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3~4(all审向)

许久不上来,一口气来个长更。

女主是个慢调子的人(至少心态是这样),看起来散漫其实是个聪明人,很多时候为了自我保护一直玩装傻,就是不知道这种招数能持续多久。

一直都觉得栗田口们是最会照顾人的刀,只是有些往往苏得发黑......

又及 @稻妻月 亲爱的,你家闺女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审神者啊,真是又认真又可爱,满身正能量打造元气富农本丸......


守夜3

 

       作为最早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是对本丸中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但即便如此,很多东西依然让他觉得神奇非常。

       比如说这里的气候。

      按理来说整座本丸的每个地方都应处于同样的季节和天气中,但此处却完全不合常理:栗田口们的欧式蔷薇园以及三条刀派们的平安时代庭院阳光和煦;来派的小竹林一直凉风习习,夜间还有萤火在池边成群飘荡;左文字们居室是座别致的枯山水,那里一直白雪皑皑,苍绿劲松间点缀金黄腊梅;新选组刀剑们的院落则秋色烂漫,银杏金黄枫叶飘红.....至于最大的中庭则永远繁樱盛开紫藤飘香,茶花和杜鹃充斥小径两边,一片春意盎然。

      这一地多景的奇观太超出常识了,然而所有的诡异又都是理所当然。狐之助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本丸的一切都是依靠灵力产生的具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方结界笼罩的领地内,审神者就是造物主。

       山姥切每次看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只有想象力如此丰富的人才缔造得出这样的本丸。

他捧起刚摘下的大捧睡莲,那些散发着馥郁香气的花朵红白蓝紫黄粉青,五彩冰纷一片绚烂,不远处山伏和数珠丸正在庭院另一侧的荷塘里收莲蓬,粉荷摇曳间不时传来诵经声和爽朗笑声。这个湖心小筑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水生植物,每当烛台切和一期想做莲子羹和花茶时便会让他们收集食材。

       打刀盘腿坐在小舟上,扎完一捆后就划到岸边将花束浸入装满水的桶里保鲜,然后又继续划到湖心去收因为灵力重新开放的菡萏,如此往复不曾停歇。本丸人数众多,需要的食材也不少,必须尽可能多收一些。这并不是轻松的差事,所以尽管初夏的阳光很温和,他还是搞得满头大汗。

      “山姥切!山姥切!那懒女人找你!”当熟悉的嚷嚷声传来时他正打算上岸,长发打刀正朝这边跑来,急匆匆的模样让他头皮一紧。

     “小心!”他刚想提醒对方注意脚边已经来不及。

乒呤乓啷的一阵响后和泉守被那排装满花束莲蓬的水桶绊了个嘴啃泥。

      “诶哟哟痛死我了......”打刀揉着摔疼的屁股抱怨道,“啊!我的新卫衣!居然搞脏了!”

        山姥切上岸后把他拉起来,“你也太不小心了,什么事那么急?”

        对方支支吾吾地询问:“今天轮到你当近侍吧?能不能现在就去天守阁啊?”

      “......现在?”他有些奇怪,应该还不到交接的时候吧?

        和许多本丸不同的是,近侍的任务在这里是比较轻松的。其中一个负责照顾审神者的行动起居,另一个则协助监督日课及当番。而事实上本丸的运作完善非常,审神者也是喜静的人,于是多数时候这个任务基本会演变成:在主人的居室里休息并且帮她解决掉各种点心。算是公认的美差。

        一般来说和泉守是断然会充分享用近侍权利的,今日的举动实在反常。

      “她已经在本丸了?”

      “......恩,今天是现世的周末,刚过午饭就进来了。”

      “你惹她生气了?”

      “我没有!我只是吃了点樱饼,那个还是她给我的!”

      “......”

      “我......我提前交接还不行么!”

        对方别扭得很,问来问去也没搞清他的意图。和泉守本来就有些小性子,而山姥切也不是爱刨根问底的类型,于是最终还是做出退让。

     “那麻烦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整理一下,过会儿要送到厨房里当食材的。”他从面盆里捞起毛巾擦擦脸,“堀川也在,你跟他一起吧。”

        湖心龟岛上盘腿而坐的胁差正在清洗莲藕,看到他们之后热情地挥手:“兼桑!这边!”

长发打刀点头如捣葱似的答应了,提起水桶就跳上小舟,末了还不忘催促:“快去吧!”

    

 

        和泉守今天很奇怪,像在逃避什么又有些魂不守舍。

        山姥切到底不放心,顾不上换衣服就朝天守阁赶。发现周围并无异样后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走到她的房间那边,看到里面的情况后险险地收住脚。

        审神者处理事务的前厅是开放的,虽然狐之助一直觉得有欠妥当,但本丸主人认为方便所有人自由进出才是上策,因此移门一直敞开着。只要在前厅外里面情况就一览无余。

       她没在案头处理公文,而是躺在一旁的卧榻上,或许是因为太过疲劳的缘故睡得很沉。身上没穿那件贯常的蓝紫振袖,只披一件素色单衣,泼墨一样的黑发从身上蜿蜒而下,直蔓延到榻榻米上。

       而她的上方正盘踞着浑身雪白的付丧神,鼻尖离她的额头还不到半指距离。那双琥珀般的金眸专注地凝视审神者熟睡的面孔,里面似有幽暗的火焰在燃烧。见对方毫无察觉,他突然伸手抚上她的脸颊,停留片刻后缓缓下移,略过纤细的颈、凸起的锁骨,最后停留在隐约露出和服敞领的胸口。

       审神者的睡姿十分香甜,整个上半身都陷在柔软厚实的靠垫中,右手搭在腹部,左手则垂在榻榻米上,苍白的肌肤从半透明的纱质衣袖里展露出来,看上去宛如一朵初绽的玉簪花。她的呼吸缓慢而平静,柔软的胸脯毫无防备地微微起伏着,一派无忧无虑的惬意。

      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点在她的胸骨上,显得有些犹豫,然而最终却还是没继续向下滑落。他伸出双臂小心拢住矮榻上那具纤细的身躯,把头轻轻地靠到她胸前。

 

      山姥切全力收敛着自身气息,他透过门廊前灌木的缝隙远观这一切,心中五味杂陈。

      鹤丸国永逾距了,可他却难以出声阻止。

       他沉默地看着他们,门廊前那些粉白娇嫩的花簇宛如屏风般围在视线中,将屋中暧昧的场景衬托得宛如一幅风雅名画。太刀在昏暗光线下愈显得耀眼无暇,银发仿佛有生命般流淌光泽,和审神者的黑发交缠在一起,难分难解。他低头看看自己因为劳作而粘上淤泥和尘土的披布,某种久违的自卑缓缓爬上心头。

       鹤一样仙灵脱俗的付丧神,白衣华丽气质高雅,和沉睡中的娴静女子是多么般配。名刀与生俱来的倨傲和自信沉淀在风骨中,而自己这始终被不断比较挑剔的仿作,又怎能与之相提并论。

       就算被反复告之是自踏入神域以来最重要的羁绊,他也不会天真到以为自己是她心中的唯一,何况她这样灵力充沛的审神者,的确是不该被区区一柄仿作限制住视野的。

      她身边应该围绕更多稀有强大的名刀名剑,才能游刃有余地在时空的缝隙中独当一面。

      比如眼前这一位。

 

       打刀近乎自虐地远望屋内景象,良久后松开了一直紧握在刀柄上的手。他有些涩意地锁起双眉,最后却又满足地叹息。

 

 

守夜4

 

       “一期哥,番茄洗好了,要淖水切片么?”

      “恩,要跟生菜香草一起做沙拉的。”水色头发的青年笑得温柔,他正在灶台前忙活,浓郁鲜香正从锅里金黄色的鸡汤中飘散出来。一旁的平野和前田则在教新来不久的信浓处理生鲜食材。

 

       厚麻利地将那些蔬菜切片装盘,然后开始调制酱料。作为最早来到本丸的那批刀剑,他早已对炊事相当熟悉。虽说每天都会根据排班由不同人负责本丸伙食,但送去天守阁的食物总是比较特别的,每次都由栗田口刀派们单独负责。

       作为更容易获得主人青睐的短刀,他自认对审神者有较为深入的了解。她不挑食,也从不见她贪嘴,相比隔壁本丸那位口味挑剔得无以复加的主人算是极好伺候的。在刚开始人手不多的日子里,他和山姥切、鸣狐他们自行摸索出的饭菜堪称难以下咽,她居然也能面不改色地通通吃下去,忍耐能力令人瞠目。

       他绝对忘不了第一次吃自己做出来的饭菜时的感觉,自有了肉体后味觉便因为饥饿甚为敏感,这是以铁器存在时永远都无法体会的奇特感受。那时他只咬了一口做好的饭团就难受得几乎吐出来。

        因为估错烹煮时间,米饭还是夹生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么难吃的东西她居然还能淡定地塞进嘴里,甚至微笑着说很厉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审神者并不适合吃这些胡乱炮制的失败品。因为有很多次,他偷偷躲在暗处都看到她在深夜处理本丸事宜时捂着胃部紧锁眉头,喝了一杯又一杯水。

     “人类的血肉之躯是脆弱的,跟我们不一样。”他的兄弟药研对医理颇有一番通晓,“而且实话说,就算以他们的标准看,大将的健康状况也不算好。她身体底子差,还有严重的贫血症,需要好好补营养。”

       从那以后他决定认真对待每一次炊当番,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和同刀派的兄弟都在进行各种尝试和改进,直到烛台切和大哥一期到来后情况才有了很大好转。这两位太刀堪称全本丸最擅长烹饪的存在,或许因为在这方面特别有天赋,仅对几本精装菜谱略作了解就能施展厨艺才能,大大缓解了本丸的伙食危机。

      “一期哥,要不要做点甜奶冻给大将?上次膝丸殿说味道很不错的。”前田翻着冰箱,里面成排的乳制品琳琅满目。

      “她体寒,不能吃太冷的东西。最好还是喝点鸡汤补充体力。”一期柔和地牵起嘴角,同时不停地搅拌汤锅,“不过和泉守他们应该会很喜欢吧?做宵夜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大哥一期和药研是兄弟中最了解审神者身体状况的两个人。厚是相当佩服他们的,总是那么谨慎和仔细,将她的生活习性掌握得清清楚楚之后制定出最精准的作息表,安排得井井有条。饮食方面更是控制得严格,相比潇洒发挥厨艺的烛台切,一期更保持着一种医者态度,稳妥地避开一切对她健康有损的食材。每次叮嘱她进食时也是彬彬有礼,以最得体的臣子之礼获得她的应和。

       然而厚也有些同情审神者,打从第一眼见到这位女性他就觉得她是不太擅长拒绝的人,只要不踩到自身底线基本是对方说什么是什么。即便是经常大呼小叫的和泉守也总是频频由着他胡来,何况对着一期这样温温柔柔的性子,就更不善推辞了。有时明明不爱吃某些气味重的滋补料理,却碍着面子说挺好又慢慢地吃下去,结果往往换来药研更踊跃地尝试。

        这脾气好是好,可是太容易吃亏了。

        短刀看了眼火炉另一头焖煮着的药膳,心里默默叹气。这么腥的东西吃下去她受得了么......

      “诶呀呀,你们在准备宵夜吗?”天狗打扮的短刀兴冲冲地跑进厨房,红漆一尺木屐在石砖地板上敲出清脆的哒哒声,身后还跟着高大的薙刀付丧神。

      “今剑桑,有空来这边玩啊?想吃什么要不要我帮你们拿?”厚放下拌好的沙拉招呼到,他记得橱柜里有几袋刚从万屋买的什锦糖,于是拉开柜门。

      “不用麻烦啦,”今剑摆摆手,神色很兴奋,“不过你们能不能多做些点心?今晚有客人来呢!如果忙不过来的话我们再去喊光忠。”

      “客人?”一旁的平野倒吸一口冷气,似乎想起某些可怕的回忆,“不会吧......那个家伙又......”

      “别慌,”岩融急忙笑着安慰,“隔壁那位大爷可不会晚上来凑热闹。是主上的好友志津小姐,她跟她的随行刀可是老大远地从筑前国赶过来呢。”

      “据了解好像是根本不忌口的类型,你们随意准备点就好。”今剑摇头叹道:“诶呀,果然还是女孩子好伺候......我们去天守阁通知主人啦,刚收到那位小姐发来的纸符,大概还有一两个时辰她就到了......”

       志津?是那个被称呼为野田志津的少女审神者么?厚模模糊糊地回想起不久前轮值近侍时看到的资料,相片中栗色长发的女孩穿着红白巫女服,洋溢着跟自家主人完全不同的青春活力,她和身边的路奥守一起抱着刚收获的红薯笑得阳光灿烂。当时审神者看着相片还露出了极少见的欢快笑容,兴奋的神态和平日里的慵懒散漫大相径庭。

 

 

       今夜的天守阁和平日相比显得热闹非凡:走廊尽头摆着大型的杜鹃花盆景,枝杈上满是火焰般鲜红的花朵;屋檐下则悬起精致的纸灯笼,于夜色中散发出柔和悦目的光晕;而那些琉璃风铃在晚风中轻轻摇曳着,荡漾出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澈碎音......这样景色流光四溢,颇有些浮世绘才有的绮丽。

 

    “承蒙款待不胜荣幸,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还带着一丝稚气的脆嫩女声一板一眼地道谢着,声音的主人身着正统的红白巫女服端坐在客座上,举止端正得几乎能和最标准的礼节范例相媲美。她身后则坐着两位随行的打刀付丧神,也是恭敬得一丝不苟。

      “呀......跟我那么客气做什么?”即便面对重要的友人,审神者也是不变的散漫,女人微微弯起嘴角,绽开一个慵懒的笑容:“倒是你们,老大远地过来一定累了吧?不如先好好吃点喝点缓缓劲。”说着双臂微微用力从软垫中撑起身体,执起矮桌上的白玉壶替对方和随行刀剑倒上香茶。

      “真是受宠若惊......这种小事还是由我等自便吧。”身为审神者友人的少女很明白她特殊的身体情况带来的不便,急忙按住她的手。

     “哪有劳烦客人的道理。”女人倒是毫不在意,自顾自地为对方倒满茶水,“你们尝尝这藕饼和鸡汤吧,和果子也不错,是万屋甜食铺最近做得最好的一批货。”

       到底还是正执韶龄的少女,即便维持着再严谨的礼仪,面对年长友人的盛情也终忍不住活泼起来,“真是丰盛诱人,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阿蝶,不多吃些么?哪怕是小食也比茶水要来得果腹。”审神者身边是当日近侍次郎,身着花魁般盛装的付丧神压低声音悄悄地提醒道。相比食欲良好的客人,身为主人的女性似乎手不离茶,一直在笑看对方品尝美食。

     “志津她好不容易过来,这和果子又是她和近侍喜欢的东西,让他们多吃些无妨。”趁友人忙着将美食分递给随行打刀时,女人侧身笑道,“我可不能和后辈抢食呀。”

      “这......这真的行吗?”另一侧同为近侍的膝丸有些担忧,“主上今晚不是还要审阅狐之助带来的通告吗?饿着肚子的话......”然而他很快就被另一边的同僚以眼神制止了话语。

 

       或许是旅途遥远身心疲惫,少女审神者在饱餐后不久便先行告退休息了,“今日天色已晚,我等也不便继续打扰,待明日继续细聊,最近听到一些新消息,不知真假望请教前辈。”

      “恩......早些休息吧,已经专门为你们准备好了客房和温泉哦,”本丸主人笑盈盈地和友人道别,对方施礼过后便乐呵呵地拉着自己的路奥跟和泉守朝后院走了,末了还连连感叹女人体贴周到,急着要去享受。

 

     “你们今晚别在天守阁守夜了,去偏殿吧,”目送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庭院中,审神者沉默片刻后突然出声,“我腿脚不便,有你们在那位小姐万一有什么需要也能及时照顾到。”

     “可是......”薄绿发色的太刀吃惊得瞪大了眼睛,“主上这边怎么办呢?万一发生突然情况我们......”

     “本丸领地结界设了一层又一层,你们怕什么?”审神者好笑地以袖掩嘴,“放心好了,就算是检非违使在门外也进不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太刀的意思显然被误解了,他急忙解释,“主上让我们去那边守夜了谁来照顾您呢?”

       女人刚想开口回答突然有道沉稳又不失清越的男音插进来。

     “这里有我就行了。”

 


TBC.


下一回醉酒梗,很多事情借酒壮胆来得更方便点是吧(喂!


 @稻妻月  @Irisice  @吾妻阿玫 




评论(2)
热度(73)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