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记(3)(又名《论本丸背后那些杂七杂八事儿》,刀X主,男审神者有)

       隔了好久的一发,趁着过年来来更新。

       可怜天下父母心,因为担心不靠谱的女儿当爹的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卖了。

       时空局的工作人员真的挺懂营销理论,居然把一个看起来颇有问题的本丸就这么推销出去了......

       前文地址:神域记(1) 

                        神域记(2)


正文如下:


       

       进了那家餐厅后,T熟门熟路地把我领进一间事先预定好的包房里。包房的位置很不错,虽有些偏僻但很安静,布置也十分雅致。换做平时,我大概会稍作欣赏,可眼下T的反应实在让人忐忑不安:他一进门就支开了侍应生,并且锁了房门。

       桌子对面是一男一女。男人约莫三十多岁,个头相当高大,肌肉发达的身材让我联想起厨房里的西X子双开门冰箱。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严肃的氛围,从五官、神态、动作......甚至连那身铁灰色的西服都带着公事公办的刻板,活脱脱一副谈判者的姿态。

       相比之下旁边那位女性可就大不相同了,身段窈窕,着玫粉色洋装和同色的高跟鞋,涂得鲜红的嘴唇勾着娇媚的弧度。只一眼就让人产生“鲜艳欲滴”的感觉。

        那么南辕北辙的两人居然是搭档,倒也少见。

      “加藤先生、雅燃小姐,中午好。”T清清嗓子,从背包里摸出一个文件夹递了过去:“这个月的战绩,请收好。”

        加藤?雅燃?是日语的名字?对方什么来头?

      “T先生辛苦了,我们已及时向上级汇报您反映的情况,希望能及时解决。”那个叫加藤的男人有些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请问这位是......?”

        “实在抱歉......没事先说明就带了同行者过来,望请谅解。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D先生,是我在现世工作的上级,他也对本丸的事情很感兴趣,希望略作了解。D总,这两位是协助我在‘那边’工作的时空局专员。”

        现世?本丸?时空局?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一头雾水,可眼下只好配合这小子暂时演戏,于是我故作镇定地和他们握握手:“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或许是我的演技还算过关,对方倒也打消了疑虑:“既然是T先生的熟人,相必对我们时空局的事务有所听闻,有什么问题就请当面提问吧,能解答的我们会尽力解答。当然T先生的一些事还是要仔细洽谈一下......”

          ......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我总算大致搞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T大概是应了一个名叫“时空局”的异界政府征召,去那边担任名为“审神者”的工作。工作内容是收集并且管理一群名刀名剑幻化的付丧神,通过签订契约获得他们的力量去和名为“溯行军”以及“检非违使”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以保护现世历史以防被篡改。

       实话说,这真的很像某些奇幻小说里天马行空的情节,但无论是昨晚小蝶的事情还是眼下谨慎严肃的氛围都让我不得不开始相信他们谈话的内容。

       T看起来不太好,显然是在那边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他一直都在和那位加藤先生交涉,可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多要求都被礼貌却毫不留情地驳回了。

      “虽然提前申请卸任是不符合同规定,但两位也很清楚我在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本丸吧!我敢说在整个萨摩国区它都是数一数二的诡异,而贵组织也已将其列入高危本丸名单,显然已经不符合同上所指的‘本丸情况正常’的条件吧!”

     “您说的没错,我们会酌情给予您更多的薪酬和补偿,但提前卸任的条件还是恕不能答应,何况以现在的情况进行契约转移风险很大。”

      “这已经是我在这个本丸工作的第三年了,接下去我在现世的事务会逐渐增多,实在是无法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继续工作了......”

      “对您的遭遇我们表示理解,我们可以放宽您对各种符咒的申领限制,并且定期提供一流的防护措施,但......”

          ......

       一想到这小子前一阵子还说找到了对象,正盘算着结婚组建家庭,我在旁边听着都开始同情起来。想必他在的那个地方肯定很危险,否则也不会迫不及待要退出了。

       不过比起这个,当下投注在我身上的目光让我有些不舒服。

       是那个叫雅燃的年轻女人。

       明明长得很标志,着装也端庄得体,但总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在这温度适宜、光线柔和的室内她还是戴着贝雷帽和墨镜,气质也隐隐透露一种说不清的妖媚。

       脑海中突然闪过“狐狸精”这三个字......

       从见面开始她躲在墨镜后的视线就一直粘在我身上,专注得快要盯出一个洞来。

 

       在另一边的谈话陷入僵局时,我清清嗓子出声了:“抱歉插一句,这里的空调开得挺高的,雅燃小姐不如把帽子和墨镜脱下来吧。”

        对方大概没料到我会这么直接,反倒陷入了犹豫中。

        名叫加藤的男人看看我再看看T,最终还是对搭档点点头。

       她摘下帽子和墨镜的瞬间,我还是没忍住惊异的表情。那样的发色和瞳色实在是太异常了,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D先生请别见外,雅燃小姐她虽长相特别,但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请尽管放心和她交谈便是。”

      “......抱歉,实在是太冒昧了。”

      “无妨。倒是我一直对您目不转睛,是失礼在先.....不过您介意伸出手腕让我探测一下灵力吗?”她的声音就跟她的长相一样娇嫩,却隐隐有种被压抑住的活泼。

        我也挺好奇她说的所谓“灵力”,于是伸出一只左手递给她。

        她轻轻搭上我的手腕,片刻后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不......不,没什么,”她突然回过神,收手朝我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没什么不正常的......”

        可她接下来的反应可真是有些不正常。

        我看到女人朝一旁的加藤轻声耳语了几句,对方就立刻将目光对准了我。

 

        接下来的事情很突然,那位加藤先生的态度一下子变了:“T先生,您看这样如何?要是我们找到了接任者,就满足您的要求。”

     “接任者?开什么玩笑!这样的本丸灵力是A级以下的的审神者根本就活不过一周吧?!何况就算有这样的人,有没有这个胆子去接任还是未知数呢!”T看起来相当激动,急得快要拍桌子了。

     “您先别急,请容许我们和您的朋友D先生单独谈谈再说吧。”加藤看起来依然不急不躁,只是朝我伸出了手:“您不介意吧?“

 

       “您的灵力真是出乎意料的强大。”房间外的安静过道上,那个叫雅燃的女人先开口了:“至少以我的感觉来说,起码是S级,而且相当犀利。”

       “灵力?那是什么?”我现在已经开始习惯接受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那是一种身体能量,通常寄宿于血液和细胞中,当然在现世是没多大用处的,但到了我们那儿可是相当重要呢。”

      “现世?指的应该是现在这个时空对吧?你们那里又是什么情况?”

      “简单讲是独立于现世以及任何过往历史的时空,由我们时空局管辖,但也存在很多妄图修改历史的敌人。所以我们需要大量审神者来与之对抗,一般会从现世挑选灵力高强或非常特别的人类来担任这个职位。”

      “根据你们的说法应该是以自身灵力和刀剑定下契约关系,然后获得战力来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对吧?不过很抱歉我根本不会舞刀弄剑,你们找错人了。”

      “D先生,您误会了。审神者有无战斗技巧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刀剑付丧神都是以人形出现的,只需考虑如何驱使他们挥剑即可。不过相对的这会消耗契约者的灵力,因为不管是让他们现形、战斗还是在损伤后手入都需要大量的灵力补给。”

      “所以......”

      “您也看到了,T先生已向我们提出了卸任申请,可他的本丸不能没有审神者,既然是他的熟人,所以我们想询问您是否愿意接任他的工作?”加藤单刀直入地提出了邀请,“请放心,无论是薪酬还是待遇都是很优厚的,很多要求也能进行洽谈协商。”

        我向来不信天下有免费的大餐,何况这两人的态度未免也太过急切,实在很猫腻,于是立刻做出拒绝:“承蒙欣赏,可我并不想接受这样的工作,我在现世生活得很好。”

      “D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据我刚才探查,和您有血缘关系的某人似乎也在我们这里担任审神者呢,”见我态度坚决,那个叫雅燃的女人又出声了,她弯起了那双石榴一样鲜红的凤眼:“而且她似乎也在萨摩国C区,离那座本丸相当近呢!”

         话音未落我只感到血液猛地冲上大脑:“你说什么?!”

         不知为何,某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突然强烈到可怕,我下意识地询问:“那个人的名字是什么?快告诉我!“

       “很遗憾,目前能告知您的只有政府授予此人的代称。她在神域里被称作‘霾蝶’,真名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是不能透露的。”雅燃边转着腕子上的手环型电脑边告诉我搜查到的信息。

         霾蝶?啧......难道说这笨丫头......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万一这只是个巧合呢?

        “那您看看照片总有印象吧?”加藤将调出来的资料投影在我旁边的白墙上,在看到女儿熟悉的面孔后,我彻底沉默下去。

       “是您令爱吗?真是一位可爱的小姐呢,根据我们的信息,她的本丸情况相当不错,”加藤严肃的面孔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您就不想和她一起在神域中担任审神者吗?”

       “不想!”我心如乱麻地回答到,“有劳你们告知,我会回去跟她确认的。”说完就想推开包房的门收拾东西走人,可手刚搭上门把手就被加藤按住了。

      “您想让她离职卸任对吧?”男人的力气大得可怕,语气也显得高深莫测,“不过很遗憾这是办不到的,一旦签订了契约,就无法随意断绝。”

      “你们想干什么!”我咬牙切齿地盯着他,“要是敢对她做什么的话......”

      “这是硬性的规定,每一个审神者都必须遵守。”对方依然态度自若,       “我们也没有逼您,一切都是自愿的。我想您也知道这个工作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如果身为父亲的您也能加入的话岂不是更方便保护她了吗?”

       “......”

       “您看,T先生的本丸就在萨摩国C区东南方向,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就是令爱的本丸。这片区域虽离中心地带略远,但胜在宁静秀丽,而且分配的土地面积也相当大。本丸设置有直通万屋和主街道的传送门,也不用担心交通问题......”

     我听着对方异常热情的介绍,顿感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


TBC.


 @Irisice  @稻妻月  @渊月  @雨前響  @吾妻阿玫  @鹤野 



评论(20)
热度(21)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