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5) (《妄自菲薄》番外,刀X主,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历史向有,暗堕有)

    最近工作学画干刀郎,几乎快分身乏术,终于抽空能填坑,赶快来更新......



       落单的付丧神若是遇到一群敌刀会怎么样呢?
       灵活些的如短刀或胁差,也许能借高机动躲过敌袭进行突围;若是打击居上的太刀和大太刀则只能背水一战了。只是无论哪一个,想在这样的包围中脱身都是困难重重,多半寡不敌众最后成为一堆废铁。
        何况还必须保护这样一个弱小的人类。

       片刻后,溯行军中的一把短刀终于按捺不住冲了上去。龙形的骨架朝打刀付丧神的肩头飞扑,却在靠近的刹那被一剑劈碎,与此同时另一把敌短刀也到了他右侧,然而在砍掉部分刀装后也被一下解决。

       整个过程迅速得令人咋舌,打刀干脆利落的刀法不带一丝犹豫,虽无太刀的攻击有力,机敏程度却几乎能与胁差媲美。那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果敢显然是实战刀的特质,没有任何花式却直击要害,自有一种凌厉的风度。在消灭掉两个敌短刀后剩下的溯行军似乎也有些犹豫,拉开一段距离不再鲁莽上前。

       付丧神依然保持着高度警惕,僵持中又悄悄地对身后的审神者说了句什么,只是不一会儿她的头就摇得拨浪鼓似的,把他抓得更紧了。

       主人的反应让他很无奈,只能叹息着用自己的披布把她藏得更严实。

       很快,第二波的攻击接踵而至。这回敌方的胁差、打刀和太刀同时扑了过来,在速度最快的胁差逼到身侧时付丧神没有迎上这一击,而是用本体借力将它导向另一边,与此同时策马朝左侧的打刀奔去!


       金铁交鸣声刺耳地响起,那一击显然是用了很大的力,敌打刀被从头到脚地劈成了两半。然而还没等喘上一口气,原本在后方的敌太刀已经赶了上来。

     “锵!”

       付丧神的速度倒也很快,险险地架上了敌太刀的刀锋。由于刀种优势,对方在狭长的刀身上不断施力,压得他吃力地朝后仰去。
       就在被不断逼迫的同时身后的审神者突然叫了起来:
     “绕开它!砍它腰腹!”
       这一下提醒了打刀付丧神,他突然收刀朝敌刀的腹部刺去。然而这全力一击却没能让其毙命,敌太刀踉跄着朝后退去,发出痛楚又恼怒的“咕噜”声。一直在原地观望的敌大太却突然行动,身形庞大的溯行军举起长度惊人的武器横扫过来,已经无法避让。
       敌刀劈砍到他们的瞬间,飘浮在付丧神身边的金色刀装球突然亮起耀目的光芒弹开了那一击,然而这一下却也让马匹受了惊,黑色的战马嘶鸣着仰背抬起了前腿,将原本骑在马背上的一刀一人震落下来!

       “啊!”

       审神者发出了惊叫,好在打刀付丧神眼疾手快地抱住她,带着她顺势在地上滚了几圈,还不至于摔得太惨。不过敌刀却也赶了上来,让他不得不回身相抗。
       敌大太的攻击虽然略慢,力道却是惊人的,为了保护身后动弹不得的主人,打刀付丧神无法完全闪避,没几下就被彻底砍落一个刀装。就在他终于成功用本体削去了对方头颅时,一个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了。

      “小心!”

       瘫坐在地上的审神者惊呼出声,却无法阻止那道冷光从斜角突然刺来。
      付丧神忍不住呛出一口血,朝后退了几步。
    居然是枪兵。

       身形同样魁梧的溯行军出现在敌大太的尸体后方,手握长枪直接越过仅剩的残缺刀装刺穿了打刀腹部!

       对于审神者的刀剑来说,只要刀装没有彻底毁坏,即使被敌刀砍中也能避免伤害。然而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溯行军或者检非违使中的枪兵。

       这些善用尖锐长枪的敌刀总能利用刀装结界的空隙进行突刺,直接对付丧神造成伤害。虽然并不多见,但只要他们有出手的机会那么付丧神受伤是难免的。
       披布从付丧神身上滑落,一头耀眼的金发显露出来,宛如燃烧的烈焰刺痛视线。
      朴素装束下的长相居然是出乎意料的明艳,无论是白皙的肤色还是那双若竹色的眼瞳都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他的表情却是相当痛苦,显然是受伤不轻。
       “山姥切!”审神者忍不住哭喊起来,艰难地撑住地面朝他爬过去。然而不等她搭上他,那把敌枪突然抽出本体又朝付丧神刺入第二枪!

       付丧神用尽全力推开了她。

       “‘望月’过来了......骑上去快逃......”
       话音刚落他就在审神者的尖叫中被打回到本体,一振装饰简洁的打刀从半空掉落。
       那匹颇有灵性的战马着急地低头蹭着女主人,低下背想让她上来,然而审神者却像发了疯一样向那把落在地上的打刀扑过去。
        “呯!”
        眼看溯行军的长枪就要击碎地上的打刀,审神者突然从怀里摸出什么朝它扔了过去。
       长枪被狠狠弹开了,与此同时溯行军发出了阵阵哀嚎。
       亮蓝的光球罩住了敌刀全身,一张不起眼的符纸正飘浮在上方,上面有复杂的符文正反射着微光。

       见敌枪被定住,审神者赶快将打刀抱了起来。

        “哈......哈......居然真能用啊......幸好带着......”女人半是侥幸半是惊魂未定地笑笑,那表情比哭还难看。她的额发凌乱地垂在耳边,裙衫上也沾上了尘土,然而却死死地抱住那把打刀,就好像那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然而还没等喘上几口气,另一道寒光就逼了过来。先前没被彻底解决的敌太刀举刀朝她劈头砍来。
       这下她不再犹豫,直接迎着刀锋将第二道符扔了出来。敌太刀也不出所料地被钉在了原地,不能再移动半步。


       一直躲藏在乱石后的太刀慢慢把手从腰间的本体上移开。

       原以为会不得不出手相救,没想到她居然有那么点准备,倒也有惊无险。只是这整个过程实在让人太心惊胆战,让他都忍不住提心吊胆。


       他看着她吃力地抱着那把打刀朝马背上爬,系在赤足上的银铃随着她艰难的动作发出微弱声响,最后好不容易爬上马背后终于气喘吁吁地伏在了座鞍上。

        无法行走、力气小到连一振打刀都只能勉强抱着,真不明白她到底何苦像其他审神者一样出现在危险的战场上。

       是因为“他”吗?那个此刻正以本体形态躺在她胸前的付丧神......

        明明是这样脆弱的人类,危急关头的表现也是毫不理智,却让他怎么都移不开眼睛。太刀不由怀疑起自己,活了千把年居然连个小丫头都放不下,这还算什么久经风雨尽览沧桑?

       他复杂地看着她坐在鞍上,心中五味杂陈。

       然而就在此刻,另一道寒芒冷不丁朝她飞来!

       居然忘记了那把敌短刀!

       它一直潜伏着,等待着发出最致命的一击。方才被打刀付丧神击退后就一直隐蔽起来,作为最擅长暗杀的刀种,它聪明地选择在对方完全松懈的时机出动,并且直锁咽喉!


       太刀顾不得暴露自身的存在,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然而已经来不及,那柄敌短刀已经叼着锋利的本体跳了上来。

       快拔出那把打刀击落它!

       可惜她做出了完全相反的举动:非但没有拔刀反抗,反而把他遮得更严实,彻底将所有的要害暴露在外......

       太刀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利刃划破肉体血液飞溅的声音,他忍不住闭起了眼睛。

       敌短刀突然在半空中裂开化为碎骨。

    

        “懒女人你是不是疯了啊?!”



TBC.





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Minusk13  @渊月  @雨前響  @吾妻阿玫  @鹤野  @狐鵺 































































































































 
































 

































































评论(28)
热度(29)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