞪过去,对方脱下了面具,抓着自己棕色的头发惊讶地看着她,原来是个有金色眼睛和清秀五官的男孩。

    “咦?怎么有个小丫头在这里......”

     奈奈皱眉,悄悄握紧了方才攥在手里把玩的小石块。

 

     “啊啊啊!好痛!”男孩捂着自己的小腿缩在马背上嗷嗷乱叫,“你这小姑娘怎么那么暴力啊!!亏你还长这么可爱......”

     “别一副老头子的口吻,少看不起人了!”奈奈嫌弃地白了对方一眼,“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到处闯祸的小屁孩......”

     “小......小屁孩?喂!我已经是正式审神者了,是大人了!还有啊,我明明只是很爱冒险哪里算得上到处闯祸......喂!喂!等等我啊......你怎么跑得比‘鹿毛’还快......”

      奈奈懒得理他,自顾自地走到另一边的岩石旁整整衣服坐下来。

      真是个任性倔强的小女孩啊......男孩挠挠头,下马后小心地走过去坐在同一块岩石上。

     “那个......呃.....我叫陆真瑛太。”

    “嗯。”很冷淡的回应。

    “那......你叫什么......”男孩尴尬地搭话,忍不住擦擦额上的冷汗。

    “奈奈,凌野奈奈。”

    “娜娜?”

    “不是娜娜,是奈奈!”

    “哦哦......奈奈你是从‘荆岭本丸’那边过来的?”

    “是啊,和我家莺爷爷今早才到的。”

     “莺爷爷?是你的付丧神监护人吧?真看不出啊,原来你也是审神者,不过应该还没到正式上任的年纪吧......”

       “......”

       “别这么惊讶,你这样的我可见多了,虽然能和付丧神们签订契约但出阵演练还是不行吧?毕竟时空局现在管得严了嘛......不过好奇怪,爸爸应该是不会把那座本丸交给一个未成年的预备审神者的......诶哟放手!放手!好痛!”

      “你说话一直都是这么瞧不起人的口气么?”奈奈慢慢松开了揪着他耳朵的手。

     “怎么可能嘛......”

     “切......”

 

       正当奈奈打算再询问些什么时,山地另一边远远传来了呼唤声。

     “瑛太——”

       是沉稳的男声,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有些模糊,但依然有种隐隐的威严感。

      陆真瑛太原本大大咧咧的表情瞬间收了个干净,他悻悻地跨上那匹小马驹:“我走了,我爸爸在喊我回家了。”

     “你爸爸?”

      “嗯,他是神社呆过的大太刀,可严肃了......”他又重新拉下鬼面具挡在自己脸上,说话声变得有些闷:“我是付丧神的孩子,也是一座本丸的审神者......哦,从你那边出来穿过左手边的松林就到我家了。”

      “哦,那你走好......”奈奈想起平日里监护人的教诲,还是出于礼节和他道别了。

        男孩打量她片刻后告诉她:“你不发火时挺可爱的。”说完在她还来不及出声时驾马就走。

 

        奈奈朝他离开的方向斜了一眼,最后重新将视线集中到脚下的圆形木板上,这的确是口井,从边缘和缝隙往里看一片黑漆漆的,感觉很深的样子。她小心地踩踩井盖,决定以后还是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万一掉下去可就糟了。



 

(2)

 

         灰暗阴沉的天空开始下雨,淅淅沥沥地惹人厌烦。

      “爷爷,我昨天把周围逛了一遍,还发现一口井。”奈奈喝着有些发苦的抹茶,抓起一块干巴巴的薄饼。

       “嗯,听起来不错......”莺丸依旧捧着那只浅棕色的瓷茶杯,注意力全放在了桌上的日课表上。

       奈奈努力咽下不怎么合口味的早餐,再次试图挑起话题:“爷爷,引荐我们接管这个本丸的也是付丧神吗?”

      “嗯,是一位大太刀殿,太郎太刀......”

      “我遇到一个小孩,叫陆真瑛太,他爸爸居然就是我们的介绍人......”

      “嗯。”

      “真奇怪,居然会有付丧神的小孩。”

     “没什么好奇怪的,那些定期抽查本丸情况的工作人员不有很多是付丧神的后代。”

     “......爷爷,我想去庭院里走走。”

      “不行,下雨天会淋湿的。”

     “我又不是刀,不会生锈的......”

     “不行就是不行,你这丫头就不能让人省心些么,泥巴弄脏衣服后洗起来可难了,爷爷老骨头一把容易么......”

    “我会自己洗的......”

    “好了好了,今天还得把大广间整理好,手入部屋和锻刀房也得清理一下......喏,这个拿去玩吧,早上在大厅移门外发现的。”莺丸递来一个小包裹。

 

      “......?”

        奈奈疑惑地拆开包裹,发现一张手信,上面的字歪歪扭扭:“嘿嘿奈奈酱你看,我在自家庭院里找到的,很有趣吧?!”落款处是陆真瑛太的签名,还画了个鬼脸。

       她无语地把手信揉成一团仍在一边,将包裹里那个用印花和纸裹着的东西拆开,突然愣住了。

       居然是个人偶娃娃。

       这不过是件普通的小玩具,却与众不同极了:黑色的齐肩发、红蝴蝶结头饰、翠蓝小和服还有月白羽织......

       简直和奈奈自己一模一样嘛!

     “好奇怪......”她觉得有些诡异,背脊莫名有些发冷。

      “哟,‘迷你版的奈奈’嘛,谁送的?”

      “就是那个叫瑛太的家伙,说话那么不客气居然也会送这种东西......”

       “你这个年龄的小姑娘不就应该玩玩人偶娃娃的嘛......行啦,带着新礼物去本丸里四处逛逛吧,不如熟悉一下这座天守阁的构造如何?你不是最爱探险了......”莺丸喝完最后一口茶,又开始了一如既往地碎碎念:“时空局也真是的,刚过来就要去完成锻刀任务,又不能化形多点劳动力......”

        奈奈知道老头已没精力再去哄她,于是抓起娃娃离开了。

 

        她顺着阶梯爬到天守阁的顶层,最上面是座瞭望台,可以看到本丸全貌,不过俯瞰的景色也是阴霾荒芜一片,无趣极了;室内的最高层是单独的一个房间,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还蒙着厚厚的蛛网;当中两层分别是书房和几间可用作起居的房间,其中两间被莺丸清理出来当作了卧室,堆放着整理到一半的行李;最下面就是大广间和茶室了,天守阁越空的玄关设计正好可以看到莺丸正在大广间边煮茶边打扫。

         真是老式的建筑啊......奈奈靠在顶楼的扶梯边,无聊地敲击着木制的扶手,她有些泄愤似地用了些力,一些碎木就这么散落了下去,并且......掉入了楼下的茶炉中。

        “啊啊啊!水!!刚烧好的水搞脏了!!!这茶还怎么泡啊!!!!”

 

        太刀老头惨叫起来,在被他发现前奈奈赶紧从楼梯边躲开了,她小心翼翼地流进二层的卧室,顺着另外的楼梯来到了一楼茶室。

      茶室也和别的房间一样灰暗陈旧:青绿色的榻榻米、黑木矮几、麻布蒲团......暖炉上方却挂着一副格格不入的西洋油画。画上有个穿茶色短褂的男孩,正对着掉落在地上的和果子哭丧着脸。

       好无聊的画.....奈奈皱皱眉,打算去别处看看。

       咦?那个娃娃呢?

       她刚刚还把它放在矮几上的,怎么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你在哪?‘奈奈’娃娃?”她环视四周到处寻找着,最后在一扇移门前发现了它,娃娃隐藏在蒲团后,只露出上半身对着她。奈奈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仿佛这娃娃正在打量自己似的。她刚想捡起它,忽然发现蒲团后的移门似乎可以打开......

      “爷爷!这里有扇画着月亮和樱花的移门欸!”奈奈兴奋地喊叫起来,她还从不知道茶室里还有扇隐藏的门呢!“你知道它通到哪里吗?”

       “我正在清点资源!”太刀付丧神不得不拔高了嗓门回答:“丫头我说过我正忙!”

      “移门还有锁!爷爷我打不开!能不能帮我打开?”奈奈执着地喊叫着。

        莺丸叹息着停下了手头工作,站起来拉开大广间的贮物柜抽屉,根据交接者的交代,里面放着全本丸所有房间的钥匙。他找了片刻,犀利地挑出一把有新月挂坠的古旧钥匙,气冲冲地走进茶室。

      “打开移门后能不能让我安静会儿?”

        奈奈立刻讨好地点点头。

        莺丸将钥匙插进锁孔转了转,然后用力拉开移门。

 

         移门后只是一堵严实的青灰色的砖墙。

        “这.......这怎么会.......”奈奈疑惑地看着那堵墙,不甘地拍着那些砖头。

        “建造房屋时墙就有了呗,可能出于美观才装了移门做掩盖。”

        “那为什么还要上锁?”

        “好了,自己玩吧,我要忙了。”莺丸说完便抽身离开了。

         奈奈只能闭上了嘴,她还想提醒老头把门锁上,但他肯定不会再理睬她了。

 

        这天晚上奈奈很早就休息了,天守阁里逛了一天也没发现什么有趣的,莺丸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做,根本无暇去管她,也只能早点睡觉了。

        她抓着被子努力培养睡意,大概过了有一会儿终于进入梦乡。梦里她似乎在底楼那件茶室里,那扇移门缓缓地开了,有什么东西正在门后发出声音呼唤她。

         刀装在跑来跑去......

         刀装?

         奈奈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她真的听见了有什么东西在跑!刚直起身子,就看到旁边一个穿着金色甲胄的小人正看着她。

轻步兵?

         刀装居然活了!

         奈奈吃惊地看着那小精灵,他睁着豆豆眼看着她,仿佛想让她跟着走。

 

        好奇心被猛然勾动,她顾不上穿衣服,抓起榻榻米上的羽织往就寝的单衣上一套就跟着他冲出去。刀装精灵从卧室移门的缝隙中钻了出去,奈奈也紧跟着拉开移门走出去。跟着他一路穿过走廊、楼梯、大广间......最后来到茶室的那扇门前。

        轻步兵再次从门缝中消失,奈奈见状果断地拉开那道绘有月和樱的移门。

 

        天啊,门后竟然和白天不一样了!一条长长的隧道正随着刀装小人的前进被四周五彩的光线映照出来,隧道很小,只容一个小孩子猫着腰爬过,看起来既梦幻又迷人。奈奈犹豫了一会儿,确信莺丸没有被惊动后便跟着轻步兵爬了进去。隧道四壁似乎是用某种柔软的布料做的,她的小手和光脚丫接触着那天鹅绒似的墙面觉得非常舒适。

        它的尽头到底是哪里......?

 

 

TBC.


尽头到底是啥?另一个爷爷么?



 @Irisice  @稻妻月  @磔刑の爱丽丝 




评论(24)
热度(98)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