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记(5)(又名《论本丸背后那些杂七杂八事儿》,刀X主,男审神者有)

年后来发长更~

当一个已婚大叔的公主病发作起来,后果是很严重的......

特别说明:并不是所有的狐之助都是抖M


正文开始:

        几天后时空局方面又开始联络我。

     “交接文件已经审批下来了,请过目。”还是在那家餐厅的同一个包房,加藤把一份协议书递到我面前,“如果没问题的话请在这里签字,我们会即刻为您建立正式契约。”

       我飞快地扫视着那本薄薄的文件,内容都是之前就已经了解的,包括工作内容、责任认定以及薪酬福利等,看完后合上封皮把它放在一边。

     “我记得你们之前有说过,签订正式协议前有什么要求是可以商量的对吧?”我支着下巴,询问对面那一男一女。

      “是,请问......”

       我端起茶杯:“我的本丸必须通电,而且要安装空调和地暖,另外需要随时能使用洁净的热水以及饮用水。”

     “没问题,不过这些费用会在您的薪酬中扣除,”加藤边做记录边进行说明:“不过在‘神域’中这笔费用不低,不少审神者会选择本丸内的火盆取暖,并从周边的天然水源中获取用水。”

     “我不在乎,”我在加藤给我的“本丸硬件设施要求”所有常见条目上通通打上勾,“此外,每周的工作日晚上我要水果和热茶,双休日两天各送一顿正餐。”

     “......恕我直言,您的这个要求其实可以去万屋解决,或者让手下精通厨艺的刀剑实现......”雅燃看起来很为难,“我们一般只对大的硬件设施负责......”

     “咳......没关系,”加藤制止了同僚,清清嗓子继续做记录:“既然您有这方面需求,那么我们可以通过狐之助这样的式神为您解决,当然费用可能还是需要自费......”

     “硬件方面的要求暂时到这里,”我掏出事先罗列好的清单:“另外我还需要贵方提供一个具有独立结界的房间作为我在本丸的个人空间。”

     “我明白您的意思,这样的空间其实在您之前已经为T先生设置好,您的房间除了您之外其他人未经许可无法进入。”加藤调出本丸的室内地图指给我看:“这间里室很宽敞,方位和硬件设施都很好,包括独立卫生间和小型厨房在内的空间都做了结界加固。”

     “最后一点,我要求贵方对我全面解除各种符咒的申领限制。”我把T给我的东西放到桌上,“就是这种能随时封印灵力的纸符,还有这种限制对方行动能力的纸符。”

       对面的银发女人只看了一眼后就直摇头:“这个要求恕不能满足,这一般是每半年由时空局通过狐之助下发的,每次是两张灵力封印符和三张定身符,目前没其他获得渠道。”

       啧,果然一到重点就开始不好说话了么......

     “但问题是,我的本丸和其他的不一样,”我翻开协议书的一页,一口咬定其中一行字:“何况这里也写得很清楚,‘上述情况适用于环境、灵力及运作情况正常的本丸’,据我所知,我要接任的地方已经不在这个范围内了吧?”

      “......话虽如此,可......”

       我将协议书推回他们面前:“既然是有问题的地方,那么也应给予上任者一些特权吧?”

     “其他要求或许能再通融一下,但这个可没什么先例,”雅燃秀眉紧锁,“而且之前T先生也没有类似的特权。”

     “我可没在求你们,”我朝她笑笑,抱臂靠在椅背上:“如果这个要求满足不了恕我难当此任,不过我猜再找一个愿意接任的人对你们来说也很困难吧?”

     “你......”雅燃有些沉不住气了,银牙紧咬涂得鲜红的唇:“您难道就这么放弃这个能保护令爱的绝好机会了吗?”

       我也不客气地回击到:“我就不信除此之外还找不到别的办法。”

       对这一点我其实也是没底的,可我向来不喜欢被人揪住软肋的感觉。就算最后谈判决裂,大不了另想办法便是,可若连基本目的都达不到,交易就是失败的。做这种亏本买卖可不是我的习惯。

      “好了好了......”眼看气氛紧张,加藤急忙出来做和事佬:“既然D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我们想办法满足便是。”

       “可前辈......”雅燃还想再说什么,但被他再度制止。

      “审批手续就交给我处理,你只管解决运行问题就可以。”加藤又将视线对准我,“您的要求我们都能答应,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请签字开始建立契约关系吧?”

 

 

       两小时后。

       终于到了所谓的“神域”。

       这里应该是两座山脚交汇处的一片平原,山不太高,密密地覆盖着茂盛的植被。眼下大概是春季,天空很蓝,晴朗得没有一丝云彩;平原也是一片青翠,零星点缀着各色野花。

       是个风景不错的好地方,可是当下根本没心情去欣赏。

       我看着挂在身上明显过大的衣物,急得直跳脚。明明在通道里还是正常的.......

       不远处正好有个小小的池塘,于是赶忙挪了过去。

       水面上一张男孩的脸孔正气鼓鼓地望着我,半长的碎发乱糟糟地垂在肩上,身上还挂着一堆过大的衣物。

        居然变成小孩子了......

      “真是狡猾的家伙!”我骂骂咧咧地数落着那两人,一进神域就消失得连影子都没有了,真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用这种拙略的方式来进行报复......

        可恶......这下可怎么办......

 

      “您.....您就是新来的审神者大人?”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惊得我几乎要跳起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狐狸?脸上画得还真是花里胡巧的......

        我眼疾手快地一把揪住它蓬松的尾巴,把它提到面前:“我是来接管那个叫T的本丸的,你是谁?”

      “痛痛痛痛......呜.......请快松手.......”那只奇怪的生物发出了悲鸣,在半空中胡乱扭动着身体:“在......在下是狐之助,是专门辅佐这个本丸的主人的......式神......”

      “你就是狐之助啊......”我恍然大悟地松开手,看它“啪叽”一声在草地上摔了个嘴啃泥,那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一时间忍不住大笑起来:“真像个吉祥物似的。”

        狐之助被我笑得手足无措,一张满是花纹的脸涨得通红:“请不要取笑在下,在下虽然只是个式神,但也能做很多事情的!”

     “哦?”我问他,“那你看看能不能帮我变回原来的样子?”

       那只狐狸围着我转了一圈,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这个恕狐之助无能,是审神者大人的自我交易导致的......您大概提出了一些超出标准的要求.......”

      “所以,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了?”我揉着它脸谱似的脸,面露凶相。

      “痛痛痛痛.......”它皱着脸,用两只爪子扒住我的手指:“这应该是只在神域内才会发生的情况,回到现世大概就能恢复了.......”

        我悻悻地松开手:“好吧,那你带我去本丸介绍介绍情况,顺便把那些符咒给我。”

      “符咒?可是狐之助没有收到时空局发下来的符咒啊......”

       “喂......”

      “痛痛痛痛........审神者大人请松手,狐之助猜可能您申请的是自动领取的取符方式,不如用灵力调取一下看看......”

        果然,只要默念符咒全名,就有符出现在手里,一连取了十张都没有问题。

        看来那两人没有骗我,申领限制的确是全面开放了。

      “您......您居然可以领到这么多符咒......好......好厉害......”那只看起来傻傻的式神又露出那种愚蠢的表情了,不过这一回倒是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好啰嗦,快带我去本丸。”我推推它,让它快点带路,“这周边的情况也替我介绍介绍。”

 

 

       跟着那小家伙走了大概有百来步,面前出现了一座朱红色的鸟居。

       鸟居被一簇簇怒放的杜鹃花包围,看起来倒是颇有气势。只是脚下的青石路似乎延伸至很里处的地方,莫名地给人一种奇怪的阴森感。

       以前于日本出差时听闻当地人说,鸟居是相当于中国牌坊一类的建筑,通常代表着神域或者异域的入口,如同一道门。设在这里面的本丸,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我觉得有点冷,裹紧并不合身的衣物捏紧了手里的符。

     “这里就由狐之助为您进行正式引荐,”那只小小的狐狸式神再次开口了,语气变得相当官腔:“欢迎您接任萨摩国C区MF00544本丸第十四任审神者,我们已恭候您多时了。”

     “动动我试试”?真是好大的口气......

       我下意识地去看那只时空局配备的腕式电脑,微型屏上正显示着我的审神者编号:“No.44944”,顿时觉得自己又有了几分底气。

    “.......想必您已经知道,这座本丸的付丧神大人不太一样,希望您能和您的前任一样英明,而不是重蹈那些失败者的覆辙......”狐之助继续在聒噪:“总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懒得听狐之助啰嗦,左手拎起它,右手捏着符一脚踏入那座鸟居。

 

 

       本丸就在青石路的尽头。

       原以为这里应该是个挺恐怖的地方,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一切看起来倒是井井有条。农田里的庄稼长得很好,日式庭院里的树木花卉也是郁郁葱葱,池塘里还养着锦鲤,应该是一直精心维护的结果。

       然而自步入鸟居开始那种隐约的阴冷感却始终没有消散。

      “有失远迎,您就是新来的审神者吗?”本丸主体建筑前,突然有个水蓝色短发的军装青年拉开了移门。

       我盯着对方的金眸和有别于常人的英挺气质,突然反应过来,这就是刀剑付丧神。

        看这个外形,是太刀么......

     “在下是一期一振,栗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青年模样的付丧神彬彬有礼地做着介绍,倒是没有在乎我衣冠凌乱的模样,“请随我入屋。”

       我也朝他笑笑:“那有劳了。”

       他脸上似乎略过一丝意外,但还是朝我伸出手,想把我抱进去。

       我摆摆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本丸的大广间。

 

       一期一振领我进屋后招呼刀剑们出来和我见面,我也询问了一些比较常见的交接问题,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为首那个身着深蓝狩衣的太刀一直保持着高雅的微笑,我知他是天下五剑中被誉为最美的三日月宗近,也是把年龄已逾千岁的老刀,想必在本丸中有很大的话语权,于是礼节性地朝他点点头:“我想请教三日月殿,这里的初始刀是哪一位?”

       听到这个问题,对方有些迟疑,那双映有新月的妖异眼眸中似乎略过一丝阴霾,不过随即便恢复了笑意:“老头子我到得比较晚,不过听闻应该是一位陆奥守君最先来的。”

       一位?我看看一旁刚从地里收完红薯的打刀,突然察觉出对方话语里似乎别有玄机。

     “好吧......既然如此,那请问如今这个本丸里管事儿的是哪一位?”我避开这个话题,继续询问一众端坐在榻榻米上的刀剑,那些形态各异的男性付丧神们个个都目光闪烁。

     “咳.......论实力与智慧,当属三日月殿为最强,在前任审神者在任时期就已满级,”一期一振向我建议到:“审神者大人不如选择他作为近侍......”

     “不,暂时还不需要。”我否决了这个提议,“这个问题我再仔细考虑一下,等决定好了再说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不少刀剑眼中似乎有种类似失落的情绪。

     “不过,有个问题不知道在场的各位能否回答,”我翻开放在案上的刀帐:“这上面显示本丸的刀剑已经齐全了,不过为何在场的刀剑人数与之并不符?”

 

 

 

      我坐在本丸中属于自己的里室内,反复琢磨着白天和那群刀剑交谈的场景。

       当时刀剑们解释说因为有两支队伍远征去了,所以出现在大广间的刀剑并不全。但直到日落都不见有队伍归来,显然那些付丧神并没有说实话。

       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要撒谎呢?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给您带点心来了!”那只狐狸式神叼着篮子过来时,我正在检查里室的结界,“东西请拿一下。”

       我打开结界的一角让它进来,“哟,小狐狸,你还挺准时的。”

       它累得气喘吁吁:“去万屋买的葡萄和花茶,还带了油豆腐回来,这是店家的找零。”

     “不啦,这些小判你就自己留着用吧。”我从篮子里掏出一份油豆腐递给它:“看你辛苦,这个赏给你。”

     “真的吗?谢谢审神者大人!”它两爪抓过油豆腐,激动万分地朝我直作揖:“唔......狐之助很喜欢油豆腐啊!可惜一直被小狐丸殿抢走......”

     “在这里你大可痛痛快快地吃,”我继续检查房间周围的结界,今晚打算在这里过一夜试试,不知道能不能安然无恙。

     “小狐狸,这玩意儿安全么?”

     “结界是本丸前前任审神者时期设立的,至少只要在结界里面,审神者都是安全的。”狐之助指指那层看起来如同光罩般的结界解释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您又怎能保证自己会一直不出里室.......”它小声地提醒道:“据我所知,前前任审神者也是因为一些原因出了里室于是......”

        我沉思起来,的确,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

 

 

 

       约莫过了午夜,突然感觉到里室的移门外有人影飘过。狐之助正团在一边呼呼大睡,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我警惕起来,但是并没有点灯,只是眯缝着双眼继续装睡。

       里室外的结界已经被我撤除,门外的人很顺利地就将移门拉开了一道缝。

        黑暗中,一双蓝绿色的眼睛亮得可怕。


TBC.


照例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渊月  @雨前響  @吾妻阿玫  @深夜里的烤肉摊 



评论(9)
热度(27)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