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2(山姥切X女审神者,all婶向)

       又加班到深更半夜,临睡前更新一章。

       和泉守嘴贱又嘚瑟,咋呼但是个好孩子,还是某些方面感知力挺强的孩子。可惜在平安老刀眼里依然远远不够看......

       其实私认为生活中有他这样的“损友”还是挺好的,跟他们相处可以放下面具表现得很真。

       总之还是共君一乐~

       前文链接


正文如下:


       或许是因为审神者的作息,这个本丸大多数的出阵和演练都集中在深夜。每当轮值的近侍把那个女人从通道里抱进天守阁后,当日的主力部队便整装待发,随后听从指示前往任务地图;与此同时另三支副队也开始远征。

       于是白天便成了非常自由的时间。一般来说早晨会比较繁忙,当番的会解决手头工作:比如喂马、种地、进行洗濯或是炊事等等;未当番的也会帮忙整理房间或维护庭院;至于手合的人便在后院空地对练一上午。等过了午饭就闲下来。若是轮到夜晚出阵或远征的就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没什么事的则开始放松,有的赏花喝茶、吟诗下棋,也有的三五成群饮酒猜拳,再有的打坐修行参禅悟道......总之各有所乐。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

       首当其冲的便是长谷部和药研。不知是不是所有本丸里的这两把刀都这样,至少和泉守基本没见到他们闲着。

       压切长谷部是惯把“主命”二字挂在嘴边的类型,天生就有极强的归属感和荣誉感,于他看来“遵从主的愿望和命令”既是刀剑的本分也是极大的荣耀;同为打刀的和泉守始终无法理解他为何对主人有如此狂热的激情,几乎完全和其机动成正比。

       而药研则是另一个极端。这个短刀将栗田口们善长照顾的特性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甚至比其长兄都来得老成。他对审神者的生活了如指掌,不仅是出行作息、饮食习惯、健康状况、着装细节......甚至连生理期这种隐私内容都一清二楚,细致得令人瞠目惊舌。

       和泉守不知那个女人怎么看待他们的,但这种事无巨细又充满迷之热切的态度着实让他不甚惶恐。然而本丸的主人却是个相当不会照顾自己的类型,加之态度放任,于是便越发助长了他们的执着。

       和泉守其实很清楚,女人压根对所谓的“任务”没什么兴趣,然而代表时空局的狐之助却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长谷部便逐渐成了本丸运作最主要的监督者,并且无时不刻地提醒她履行“审神者”的职责。他会格外仔细地将出阵、远征还有当番名单排好,然后做成细致的表格堆放在她桌前,带着一脸期冀等待她发出指令。

       于是面对这样的热切,哪怕她一脸倦容地回来也多半是即刻处理本丸事物。而药研则更热衷于管理她在本丸的作息,几乎事无巨细。什么时候该喝水、该小憩、该睡觉、该吃什么都颇有讲究,不得有误,简直完美主义到了极点。

       或许正因为这种前后夹击的提醒监督,一向慵懒的女人倒也把本丸料理得井井有条,不仅按照时空局的要求满了刀帐并且仍不懈地完成任务增加资源。实话说和泉守挺佩服她这种惊人的忍耐力和随遇而安的态度,换做是他大概老早就掀桌不干了。

     “你倒是有点厉害,处理日课的效率挺高嘛......”某一日见她核对本丸资源时忍不住发问,女人纤细的十指在键盘上敲得飞快,屏幕上各种锻刀资源和本丸日常开销即刻显示,左手边还摆着另一台手提电脑和一堆文件,似乎还在同时处理现世的工作。

      “......还好,熟能生巧而已,”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刚洗完的黑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由于未施粉黛,眼睑下方的阴影在苍白脸孔上略显深重,“相比我的本职工作而言真是轻松太多了......”

       “你在那边到底是有多忙......”他撇撇嘴接过她手里整理好的战绩报告,“每天都那么晚才回来。”

     “我也想早点进本丸啊,”她哭丧着脸,拉过手提电脑开始核对那些复杂的数字和表格,“可活儿太多了,只能带到这里继续做啦......诶......”

       和泉守有些替她难过,于是提议道:“你不如先睡一会儿吧,等精神好点了再处理。”

      “不,客户在那边等着,老板也在盯着,我得尽快把东西发过去。”她斩钉截铁地否决,方才的懈怠被收了个一干二净,面无表情盯着屏幕的同时键盘也敲击得更快了,不一会儿就将一旁的和泉守当做了空气。

       虽然和泉守并不清楚所谓的“客户”和“老板”是什么,但能把女人逼迫成这样的存在肯定远比那些历史修正主义者来得要麻烦,在安排出阵事宜时他还从来没见她有这么愁过。而且......

       她这种执着的样子还真是跟长谷部有莫名相似,让他觉得很恐怖。

       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懒散模样,结果瞬间就变得跟拼命三郎一样,简直无法理喻......

 

       当然和泉守无法理喻的还有很多东西,比如这个女人作为审神者时的选择,再比如她和时空局方面相处时的心态。

     “为什么当初要跟他们做这种交易?”和泉守指指她无法行走的双腿,“怎么看都很亏吧?”虽然作为付丧神还阅历尚浅,但他对时空局的把戏还是了解的,狐之助那边向来都喜欢做各种看似诱人实则让对方亏本的买卖。她居然舍得在神域里放弃一部分肢体能力来换所谓的“灵力”......

     “很亏吗?我倒不觉得啊......”她托着下巴陷在身后软垫中,原本怠惰的神情隐隐略过一丝窃笑,“反正我本来就不太喜欢动,这样也挺好的......”

    “真是搞不懂你的想法,还有,花这么大一部分灵力大兴土木不觉得很浪费么......”刀剑什么的战斗才是本分吧,普通本丸那样简单的格局就足够了,用得着那么挥霍灵力嘛......
    “兼桑你真无聊,”女人闻言嫌弃地挑眉,“明明很多人挺喜欢的,你什么时候能学学歌仙,懂点风雅的东西不好么?”

     “......”

 

      和女人争辩一向不是他的专长,因此他也懒得去跟她计较。平心而论,她倒也算得上是个好主人,几乎看不到一般审神者都有的严肃和苛求。

       从不为了某些稀有刀进行无止境的豪赌,也不会反复叮咛着出阵和远征,永远一副随意的态度,只有那只狐狸式神烦不胜烦时才敷衍地对近侍提醒两句。

     “强迫他人不是我的美学,”每次狐之助啰嗦地叮嘱她完成新任务时她总会例行公事地回答,“所以顺其自然就好啦......”

        除了管理上的绝对放任,女人好像也格外好说话。此人出手阔绰非常,主力队伍配备的一律是御守极,刀库面积不够了只要提醒一句向来是不眨一眼地向时空局提出扩建,至于短刀们喜欢的零食玩具、清光次郎喜爱的化妆用品、平安老刀们热衷的茶叶雅玩......几乎有求必应。上次烛台切只是提了句想尝试下新菜式就给他一套最新的精装菜谱......

       有关称呼好像也从没讲究,栗田口的短刀和胁差一直“大将大将”地喊,注重风雅和礼节的平安刀剑们则习惯性地称一声“蝶姬”,喊“主上”或是“主人”的话也可以,甚至喊她一声“阿蝶”或是“懒女人”也完全不在意......

       她到底还有没有主从意识......

 

      “审神者大人,太过随意的话并不利于管理,作为和您契约的刀剑,遵循一定的礼节是必要的,”每次看到他“女人女人”地喊她那只狐之助总是一脸受不了,“这样的话也有利于建立作为主人的威严,从长远看也能提高和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的士气和......”

        每当这时她总是开始找各种借口打断对方:“啊好麻烦......小狐狸我今天有点累了,先睡会儿啊......”

        随后便任由当日近侍和那只狐狸周旋。

 

         当然,硬性的要求还是有的。

       “出门时一定带好御守和刀装,中伤了就停止前进吧。”这话倒是经常听她提醒,一般是出阵前的叮嘱,“碰到意外情况千万别冲动,先回本丸再说。”

         她应该还是很重视他们的,虽然总是那样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而且......

       和泉守不自觉地摸摸身上的新款卫衣,这是之前随她去现世走了一趟后就很中意的服饰,当时只是多看了几眼,没想到之后就被她作为礼物送给了自己。再联想到经常借用把玩她梳妆用品的清光和乱、总是不缺零食玩具的短刀们、还有挑剔但总能得到满足的老刀.......这么多杂七杂八的要求居然在不经意间都能满足。

        或许很多时候她都很在意他们的想法,只是很少表现而已......

        他觉得心底有种热烘烘的暖意,就像刚喝下麦子茶那么舒服,于是忍不住帮在她背上披了一件外套。

        女人此时已彻底疲倦,趴在桌上睡死过去。

 

       “哟,小子你居然也会关心别人啊。”

         很活泼的声音,语气却夹杂年轻刀剑无论如何都没有的沉稳。随着那人到来,某种逼人的灵气似乎顷刻间充斥整个里屋。

         和泉守抬头,看到一身白衣的太刀站在那里,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双灿金色的眸子却看不出情绪。

        “鹤老头你怎么来了?”

       “今天轮到我作为近侍,难道不应该过来么?”太刀悠然踱到桌边,姿态轻巧地真宛如翩然的鹤,木屐竟没在地板上发出任何声音,“小子,你可以回自己房间玩了。”

         “......”不知为何,面前的鹤丸国永相比往常多了一种隐隐的强势,即便一直没大没小的和泉守都开始觉得棘手,“她都睡着了我还是多看着点比较好,而且现在还没交接.......”

        太刀倏然占据了他的视角,按住了他的手腕,“时间差不多了,早点休息也不错吧?”

        对方稍稍收紧了手指,比打刀更强的力量带来不可忽视的疼痛感。和泉守从那张依然微笑的脸孔上读出了隐隐的蛮横和威胁,某种熟悉的阴冷让他觉得有点发寒。

        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乖乖走出里室。末了,又不放心地回望一眼,发现熟睡的审神者已经被太刀抱到了床上,在对方的注视下依然毫无知觉地沉浸梦乡。

       莫名地就有点害怕那样的鹤丸国永,和泉守抓抓头掏出口袋里的排班表,飞快地朝本丸湖心小筑的方向跑。

     “山姥切——山姥切——!那懒女人找你!”



TBC.


 @稻妻月 下一回你家闺女就来玩儿了~

 

 

 


评论(6)
热度(60)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