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满足(上)(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黑暗向,猎奇有请慎入)

      之前有被要求过100粉的正式纪念,现在来兑现。

      这是锅月亮肉(CP各位懂),烹饪过程艰难,调味料略重口。女主病态非常,当然三明也是黑得可以......

      不介意的读者欢迎阅读,感到不适的请及时退出,谢谢!

      分上下两篇,上篇神经质浓郁,下篇则有血腥猎奇属性,私设若干,再次提醒各位做好心理准备。

      先放上篇,下篇会很快更上。

      又及,这是正在填的另外一坑的番外内容,细心的或许能从中发现不少剧透线索,详情请走这边:神域记(1)

      

开始放文:


     自懂事起,她就明白自己注定不能随心所欲地活着。

     父亲说:“你是当之无愧的家族继承人。”

     于是,她被赋予“水树”的姓氏。

     母亲说:“你必须保持朝花一样高贵优雅的态度。”

     于是,她有了“朝雅”这个名字。

     从有姓名开始,她就只能成为“水树朝雅”。

      她活在家族最中心,一举一动都接受所有人的目光洗礼:艳羡的、嫉妒的、贪婪的、痛恨的、鄙夷的......无所不有无所不尽,而她回以的只能是最矜持的笑容。

      是的,她必须是高贵的,只能是重要的大小姐。

      所以,永远只能接受亲人们最礼貌冷淡的问候,包括父母。

 

      不是傻瓜,也并非天真,那些掩盖在恭敬态度下的情绪,她都是知道的。

       被称为“父亲”的男人有他的野心,威严的态度掩盖着对权力的追求,他需要血统纯正的继承人来巩固绝对的地位:于是从众多子女中选择了她。

       应该叫做“母亲”的女人堪称“夫人”的完美典范,偏偏有着难以言喻的自傲和偏执,丈夫并非她倾心的人:于是看向她的眼神永远带着六分冷漠三分厌烦,还有一分,是出于礼节的公事公办。

     “弟弟”长得很可爱,每次见面总是甜甜地喊她“朝雅姐姐”,离开不久后便和自己的父亲,她的叔父窃窃私语,计划着下一次再套出些有利于自身的消息。

       而那位一直拜访府上的“宇之郎”先生,始终都在她和她的父母面前大肆流露对她的赞美和向往,不过想必他真正向往的,或许只是婚姻能带给他的背景和力量罢了。

     “族人”在暗处的审视、“仆人”私下的传言、“朋友”之间的调笑......一切阴暗黏糊的情绪包裹在恭敬礼貌的外表下,如同带着一张张完美的假面,光怪陆离地呈现在她面前。

      他们或许觉得这样便能让她看不到。

      或许,即便看到了也无所谓,反正她的想法并不重要。

因为她是水树家的大小姐,只要她清楚自己是水树家的继承人就足够了。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和阿英独处,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疯子,她却依然执着地让她陪在身边,毫不顾忌周围人的目光;一直扮演着“完美的大小姐”,仅此的任性也无可厚非。何况阿英只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也需要一个不会对她带着面具的人来解闷。

      对所爱的男人献出了自己的全部,最后却被弃之如敝履,这样的经历总是在不断循环,谁叫那个男人是如此高高在上。

      谁叫那个男人是她的父亲,只能娶她母亲这样出身高贵的女人为妻。

      她想阿英应该是恨她的,恨她是她母亲的孩子。除此之外她觉得阿英也是爱她的,爱她是她父亲的女儿。

 

      阿英喜欢替她梳头,每当梳齿没入乌云一样的青丝时总发出迷离的感叹:“好啊好啊,这样清冷的美......注定会和你母亲一样,成为最优秀的傀儡。”说完便嘻嘻而笑,趋于疯狂。

       每当此时,她总会握住她的手,听她笑,笑累后便开始流泪,紧接着就是嘶声哭泣;直到最后凛野,她唯一的儿子闻声赶来,冷淡地说着“失礼见谅”后将自己的母亲带走。

       于是整个房间又趋于死一般的寂寥。

       可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她二十岁那年也终于结束了。

       骨瘦如柴的阿英躺在床上,病得气若游丝。她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希望能用仅有的温度驱散她的寒冷。

       女人在叹息,脸上却带着一如既往的迷离和疯狂:“生得一副好相貌,活得像具木偶人,哈哈哈......”

     “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礼仪风俗......无所不通......”她喘息着,伸出另一只手摸着她苍白娇嫩的脸颊:“朝雅啊,你被他们教得很好......好到只能永远带着和他们一样的假面具了呢......或许成为你母亲那样也不错罢......”

       说着竟又有泪水从枯涩的双眼中溢出。

     “可怜啊可怜......永远只能行尸走肉哈哈哈哈......”

       女人断气的瞬间,她觉得心底某个地方有缝隙裂开了,缝隙很快扩散,直至崩裂。

 

 

 

 

       “把灯灭了,”她坐在属于自己的里室中,冷淡地出声。

      “是。”男人一如既往地挂着优雅的微笑,灯灭的瞬间,黑暗开始在房间中弥漫。然而那双印有新月的双眸却越发清晰,流转出某种妖异的光。

       他就这么看着她,勾着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直到她最终朝他伸出双臂,才挪至她身边,将那具纤细柔软的身体压到胸前。

       她抬头,对那张只能用绝美来形容的面孔眯起眼:“现在给你拥抱我的权力,直到次日天明。”

        男人秀眉微挑:“既然是主上赐予的,必当好生利用。”说罢便带着她朝柔软的床褥间倒去,绀色狩衣铺天盖地地压下,华贵地占据视线。

      “我会温柔地对待您的。”他轻笑着,将唇印上她光洁的额,搭上振袖紧扎的腰封。

        她盯住那双带着莫测笑意的眼眸,忽然冷笑:“不用,想从我这里要什么,拿了便是。”

        何必像那些人一样始终带着处处迎合的虚伪面具。

      “您都那么说了,那么宗近也不再客气了,”听到这一句后他俯身,低低地在她耳侧呼气:“正好,上次在墨俣受的轻伤还未手入呢。”

       他弯腰时,身上的金饰发出叮铃轻响,她被他压在榻榻米上,知道最后的退路已经封死。

        不过也好,这样的直接了当,倒也省得她像那时一样再三揣测。

        看到她释然的表情,身上的男人索性彻底放下平日里的恭顺温和,轻车熟路地挑开那些复杂的扣结,最后将她白嫩的身躯从衣物中剥出来。他一手压住她另一手开始解自己身上层层叠叠的衣饰,当还剩下护肩和笼手时也终于不耐烦了,猛地将她圈进自己怀里。

       并没有初次时的细致准备,分开她的双腿后便直接屈身进入。身体被破开的瞬间,钝痛让她忍不住皱眉,紧随着冷汗便密密地从额头上沁出来。

      “主上很痛吗?”熟悉的男声从耳侧传来,一如既往的雍容。

       她在晕眩中努力睁开眼,借着从窗外投入的月色打量正在撕裂自己的男人:墨蓝发丝下是难以言喻的美貌,强健和优雅并存的体魄毫无瑕疵,就连那双妖异非常的眼依然透露着和平日无异的慵懒。

       不愧是天下五剑,连这种时候都能带着无懈可击的面具。

       那样完美,完美到可恨。

       她因为身上过低的温度而喘息起来,到底是跟人类不同的付丧神,即便有了肉身也是跟本体一样冰冷,无论是包裹着皮革的手指,还是喷洒在颈侧的吐息,甚至连白皙的皮肤,也因为月色而显得凉意十足。

       说到底本质只是名为刀剑的铁器吧....不过经历的时光倒是远超凡人,追随过的主人也大多赫赫有名身份不凡,想必像她这样渺小的人类,无非只是漫长时光中无足为奇的过客而已。

      可那又怎么样,哪怕是天下五剑如他,不是照样成为她的所有物。戴着和那些人同样的恭敬面具,维持着完美的礼节,只不过,他称她为“主上”。

       这些就足够了,一想到有朝一日也能随心所欲地俯视这样的面具,她就无比满足。

   

       他的目光和她对上,淡然地笑望回去:“您在想什么?”

       她沉默半响,突然挑衅地勾起嘴角:“我在想......你不过和他们一样,是个离开了伪装就活不下去的家伙......唔......”

       箍在腰上的手臂猛然收紧,如铸铁般掐得她呻吟起来。

     “哈哈哈,老头子我还真是被主上嫌弃了......”付丧神轻笑起来,身下的 动作却越发凶猛起来:“看来不认真点还是不行啊......”

       和方才截然不同的剧烈动作,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对方最后的温存也彻底消散。和付丧神巨大的体能差距让她只能如一片暴风中的树叶般随着他的动作不断飘零,身体被反复撞击、碾压,喉咙里甚至连喘息都变得断断续续。

       更糟糕的是,肉体被索取的同时,灵力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失,被对方大量汲取。

       如同缺水搁浅的鱼,濒临死亡。

      真是不客气的家伙啊......果然,露出真面目了么?

      她却觉得快乐非常,纤细的十指尽情地抓挠着身上人的后背。

    “哈......哈......看啊,那么贪婪,还如此伪善......”

    “装什么装......明明想掠夺我、伤害我,却一副恭敬做作的嘴脸......呵呵......有本事来啊,直截了当地击败我便是......一个个都是虚伪的懦夫......”

      对,就像这样把那些令人作呕的假象扔开,狠狠地弄痛我便是。

      视线逐渐模糊的同时,阿英的脸孔却逐渐清晰,她对着她炫耀般笑起来。

      你看,我终究还是变得比他们更强了,强到让他们不得不撕破面具。

      她得意地、嚣张地陷入意识脱离的黑暗中。


TBC.


最后一如既往地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渊月  @雨前響  @吾妻阿玫  @深夜里的烤肉摊  @鹤野 

 



评论(16)
热度(70)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