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4) (《妄自菲薄》番外,刀X主,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历史向有,暗堕有)

周末来填坑~

《妄自菲薄》请走这边: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8dbf37f

趋光(1):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91f6a22

趋光(2):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934646c

趋光(3):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9429b3f


晚上去厚樫山一定要小心,请记得黑暗中可能有人正看着你......

废话不多说,放文:



       “就在这里?”

       “不会错,根据情报这就是安达贞泰的墓穴。”

       “乖乖,那么隐蔽啊,难道说还真藏着传说中的那个宝贝......”

       “他生前好歹也是秋田城国司,有点东西陪葬也很正常吧。可惜如今成了亡国怨魂,只怕连最后的安宁都无法保住......咳咳,慢点挖,尘土都飞起来了......”

......

 

       黑暗中,原本稳固的封墓石似乎正被什么在撬动,泥土和碎石正扑簌簌地落下,洒落到半掩的棺木上。

       原以为能一直沉睡下去,替这个男人守住最后的尊严,没想到愿望这么快便破灭了。

       他躺在墓主已成一堆枯骨的身躯上,平静地看着上方的狭窄墓道被慢慢挖开,直到最后刺眼的阳光彻底倾斜进来。

     “这就是安达贞泰本人?诶呀这是什么......”

       他狼狈地躲在墓主腐烂的衣物中,然而棺盖被彻底移去的刹那,装饰华丽的刀鞘还是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啊!这就是五条国永的名作么?真是把好刀啊......”

      “赶快把它拿出来,想必北条大人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啊.....是!好像被什么缠住了......啧,这安达氏抓得还真够紧的,活像抱着根救命稻草一样......”

       “用点力吧,北条大人说过不用理会墓主遗骸。”

          .......

       和那个男人对他的小心翼翼不同,那些掘墓人的动作相当粗暴。太刀被他们强横地往外拉扯,只感觉刀鞘上的金链正在剧烈摇晃,发出阵阵微弱的悲鸣。

        那些人依然在用力,直到“啪”的几声脆响,握在刀身上的手骨终于折断。

 

       “!”

       太刀猛然惊醒,睁眼的刹那发现身边居然围着几只遡行军的短刀。它们正咬着他的胳膊和腿,似乎想把他拖走。

       原来是梦啊......

       他伸出骨刺三下五除二地赶走它们,然后站起来慢慢朝几步开外的遗骸走过去。

 

       这就是之前那把太刀提到过的审神者。

      遗骸的肋骨和大腿骨上有许多刀伤,跟遡行军或者检非违使们略显混乱的攻击方式不同,那些伤痕大多靠近人体的致命处,有些甚至直接沿动脉方向砍下去。

       如同怀着执意置对方于死地的果决与毒辣。

   

     “原本想等他们被检非违使击败后吸收点残余灵力的,没想到那把胁差直接朝他后心突刺,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死了之后那些刀剑四散而去,没了审神者大概很快就会成为堕刀了吧......”

    “或许平时比较严苛,但看上去也不算是进行残暴管理的类型,仅仅这样就已经让他的下属倒戈而起,哈哈哈......该说是他太失败呢还是太不幸呢?”

    “希望借助契约来驱使付丧神的人类真是可怜啊,以为净化了我们的肉体就一并连灵魂都净化了,殊不知论欲望和自我神明要远远凌驾他们呢......”

 

       几天前偶遇同类的话语还在脑中回荡,想到那个审神者有朝一日或许也有这样的结局,太刀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和烦恼。

      审神者是如此脆弱的存在,就连契约刀剑往往也只因为灵力维持着主从关系,难道说她的那些刀剑也是如此吗......如果是,为什么又都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他又想起那个领队打刀对她的态度,那样小心翼翼无微不至的呵护似乎已超出他责任的必要,如果真如那个同类所说,他这么做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吧......

       难道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不管如何相比这个男人她都是幸运的,最起码他们乐于成为她的力量,而不是以敌人的身份对她兵刃相向。太刀突然有些同情面前的审神者,他或许只是在尽自己的本分,只是错在太低估了刀剑的力量,即便付丧神仅位于八百万神明的末席,挣脱区区人类的约束还是相当容易的,仅需要些微不足道的代价。又或者说成为堕刀,只是彻底回归于本性而已。

       最后落得个尸横于野的结局也实在有些可怜。

       久远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最后他的遗骸也是这么被随意地抛洒在外,再无人问津。只是杀死他的并不是付丧神,而是被强权和力量蒙蔽的人类。所谓神明,许多时候竟也跟凡人一样,真正的超然脱俗又是有几个能达到的。

       太刀用骨刺挖松旁边的土石,将面前的遗骸埋下去,最后在上面随便栽上几簇野花野草做了个简易的坟。

       至少他会比那个男人更幸运些,最起码这样也算能入土为安了。

 

 

       埋葬了那不幸的审神者后,太刀一连几天都有些闷闷不乐。他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只是想到有朝一日她也可能有同样结局便分外烦躁。所谓的审神者是多么脆弱啊,充其量也只是能运用些灵力的人类而已,跟随这样的存在又能获得些什么呢?

       他依旧躲在厚樫山的杂乱松林里悄悄地观察那些人类和他们的刀剑,那些审神者们男女老少各不相同,能来到此地的大多也有那么些本事。有的习惯指挥刀剑们坐镇战场,有的则仗着有些功夫和他们并肩作战,总之神通各显也算精彩,只是像她那样慵懒自得的队伍倒是再也没出现过。

       她倒也有些时日没来了,不知是因为身体欠佳在静养还是因为别的事情被拖住了,原本月初几天午后便能看到那支队伍准时到来,现在却只有几个陌生的审神者组队着在进行修炼。太刀无聊透顶时只能摸出那支簪子旋转着把玩,可惜它老是从他的手骨缝隙滑落下去,几次一来他只能选择老老实实地收回去,免得碰坏了上面精致的雕花和珠链。

 

       这天天晚得特别早,太阳刚从山头落下夜色便压了上来,和往日星辰遍布的明朗不同,今晚的夜空真是乌漆漆的一片,连月亮都躲进厚重的云层里。原本还在巳方山坡上修炼的审神者们见势不妙纷纷带着刀剑返回,就连很多堕刀也都早早地躲入栖身处。

       这样月黑风高的厚樫山正是遡行军和检非违使们横行霸道的狂欢夜,贸然和它们相抗显然是愚蠢的行为。太刀藏身在杂草掩盖的山洞中睡大觉倒也惬意,只是过了夜半突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响惊醒,只得爬起来去看个究竟。

        刚朝洞外望了一眼他就吃了一惊。

        她和她的领队打刀正骑着那匹眼熟的黑马在洞外,只是情况看起来非常不妙,四周竟有五六个遡行军刀剑包围着,那些敌刀个个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落单的猎物,不时地发出兴奋的“咯咯”声。

        怎么会在这样的晚上到那么危险的厚樫山来了,她和她的刀剑是发疯了吗.......

       太刀顿时睡意全无,走出休憩的山洞绕到了离他们最近的那片乱石堆后。

 

       她的领队打刀正牢牢地握着自己的本体,另一手把缰绳抓得死紧,从太刀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白色披布下因为紧张而线条僵硬的下颔和唇线。相比以往的从容镇定,打刀看起来相当不安,显然是遇到不小的麻烦了。

       让人更担心的是他身后的那个人影,她依旧穿着那身冷色系的和服,双臂死死地环住了身前打刀的腰,整个上半身都贴在他背上忍不住瑟瑟发抖。

     “山姥切......山姥切......呜......”他听到她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呜咽,几乎要被黑马的嘶鸣声淹没。


TBC.


例行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Minusk13  @渊月  @雨前響  @吾妻阿玫   @北冥悠尘   @鹤野  @狐鵺 


评论(17)
热度(28)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