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5(all婶向)

周末来发短更,在即将开车的节奏前猛地刹住脚(喂

酒是个好东西,真是个好东西,调情必备利器。不过好孩子还是别乱喝酒了,喝酒误事误事(所以说这到底是不是好东西......


      “你怎么有兴趣来了?”

       侧身伏在榻上的本丸主人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幽深的眼瞳中泛起一丝波澜。她扶着矮桌慢慢直起身子,挺直了脊背。

     “今晚既不出阵又没远征,闲来无事找你玩。”浑身雪白的付丧神踏着屋外月色踱进来,身后就是一轮金黄巨大的圆月,翩然得宛若广寒里飞来的仙鹤。他扬扬手中提篮,琥珀般的金眸愉悦地弯起来,“我猜你没吃饱吧?帮你从厨房里顺了点宵夜。”

       一旁的膝丸还不明所以,只当是来了帮手大松一口气,然而身侧的大太刀却大步上前。

      “主上,今晚我们是近侍,留守天守阁是我等本分,不如再加派其他人去客人那边如何?”花魁般盛装的付丧神收起了惯常的不羁,那张比女子更美艳的面孔罕见地流露出某种戒备神色,他用同样璀璨的金眸紧盯对面的鹤丸国永,目光带着犀利的探究。

       而对方却毫不在意,笑得越发自在。

 

     “没关系,你们去偏殿吧,”审神者也忽然笑起来,语气一如既往的散漫,“别喊其他人了,难得的休息日更应该好好放松是不是?”

     “诶......阿蝶你啊......”次郎闻言后无奈地苦笑道,“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自己把握分寸哦......”

       他拉起同僚跨出和室,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视线中。

 

 

      鹤丸将提篮放到矮桌上,他没选择她对面的软榻,而是直接在她身边坐下来。审神者有些意外,不自知地朝另一侧让了让身子。这个微小的举动当然没逃过感知敏锐的付丧神,太刀微微颦眉,忽然赌气般搭上她的肩。

     “这么坐着都不累么?找个东西靠靠呀。”

       她闻言认真地看他一眼,片刻后点头赞同:“恩,你说的没错。”说罢又软弱无骨地靠到一旁的靠垫中去了。

       鹤丸国永几乎要被噎到,也不知她是愣还是故意装傻,这么明显的暗示居然毫不理会。事已至此他也顾不上面子,直接对她打开了双臂:“穿那么单薄冷不冷?要不要过来暖暖身子?”

     “还好,物吉和浦岛帮忙生了火,挺暖和的。”她舒适地枕着软垫,懒洋洋地朝不远处的铜火盆看了一眼,鲜红的火苗在里面欢快地跳跃着,那些晒干的木材和松果发出噼啪轻响,散发出爽冽的清香。

       太刀有些失望地放下手臂,若换做是山姥切在,她大概老早就兴高采烈地黏上去了。要是那些短刀和胁差,或许已是肆无忌惮地闹成一团。除此之外她基本都是这么一副不温不火的态度,谦让有礼随和散漫,不闹脾气也不任性,大多数年轻审神者都有的颐气指使半点也无,哪怕在那只啰嗦又装腔作势的狐之助面前也是彬彬有礼(虽然经常敷衍了事)......怎么看都挑不出强硬的地方。

       有这样的审神者其实挺开心的,要是不去计较某些不必要的患得患失的话......

       为什么就不能对他更随意些呢?每次都像只乖巧又警惕的猫一样,虽然温驯得能让人抚摸逗玩,但总是无法给予完全的信任,稍稍靠近些就避开了。然而对有些人却又活泼粘人,总是窝在对方的臂弯里喵喵叫着,甜蜜可爱地撒着娇。

       照理来说像他这样古老的付丧神是无需在意这种事情的,本身就是跟人完全不同的存在,经历过的也远非芸芸众生能比,就算最初从锻造炉中诞生时还有所热切,到如今也只剩下麻木。待过宫室殿堂、神社庙宇、甚至荒野坟陵、市井坊间......荣辱辗转都经历过后,感觉到的无非便是沧桑。像这样脆弱渺小的人类,也就是区区百年光阴,最终不过化为记忆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片段而已。

       可想起那时在厚樫山看到她骑着那匹黑马施施然地从迷雾中走来时,他又不那么确定了。或许是薄暮中那抹蓝紫色太过明艳飘逸,又或许是于混沌中突然感受到干净灵力的感觉太过强烈,总之从那一刻开始她在他眼中就变得格外特别起来。当那双深渊一样沉静的眼眸淡淡地朝还处于堕刀状态的自己瞥来时,他便很难再忍住好奇的探究和跟随的欲望。

 

     “我说你就不看看我带了什么吗?好歹烛台切准备了很久呢。”鹤丸收起那些纷纷扰扰的思绪,拉开了竹篮盖子。他拿出一块用樱叶包裹的水馒头在她面前晃了晃:水馒头晶莹可爱,葛粉做的外皮剔透通亮,里面还包裹着一团娇嫩粉色,大概是樱花酱做的馅儿,在月光下微微晃动着,显得极其香润诱人。

       审神者向来慵懒的眼波不由闪了闪。不管什么时代,女性总是很容易被漂亮香甜的东西吸引,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怎么样?要不要尝尝?”鹤丸坏笑着将美食又递得更近了些,“我记得上次你在万屋甜铺一口气吃了七个的样子......”

      “......”听他这么一说她觉得有些出糗了,朝他孩子气地瞪了一眼后赌气般抢过了水馒头,一口塞进嘴里,故意不顾形象般狼吞虎咽着。

       在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身上还能看到这么率真的一面,鹤丸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她在他面前老是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真是无趣,现在这样真是要多可爱又多可爱。

       大概是他的笑容太过揶揄,审神者不自觉地便吃得急了,甜腻的馅料正巧恰在喉咙口,一时间上不上下不下的让她忍不住咳了起来。

      “吃慢点吧,又没人跟你抢......”他急忙替她拍背顺气,女人就和外表看起来一样纤瘦,掌心下的脊骨细弱得让他都不敢多用点力。

     她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咽下嘴里剩余的水馒头,有些惊愕地看着篮子里那整整几排的甜食,“这么多啊.....”

     “所以说了不要急呀,”白色的付丧神大笑起来,“而且又不是你一个人吃,告诉你吧,我也喜欢吃甜的。”

      她想了想,倒也了然,“说的也是......那我倒些茶水。”说罢去找放在一边的白玉茶壶,不料揭开壶盖后才发现里面居然没水了。她有些抱歉地笑笑:“大概刚才饭局中被消耗完了,我让厨房那边再带点过来吧。”

       鹤丸按住她想去摇铜铃的手:“其实比起茶还有更好的东西。”他笑着将她从软垫中扶起来坐好,然后打开提篮下层:里面是几个白瓷瓶,还有两个浅小精致的漆器酒盏。

     “是酒啊。”审神者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隐约闪过一抹明快的蓝。

    “萨摩国区最负盛名的居酒屋产的,”他替她满上一盏,得意道:“这可不是普通货色,是加了上百种花卉酿造的稀罕物,听隔壁那位老爷说叫作‘聚芳’,每年也就几十坛的出产量,上千小判一瓶的价格出来便一抢而空。”

      她双手接过酒盏,里面酒液果然清澈甘冽,酒香中渗透馥郁花香,闻之欲醉。一看便知是佳品,于是欣然饮下。

   “诶呀,果然是好酒。”她放下饮尽的酒盏由衷地赞叹,“很久没喝到这么纯冽清香的酒了。”

    “喜欢就多喝点,反正还有很多。”他勾着嘴角又替她满上一盏,声音中隐约带上了些许蛊惑的意味。

       审神者闻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弯起琥珀般的金眸,审神者坐在皎洁的月色下,由于客人到来而略施粉黛的脸孔相比以往要显得柔媚艳丽许多,真不知染上薄红后会是怎样的娇嫩,“我可以跟你一起喝。”

       最后一句落下后她似乎愣了一下,然而须臾间又忽然绽开笑颜端起了酒盏:

      “好呀,那就一起喝吧。”


TBC. 


新坑预告: 近期负能量爆发,憋了很久的怨念想发泄一下。想开个黑童话的坑,名字是《鬼爷爷》,梗是09年的惊悚奇幻电影《Coraline》。届时请捧场~(喂




 

 

     





评论(10)
热度(50)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