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1) (《妄自菲薄》番外,刀X主,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历史向有,暗堕有)

       山婶向的《妄自菲薄》已经完结,感谢观文的诸位予以支持和建议~能得到大家的鼓励和认可谓是在下最大的欣慰,在这里谢谢你们!

 
 
 

       在我看来正剧中切国和婶婶的故事还是比较温馨的,即便过程略有曲折,也夹杂一些冲突和纠结,但总体看起来还是像块酸甜皆有的蛋糕吧,宗旨还是撒糖(当然其中大部分原因可能和在下的私心有关,希望大家多多包容.....)

 
 
 

        这一篇的话应该是《妄自菲薄》的番外之一了,主要从鹤丸的角度去写,依然是男性的视角,不过重点大概和正剧不太一样吧,毕竟作为平安时期的刀剑鹤丸经历过太多东西,比起切国大概会更复杂很多。

 
 
 

      当中有些许私设大概是正剧中就已经显现的,比如在地图中捡到的刀剑设定为堕落的刀剑,经由净化后成为本丸的战斗力等等,当中或许有些许描写比较重口,希望诸位能谅解。

 
 
 

 

 
 
 

     总之,希望能博君一乐~

 
 
 


 
 
 

《妄自菲薄》(山姥切X女审神者):http://butterflyinthefog.lofter.com/post/1d228f4f_8dbf37f

 
 
 


 
 
 


 
 
 

番外开始:

 
 
 


 
 
 

       这是一片广袤而阴郁的土地。

 
 
 

       天空永远阴云密布,所到之处皆弥漫着湿冷浓雾,即便是布满山头的松林也在这雾气里失却了颜色,只剩一片灰霾。

 
 
 

       这也是个危险的地方,荆棘横生的山路边四处散落着白骨和废铁,血的咸腥味和兵器的铁锈味在空气中混杂在一起,辨不分明,那是无数来此冒险的失败审神者和其刀剑留下的遗物,无声地给所有的来访者带来警告。

 
 
 

        这里是厚樫山,时间遡行军的聚集之处,堕落刀剑的最大自由地,检非违使频繁出动的猎场。

 
 
 

        同时也是刀剑收集者们趋之若鹜的寻宝地。

 
 
 

 

 
 
 

        太刀已经在此地徘徊了很久。

 
 
 

        从漫长的沉睡中再度睁开眼时是有些惊异的。

 
 
 

        不是恒温恒湿、被防弹玻璃封闭的陈列柜,也不是庄严肃穆的神社供台、更不是久远记忆中华贵富丽的宫阙......

 
 
 

        只是一片无尽的阴霾。

 
 
 

        可太刀却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自诞生以来就和平静无缘,屡次易主,几经坎坷,看尽不可一世的辉煌、繁华消逝后的颓败、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最后统统都在时间中化为沧桑一词。作为冰冷的铁器,他经历的时间已经太久,可即便如此自身命运仍无法左右,只能选择成为一个旁观者,在彻底腐朽前记录光阴。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拥有一个肉体,完全凭借自身的意志而行动。

 
 
 

 

 
 
 

        他的本体仍保持着原来的模样,白鞘金饰包裹着纤细锋利的刃,只是此刻正在腰间散发着浓重的黑气,一如他的肉体般腐朽不祥。

 
 
 

       从那些同在一处晃悠的同类那里得知,这是因为被山头的瘴气长期侵染而导致的堕化,在这片神域里,他们这些因物生灵的付丧神若没有审神者的灵力净化便很容易变成这样。

 
 
 

 

 
 
 

       他弯腰,从暴雨后积起的水洼里观察自己的样貌:模糊的面容和扭曲的形体隐没在一片黑气中看不分明,只有一双浑浊的眼猩红异常。手不是手,而是白骨搭建起的爪,两肋间有嶙峋狰狞的骨刺突出,扭曲着盘旋在半空像是在捉捕着什么猎物。

 
 
 

      太刀并不觉得所谓的堕化有什么不好,腐朽也好丑陋也罢,那只是人类的审美附加出的形容,拥有属于自己的肉体便是意想不到的惊喜,比起无法按照自身意志行动的器物,他感到现在的自己是从未有过的自由惬意。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受人控制,不听凭摆布,既不作为武器也不用成为身份权利的象征,真是有记忆以来从不曾想过的自在和放肆。

 
 
 

 

 
 
 

       太刀觉得自己还是蛮幸运的,他不用像很多不成气候的年轻刀剑,被那些遡行军收编过去成为一部分战力,连最后的意识都被抹消得一干二净。除了避开那些来势凶猛的检非违使,他可以去任何一个感兴趣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种种经历,他特别爱四处游荡,从不在固定地方停留。那些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都具有一定的灵力,那是他们这些刀剑获得肉身后最不可或缺的东西。他在厚樫山的各个山头看着那些来此历练的“审神者”们带着他们的刀剑跟那些历史修正主义者们战斗,每当看到有不幸被击败的便在对方咽下最后一口气后吞噬他们的遗体,顺便吸收其刀剑中剩余的灵力。

 
 
 

       不过更多的时候会看到那些人类将其中一些同类净化,恢复成原有的样子,然后在和付丧神们签订契约后成为他们的主人。

 
 
 

       他看到很多强大的审神者全副武装地进入山中,不顾危险地在他们可能盘踞的每个地点战斗,并且不知疲倦地进行搜索,偶有遇到稀有的刀剑便万般兴奋。

 
 
 

       当然,特来此地寻找他的审神者也非常之多,不过作为五条国永的传世名作,太刀自然是不会轻易让他们发现的了。与其再度受人摆布,还不如随心所欲,乐得逍遥。

 
 
 

 

 
 
 

       但时间一久太刀也终于感到无聊了。

 
 
 

       虽然可以自由地在此地走动,可说到底终究是没有归宿。厚樫山并不是个有诸多乐趣的地方,这里只有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环境,而始终靠吞食同类和审神者遗体为生似乎也并不是刀剑付丧神应该过的日子,日复一日、浑浑噩噩地晃悠未免太过单调。

 
 
 

 

 
 
 

       他慢慢地就想到曾经那段置身于坟墓中的日子。名叫安达贞泰的男人是太刀跟随过的、为数不多记忆深刻的主人,即便最后躺进棺木中时依然死死地抓紧他的刀身,一如在安达氏遭遇灭顶之灾时被当做可以依靠的寄托,好像只有如此才能维持自身最后的尊严。他就这么靠在那个男人胸前,看着他在暗无天日的墓室中慢慢腐朽得只剩下一堆枯骨。

 
 
 

       墓穴中的日子是寂寥又安宁的,太刀安静地在黑暗中守着,想着终于可以平静下来,好好地守护这最后一个主人了,或许慢慢地被时光侵蚀得成为一堆锈铁也不错,总好过被各种贪婪和觊觎包围。

 
 
 

       当然,在那个男人的死敌挖开他的坟墓后这个愿望便被击得粉碎。

 
 
 

      太刀被粗暴地从安达贞泰的遗骸中挖出,握住他刀身的手骨因为用力拉扯粉碎成一片尘土,他的新主人用胜利者的目光理所当然地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然后带着他和追随者们嚣张而去。

 
 
 

      至于散落一地的墓主遗骸,大概除了他谁也无心去多想。

 
 
 

    

 
 
 

      接下来的时光无非是重蹈覆辙,成为权力的角逐品、成为被供奉的祭祀物,偶尔流落到坊间某个浪人手中,也能发挥一下刀剑最初的用途,尝到久违的血腥......不过再也不曾消停过,直到最后的最后在已经完全陌生的年代中被展出受人观赏品鉴,彻底地成为一件摆设。

 
 
 

      大概是再也没机会去实现好好追随一任主人的愿望了。

 
 
 

 

 
 
 

       或许付丧神也和人一样,越是无聊便越是容易想东想西。在厚樫山阴冷的雾霾中待久了太刀也难免开始重拾起很多记忆,或许连带着某些执念也开始在心中盘踞起来。

 
 
 

      这片山头,明明比那狭窄的墓室要空旷多了,为何还是让他觉得压抑万分。

 
 
 

      如果能抓住什么就好了......

 
 
 

     如果能死死地守住,不再无力地失去就好了......

 
 
 

     如果可以始终让守住的东西在光明温暖的地方就好了......

 
 
 

     如果,如果还能有这样的机会的话......

 
 
 

 

 
 
 

    太刀看着自己那双甚至都称不上手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TBC.

 
 
 


 
 
 


 
 
 

最后召唤亲友~  @Irisice  @稻妻月  @Minusk13  @雨前響  @吾妻阿玫  @北冥悠尘 

 
 
 

        

 
 
 


 
 
 


 
 
 

      

 
 
 


评论(32)
热度(33)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