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2) (《妄自菲薄》番外,刀X主,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历史向有,暗堕有)

这次更得稍微多一些~希望各位喜欢

趋光(1)请走这边: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91f6a22


《妄自菲薄》请走这边: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8dbf37f


正文如下:


       那支队伍又来了。

       三振打刀两振太刀,外加一振大太刀,不是很起眼的组合,和许多冒险队伍相比甚至显得有些单薄。奇怪的是这群来者并不像他们的同行一样,怀着满腔斗志一次次往山顶走。整支队伍的行军相当随意,有时仗着天气稍好便慢慢到达最危险的山顶,有时迷了方向也会在半山腰停下,不久便打道回府。

       最近几日的厚樫山阴雨连绵,雾气和瘴气越发浓重,白茫茫一片严重阻扰了视线,本来就陡峭不平的山路更是泥泞不堪。那些历史修正主义者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比往日活跃了许多,连平时伺机而发的检非违使们也开始频频出动。

       当然这也便宜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堕落刀剑,更多战斗意味着更多死亡,对他们来说也就有了更多灵力和能量来源。太刀过了好几天酒足饭饱的舒服日子,除了觅食和补充能量外便在山顶看风景打发时间。

 

       身在最高处自然能将很多事尽收眼底。

       太刀已经注意这支队伍很久了,本以为最近会因为天气原因和其他冒险队伍一样暂作休整,没想到竟然照常进山。

       他并不认为这支队伍的审神者是个急功近利者,之前种种迹象表明对方对出阵一事的热情并不高,或许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亦或是例行惯例才来此转悠。但不管如何最近的天气的确是给其造成了很大困扰,他们的行军比往日慢了许多,半途甚至多次遭到那些检非违使的狙击,等到达山顶时队伍成员多少都挂了彩。

       在解决完最后的强敌后对方挑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稍作休息,巧的是正好和太刀处在同一片松林里,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他们让太刀颇感新奇。

 

       在太刀来看这支队伍的配置并不很强,但每个成员的战斗经验都很充足,配备的马匹和装备也非常精良。那些金色的刀装球漂浮在付丧神们的身周,像一盏盏小灯一样带来明亮的光晕,驱散了四周的阴霾。

       队伍的情况不能算好,领头的打刀伤得尤其不轻,尽管由于身上覆盖的披布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但还是能听到有些急促的喘息声。

    “诶......又掉了个特上轻骑兵,”身披浅葱色羽织的打刀有点后悔道,“早知道带个盾兵就好了。”

    “和泉守殿,您应该庆幸主上是位相当宽容之人,并不吝啬本丸资源。”坐在他对面的白发太刀相当高大,头上状似兽耳的东西和珊瑚色的眼眸让其看起来颇有野性,他说话的态度倒是彬彬有礼,但满嘴的敬语都掩不住语气中隐隐的嗤笑和挑衅。

     “切......只是抢了个誉罢了,”打刀有些气馁,按着自己胳膊上的伤痕皱眉:“不过是一时疏忽让你占了先机而已。”

    “比起这个两位能不能先休息一下呢?”带着眼罩的独眼太刀不失时机地插进来,游刃有余地化解了两人之间小小的不悦,“在下准备了点小食,不如趁此品尝一番如何?”

     “哦?!光忠你早说嘛,中午就没怎么吃饱......是仙人团子啊,不错不错!”

     “来,茶在这里。小狐丸殿,这盒油豆腐是专门为您准备的,请慢用。”

     “哦哦!光忠殿如此细心周到小狐实在受宠若惊,多谢了!”

     “次郎殿和陆奥守君要不要也来尝尝?”

     “我就不用啦,战后喝酒可是美事一件呢,陆奥守要不要来一点?我为你斟酒哦!”身着花魁般盛装的大太刀笑得相当豪爽,执起随身的酒壶替身边的另一位打刀满上一盅。

     “我来点仙人团子吧,谢谢......这点就够了,有劳次郎啦。”

      ......

 

       太刀躲在不远处看他们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久了也不由生出某种向往之情。

     那些付丧神们态度悠然,眼神清明,一看便知是被其契约的审神者好生养护的,彼此间那种随性散漫的相处方式却相当稀罕,完全没有印象中那种纪律严明到一板一眼的样子。  

      不过领头的那位打刀却显得有些不同,他谢绝了同伴们递给他的点心,骑着马在他们停留的地方绕行起来,一边仔细侦查附近的情况。

       太刀知道他其实是伤得很重的,方才敌方的枪兵直接越过刀装捅入了付丧神的左肋,但不知为何他始终都不吭一声,现在也没有像同伴那样坐下来处理伤口稍作休息,依然在不停地巡视着。

       就算到了这种地步都能如此谨慎和戒备,真是不可小觑的家伙啊......

    

      付丧神突然在离他极近的地方停下,这让藏身其中的太刀紧张起来。

      被发现了么......

 

       然而对方并没有再继续朝这边走。

       有些破旧的披布下伸出一双纤细的手臂。

       手臂线条柔软,那双手也是小巧非常。紫红蔻丹点缀着葱白十指,腕间一道翠玉镯,艳丽和温润并存。它们从打刀的身后环上来,轻轻地按住他的伤口。

     “别担心,我带着御守。”

       打刀按上了腰间的手臂,让手的主人放心:“比起这个,我再帮您找找那支头簪吧,刚才好像就掉在这附近。”说着便想要下马。

       然而他背后的人却阻止了他,似乎是要他快回去。

       虽然看不清他披布下的表情,但太刀还是能感觉付丧神非常犹豫:“这应该是您很喜欢的东西吧,真的不要紧吗?”

       环在他腰间的手似乎有稍稍握紧,但很快又坚定地朝原来的地方指了指。

    “明白了,我这就带您回去,”付丧神停顿了片刻后便拉起缰绳调转方向,末了又安慰般地说了一句:“下次去万屋时我会再为您挑一支的,希望您能喜欢。”

       他们很快便回到同伴那里。

 

       太刀从平安时代便已存在,自然是经历了许多风雨。他跟随过无数主人,也见过不少世面,那些曾拥有过他的人不是风光无限的大名就是只手遮天的世家大族,其中甚至不乏许多皇亲国戚。他们高高在上地端坐于权力的宝座,向其从属者展露出无以伦比的权威和尊贵。主从关系在太刀看来无非是分明的阶级和地位的尊卑,亦或是无条件的顺从和忠诚。但不管哪一种,对上位者的恭敬态度始终是不变的,哪怕很多时候只是处心积虑者在表面上的逢迎做戏。

       他始终觉得人类是乐于扮演一个高位者的角色的,然而眼前一幕却完全颠覆了他向来的看法。

 

       他远远地听到那身披浅葱色羽织的打刀嚷嚷着:“你们去哪儿啦?队长你还真帮懒女人找东西去啦?”

     “好啦好啦,快休息一下吧。回本丸后还请主上替山姥切队长好好手入一番,否则被药研桑看到又会被数落了。”

      “诶呀,蝶你们回来啦,要不要来点酒......”

      “次郎殿您大概忘记了,主上大人的风寒还未好,喝酒可是大忌哦。”

     “就是啊,而且就凭懒女人那酒量能不能喝万屋的白芳酿啊......”

     “啊啊,忘记忘记了,抱歉啦......”

     “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消停会儿.....”

        ......

       无论是略带讥诮的昵称还是直呼名讳显然都不适用于自己的主人,但偏偏他们却习以为常,而领头的打刀和他身后的人也并无异议,显然平日里就一直如此。

       还从没看到过刀剑付丧神有这么跟审神者说话的,作为提供给他们灵力的主人,最起码也应该保持基本的尊敬和服从吧......这种随性得有些过头的态度,倒像是在和性格顽劣但又交好的同伴相处了。

       虽然完全不符合印象中的主从关系,但太刀却怎么都移不开眼睛。面前这些刀剑与其说是因为灵力而获得人身的武器,倒不如说是名为刀剑付丧神的人,如果不是先前看到他们和遡行军战斗时展现出的非凡战力,他都快以为这是群人类在进山冒险了。

       那边的争闹还在继续着,付丧神们似乎就如何分配剩余食物产生了分歧。

     “刚才还剩下的仙人团子呢?不是说好每人两串吗?”

     “兼桑你已经吃了不止两串了,主上和队长还没吃呢,请节制。”

     “队长不爱吃甜食啦,懒女人她对零食向来没兴趣。上次也是,留给他们的最后都没动过,好浪费!”

     “其实这个烤红薯也不错,早上刚从本丸的菜地里挖的,很新鲜。”

    “陆奥守君,让一位尊贵的女性来品尝粗食是否太过随意?其实光忠殿的油豆腐倒是鲜香可口,值得主上大人一试。”

     “真是受不了你啊,小狐丸你以为主人和你一样有豆腐痴迷症吗......”

        ......

       他们争论的同时,旁边的领队打刀已经下马,并且将身后的人也一并抱下来,轻轻地放在一块铺有薄毯的平整岩石上。

       那个一直藏身于打刀披布下的审神者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面容相当清美,蓝紫蝶纹振袖裹着纤细身躯,鸦羽色长发由镶银乌木簪挽成一个简约的鬓,然而衣领和裙摆却都是敞开的式样,精致的锁骨和洁白修长的腿就这么从层层叠叠的纱中晃出来,颇有种不拘小结的随性。

       她的肤色苍白非常,双唇倒是滴血般的红,硬生生地添了一份冷艳的媚。被打刀放下后便在那块岩石上展袖一靠,宽大的衣摆铺展开来,看上去宛如一朵水中盛放的蓝莲。

       在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打刀后,她突然绽开一个孩子气的笑容,拉过他的手在那串正吃到一半的团子上咬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地卧下来闭上了眼睛,惬意得就好像睡在最柔软的卧榻上一样。

       太刀突然有点明白那群付丧神们自由散漫的态度是哪里来的了。


TBC.


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Minusk13  @雨前響  @吾妻阿玫  @北冥悠尘  @渊月 


 

 


评论(33)
热度(40)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