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茗(1)(刀X主,莺丸X女审神者,玻璃糖向)

       给之前一张摸鱼的配文,也算是和《神域记》中某角色(未出场)相关的隐性番外。想写甜文感觉又偏离初衷的结果......

       文中背景脑洞汹涌私设如山,或许有若干苏雷属性。女主信息简要如下:

       名为水泽莲的审神者,俏丽的年轻女性,常以活泼的态度和大胆奔放的装束示人,近侍为莺丸。灵力中等但能懂鸟语,性格坦荡直白,毫不掩饰地表达出对莺丸的情感。

       具体设定可走此处: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a1f34e5

        暂且是自己心中的HE吧?总之玻璃糖也是糖......

        废话不多说, 贴图放文:


         


       她喜欢茶,爱喝,更爱品。

       茶具是温柔的浅青色,冰裂状花纹细密地盘踞在光滑瓷面上,勾出无限温雅的风情;里面的液体色泽如玉,热气宛如舞女般袅娜而起,弥漫一室馨香。

       仅是如此就已让人心旷神怡,更何况对面还坐着更胜香茗的男子。

他的发、他的眸,都如这杯中之水般碧翠,就连他的声音都似这茶香,熏人欲醉。

      “主上,请用茶。”他正捧起那盏诱人的茶,对她徐徐而笑。

 

        她痴痴地接过茶,然而目光却依然停留在对方身上。

      “您怎么了?”看她在傻笑,他伸手摸摸她的额发,“冷了就风味不佳了哦?”

      “看你。”她笑得很灿烂,眼神却分外认真。

      “比三日月还要老的平安老头,难道就值得主上如此中意?”他也牵起嘴角,语气中既有自嘲又有诙谐。

        她闻言随即掩嘴一笑:“它们说,莺丸比茶更好喝......”窗棂上还真站立着几只小巧鸟儿,看着他们叽叽喳喳个不停。

       果然,对面的人又露出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您啊......还真是......”

       她不顾主人仪态地欢快大笑,像小鸟一样扑到他怀里,茜色长发落在他翠色的衣着上,如同繁樱飘落绿草,美不胜收。

 

       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莺丸的呢?

       或许是第一次跟他喝茶的时候吧......

       年幼的女孩坐在廊下,正和落在身上的小鸟儿数天上的星星。

     “叽叽喳......叽叽喳喳......”小鸟拍着翅膀,告诉她云从哪里来,风往哪里去;还告诉她哪里的花朵最艳最香,何时的野果最可口。

     “一、二、三......”她一边听它们聒噪一边数夜幕中明亮的光点,数着数着就迷了眼,然后又重新数,一坐就忘了时间。

      秋夜天朗气清,冷风扫过单薄的衣着,凉气袭人。

她忍不住咳嗽起来,惊跑了小鸟;她越咳越凶,怎么都停不下来;最后她咳累了,没了力气,在手帕上染上一朵小红花后才大大咧咧地瘫坐在地上。

       有人把她抱起来,带进了茶室。

       没有责备,也没有叹息,而是熟练地摸出茶具,在她面前表演起来。

       她看着对面人行云流水似的动作,眼睛一眨都不眨,直到热气腾腾的香茗推到面前时她还在发愣。

       那晚的茶是她喝过的最好的茶,温暖馨香到无以伦比。

 

       于是,每当她背着其他刀剑溜到廊下数星星时,他就会为她烹一壶茶。她喜欢上了那清爽浓郁的茶香,也依恋起那茶一样的付丧神。

       就算没有茶,只要他在身边,就觉得像在喝茶。只要在喝茶,就变得很平静。

 

 

       她坐在妆镜前梳理自己的头发,角梳划过浅红发丝,带出一片滑顺;她哼着曲子,替自己上妆,镜中少女略显稚嫩的脸孔在胭脂粉黛的点缀下初露明艳;她脱下宽松舒适的单衣,换上俏丽的修身短打,紧扎的腰带里裹着盈盈一握的细腰,纤细敏捷如胡锋。系上金脚铃,蹬着高木屐,慢慢悠悠行走间自带花魁般的娇媚。最后一定要在鬓间戴上花簪,那样才是真真正正的美丽。

       她这样想着,微笑着拿起匣中的花簪,刚举到鬓边就忍不住轻咳起来,越咳越猛,脸颊泛起的薄红甚至盖过刚染上的浅色胭脂。

       有人从身后扶住她,花簪从掌心中被抽走时流过细微的凉意。茶的香气飘过来,和花香还有粉香渗在一起,飘忽得有些不真实。

       背上有一只手正轻缓地替她顺着,让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躁动的喉和肺逐渐恢复平静,只留下一丝隐隐微痛。她抬眼重新看向镜中,花簪不知何时已插好在鬓边,盛开的粉芍药花正舒展着层叠繁复的瓣,在发丝间弥漫开清雅馥郁的香。

       她小心地摸摸鬓边沁凉柔嫩的花朵,靠向身后男子:“谢谢你哦......”

      他不是他们中最高调的一个,也不是最热情的一个,或许大多数古老的平安刀自带那种悠然的文雅态度吧,可偏偏他就显得那么特别,就算她之前玩闹得再凶只有一见到他才会立刻沉静下来。

       总是想在他面前好好展现自己的形象,可事实上却总是既狼狈又无措,真说不清自己到底应该懊恼还是庆幸。

     “穿这么单薄会受凉的,”来了来了,果然是这种把她当小孩的口气啊,“一直咳嗽不停嗓子可怎么办哦......”

       可她喜欢。

      “真的咳猛了,莺丸就给我泡茶喝嘛......”她完全抛了素来的主从礼节,像小动物似的蹭了蹭他前胸的衣服,这是她惯有的撒娇动作,向来只对最亲近的人做。

     “真拿您没办法......”他的眼眸有些闪动,她似乎看到些近乎怜惜和宠溺的神色。抹茶色头发的付丧神似乎想起身把桌上备好的汤药给她,但最终还是任由她缠着陷入在软垫散布的榻榻米上。

       她搂着他的腰挂在他身上,看着窗外春景的眼睛有些发酸。


TBC.



 



评论
热度(22)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