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记(4)(又名《论本丸背后那些杂七杂八事儿》,刀X主,男审神者有)

       不知不觉竟到了100粉,最近忙东忙西也没出什么贺图.......ORZ

       不过存货还是有的,放点出来算是略作表态(喂!

       结果到最后只是徒增当爹的烦恼,压根没有进本丸和那群刀剑正式交锋

     前几张链接:神域记(1)

                          神域记(2)

                          神域记(3)

                          神域记男主人设

      废话不多说,赶紧的来一发:


       

        雅燃回来的时候,师傅刚给了我一些茶水点心,让我去后院玩。

      “万屋新推出的和果子,还有抹茶,要尝尝吗?”我把东西摆在樱花树下的小石桌上,朝她打招呼。

      “要!当然要!”一听到有好吃好喝的她立刻就过来了,完全没有巫女该有的矜持。

      “第一次正式出兵,进展如何?”

      “还能怎么样?自然是跟前辈汇报审神者的日常工作,然后再继续寻找符合条件的候选人呗......唔,这和果子好像是盐渍樱花做的,好吃!”她吃得有些急了,那些甜腻软糯的点心堵在喉咙口,差点咽不下去。

      “大小姐你可慢点,这里没人跟你抢,”我替她倒了些抹茶,又按不住心头的好奇:“你们还要找审神者候选人啊?时空局不是会定期在现世指定的人群里发出邀约的......”

      “你傻啊?现在溯行军和检非违使那么猖獗,隔段时间就爆出那么多审神者的阵亡名单,光靠现世那些所谓的‘神社’、‘道观’和‘除魔世家’供出几个人又怎么够!”她朝我白了一眼,大口大口地喝着热气腾腾的茶:“何况很多人都是要继承家业的,根本呆不久,而大地方的候选人又不能去那些危险的本丸和战场,时空局也不想得罪他们呀。”

       “所以,你们就找具备足够资质的普通人咯?”

      “是啊,不过难度可不小。这边的事情在大多数人听来压根就是唬人的,基本没几个会相信。”她苦恼地抓抓头,朝我甩来一张名单:“你看,我这个月的业绩还没达标呢!才找到三分之一的候选人,还不知道他们肯不肯加入。”

      “......愿意任职的女性似乎更多点的样子,可我记得审神者的男女比例必须是均衡的......”我翻看那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一堆女性的名字。

       被我这么一问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打哈哈:“诶,我可学不来前辈那种威慑力和谈判技巧,不过哄哄小姑娘还是有把握的。给她们看看付丧神的画像和资料成功率会提升不少,人嘛都是视觉生物,年轻女性谁不喜欢既漂亮又强壮的男人,能忽悠一个是一个了嘿嘿......”

       我看她脸上足以称得上“阴险”的表情,忍不住鄙视道:“我怎么觉得对面坐着个人贩子......”

      “臭小子!姐姐我容易么!亏我还给你带了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回来!”她闻言又暴跳起来要打我,可这一回我早有准备,在她刚扬起胳膊时就躲得远远的。

      “算了,不和你小子计较。”她叹了口气,继续端起茶杯:“说起来,这回也有收获,原本一直让前辈很头痛的本丸终于找到继任者了,而且还是个灵力强得离谱的类型。”

      “哦?你们是不是在‘中国’的哪个寺庙或者道观找到了某某大师的徒弟?还是说,你成功忽悠了一个灵力高强的少女候选人?”

      “都不是!”她摆摆手,“是个已经有家室的中年男人,原本是陪同我们负责维护的审神者来的,一听到自己女儿也在这边任职就按耐不住了。”

      “......你们肯定用了威逼利诱那一套。”

     “我们也没办法啊,审神者一直嚷嚷着要卸任,本来已经跟上头提议让这个本丸自身自灭得了,结果上面居然不肯,大概是觉得放弃一个刀帐全满又高练度的本丸太可惜,一直勒令我们必须保证那里有审神者......”她整整自己的衣裙收起名单:“反正他愿意来也没什么不好,我还打算过段时间申请现世常驻人员呢!现在当然要努力点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你们也真是的,拿这种事去哄别人进来。我说你就那么想待在现世啊?”我摇摇头,对她的看法不置可否。现世的确繁华又发达,但在我看来这边也有这边的宁静太平,没什么不好的。

      “切......像我这种孤儿又没父母会担心,我当然得替自己多想想了。”她耸耸肩,“你倒也奇怪,明明跟我一样没爹没娘的怎么净帮他们说话。”

       谈话突然中断,每次谈及这个话题我们周围的气氛就会沉默下去。我和雅燃有很多不同,但在这点上却有罕见的共鸣。

       虽然是个孤儿,但我的日子基本还是快乐的,因为我有一个好师傅。但老实说很多时候我还是会想东想西,想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为什么把我抛弃在这里,想多了也会难过,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这种感觉会特别强烈。我相信雅燃只是表面上嘴硬,从听到她有时偷偷地哭就知道她也是渴望亲情的人。

       只是,她打算在现世生活的决定,真的明智吗?

 

 

 

 

       从那家餐厅结束谈话到现在,我一直都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一方面是气这笨丫头居然背着家人去干这么诡异的工作,另一方面是觉得自己被对方摆了一道不说,还受到了不小的威胁,实在是很不舒服。

       在那份接任协议上签字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或许做了一个很糟糕的选择,可是无论对方颇有深意的表情还是眼下的情况都让我不得不顺着他们的意思来。

      “D总......您真的打算替我接管这个本丸吗?”T开着车,同时小心翼翼地询问。他的表情很奇特,既有放下包袱的快乐又有强烈的内疚,活像颜料盘打翻在脸上一样。

      “没错,”我坐在车后座划拉着外套的扣子,“我可不放心那丫头,她那么笨,还是有人看着点比较好。”

      “其实我在那边经常见到令爱的,她的本丸运作得挺好的,再说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您其实不用......”

      “啧,你早就知道她在那边怎么不告诉我......”

      “......我也想告诉您啊,可之前已经答应了令爱保密,她怕您知道了会担心......”

       “......你到底是听这笨丫头的还是听我的?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不说!”

       “是是,我错了。可是作为下属我真的想提醒您再三思一下,在签订正式协议前还可以反悔的,毕竟这分差事可不像说的那么简单。”

       T的话我又怎么会不懂,即便他不响,单凭对方反常的态度也能断定这件事水很深。我有预感T的本丸很特别,而就冲这一点也不能坐视紧邻的笨丫头不管,万一受到波及可就麻烦了。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你别多想。”

     “......D总,既然您决心已定,要不要去我祖父那里走一趟?”

     “你祖父?”

 

      

       T的祖父住在市区西边的一栋老公寓房里,车子开过去倒也挺快。小区绿化不错,也很安静,值得一提的是旁边还有座小庙,从小区内部还隐约听到和尚的诵经声。

     老人年纪很大了,但精神相当好,看到我们来后也很高兴。

     “爷爷,这是我公司领导,这次和我一起过来看望您。您最近还好吧?”

     “好好,我这个老头子住在这里信信佛念念经挺好的,倒是你们老大远的赶过来,实在是辛苦了......”

       我把买来的水果和补品放在桌上,朝老人打招呼:“老伯您好,这次来想向您请教点问题,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听闻此言,老人倒茶的手停了停,片刻后笑笑:“哦,想问‘神域’里的事对吧?看来肯定是小T说了些什么......”

     “没错,其实是我接下来要接替他在那边的工作了,所以想事先了解一下情况,听T说您在这方面很有见解,所以......”

       老人把茶水点心送到我们面前,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样......那接下来可要多多担当了呀,辛苦辛苦。”

      “......老伯,审神者的工作很危险吗?”

      “这得看是什么本丸了,”老人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摊开来:“这是我年轻时在那边任职的记录,你也看看吧。”

       纸张有些泛黄,想来时间已经久远,里面全是有关本丸事宜的记录。我随便翻翻,发现里面有不少精细的彩色工笔画,画的都是不同的男性,栩栩如生。那些男性样貌姿态各异,孩子、少年、青年、大汉皆有,个个容貌出众还配着武器,乍一看活像翻开了英雄录。

      “这些就是本丸中的刀剑,”老人带上老花镜,指指那些画像,“确切说,是刀剑幻化出的付丧神。”

      “付丧神?”

      “是的,日本人相信器物若常年吸收天地精华或感应到灵气就会得到灵魂,甚至获得人身,被称为付丧神,位列神道教中八百万神明的末席。”

     “也就是说,时空局是借用审神者的灵力让这些刀剑化形,然后驱使他们去战斗了?”

      “没错。这些都是历史上各种名刀名剑,有些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存在的,而有些则在漫长的时光中消逝或仅仅只是个传说。”老人指指其中一位身披明黄外袍的白发男子:“比如这位小狐丸,就是传说中刀匠三条宗近在稻荷神帮助下打造的神刀,当然迄今为止现世中也是无人见过本体的......”

       “可他为什么......”

      “这就是时空局厉害的地方,”老人继续道:“在神域中,只要审神者通过灵力对付丧神进行召唤就能让他们化出人形,无论他们的本体是否在现世真的存在。这些刀剑付丧神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分裂出若干分灵进入一些本丸和审神者们契约,成为不小的战斗力。当然,审神者也是要用心去培养他们的......”

       “听起来倒有点意思......”我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些画像,虽不是练武者,但身为男性还是对刀剑这种冷兵器还是颇有好感,“他们长得都不太一样,是不是和本体有关?”

      “不错。一般来说,短刀会化作孩子,胁差则多以少年姿态出现,至于太刀,一般会是器宇轩昂的青年男子.....”老人一点点耐心地解说,“总之因为刀种和流派的不同,付丧神的形态也是不同的。作为审神者要学会善加利用每个刀种的优势,在不同的战场发挥作用。”

      “想必战场很危险吧......”

     “战场的确是危险的地方,不仅会遇到溯行军,还会遇到检非违使。如果刀剑的练度不高,本身又缺乏经验错判了战局,是很容易丢掉性命的。”T忍不住插话进来:“当然啦,对于练度高的本丸这些都不是问题,哪怕遇到堕落刀剑也不用害怕......”

      “堕落刀剑?”

      “就是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游荡在外结果被瘴气侵蚀的无主刀剑,”T朝后翻了几页,给我看一张画像,里面的怪物浑身漆黑腐烂,身体间还扭动着触手般的骨质物,“当然,如果能用灵力净化也能和他们签订契约的。”

       我觉得有些恶心,赶快跳过这一页翻了过去:“好吧,我会小心一点的......”

      “其实D总,这些在我的本丸都不是问题......”

      “怎么了?”

       T欲言又止地看了我半响,最后还是说了实话:“我那个本丸很特别,里面的付丧神有些难相处......”

      “您在餐厅时也听到了吧,我这个本丸可是整个萨摩国区有名的危险......其实在我成为它的审神者之前,已经有十二个人莫名其妙地在里面死亡或者失踪了,任职时间最短的不过半个月..... ”

      听闻此言我顿感不妙:“这......”

    “您以为审神者的危险主要来自战场是吧?可其实在本丸中也并不安全,”T突然脱了外衣,在我面前扯开自己的衬衫,“您看,这就是我刚上任时的遭遇。”

      他的左胸距离心脏几公分的地方,有一道可怕的伤疤,看上去几乎是致命的。

      “这是......你的刀剑做的......?”

      “是啊......听说我本丸最先的主人是个出名的战斗狂,暴戾十足,经常让刀剑重伤出阵甚至碎刀,结果被下属们群起而攻之死亡,之后这群付丧神就对审神者敌意十足呢......”他突然压低了声音:“所以我推测,前面那些人应该都是被他们用各种手段杀死了......”

      “那你.....”

     “我祖父给了我这个,”T指指脖子上的一块玉珏:“听说是家传的一件灵物,是某位快圆寂的高僧开过光的东西,那次也是靠这个捡了条命呢!他们怕它的灵气。”

     “他们不是神么.....但听你说来怎么倒像是妖怪......”

     “诶呀呀,小D啊,你大概对日本神道教不太了解。这所谓的付丧神可跟我们中原文化的神不太一样呢,讲穿了其实更贴近‘物久成精’。你想想,这些都是见过血的凶器,成了精后有多危险啊......”老人看起来十分严肃:“严格讲审神者可是在跟一群妖怪打交道,原本只是铁器的状态倒只是死物,可一旦有了灵魂有了人身就不同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欲望,你可千万得小心了......”

       “可不是嘛!换做男性审神者倒也算了,要是那些姑娘家,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被不怀好意的刀精盘问出真名神隐了,我看啊那个叫雅燃的女人多半是哪个出漏子的审神者和某个付丧神的产物......啊.....”T滔滔不绝地插进来,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后急忙住了口。

       我在旁边听得如坐针毡,心里直把时空局的那两人骂了个彻底。如果真是这样,那小蝶的处境可谓糟糕透顶。

        就论这一点,哪怕再危险我都必须去接管那个本丸。


TBC.


==============================================

最后还是借助多嘴的T泄露了部分ZF工作人员的秘密,

雅燃和石川到底是何许身份,应该已经很清楚。只能讲时空局(ZF)能利用付丧神的力量去对付那些敌人是聪明的做法,但却完全没考虑到很多后遗症。在这样的环境中意外诞生的一批人的确是很艰难的,很多人对他们的看法也谈不上友善,只能自己想办法另谋出路。

之前有基友问起石川父母的事情,或许之后会通过一篇小番外来回答这个问题,请届时观看www

最后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渊月  @雨前響  @吾妻阿玫  @荼白

 @深夜里的烤肉摊 









评论(4)
热度(19)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