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自菲薄6~7(刀X主,山姥切国広X女审神者,鹤审有)

这次来个长更,将之前的存档都放出来,希望各位能喜欢~


这样的平静大概会永远持续下去。

其实这并没什么不好,审神者本来就不仅仅是他的主人,她这样的年轻女性身边应该围绕着更活泼外向的刀剑,整天都心情愉悦面带笑容。

虽然山姥切只是一把刀,但有些东西还是明白的,感情这种东西没法强求,何况他这样的仿作也无法奢望作为主人的她有超出主从关系以外的回应。自己并不是本丸中最强的刀剑,却获得了不一样的信任,能得到的已经有很多。他只要在一旁看着,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然后继续静静地守着她便已满足。

他发现鸣狐大概和他是同一类人,彼此都是最先来到这个本丸的刀剑,也都是打刀,本身就有很多共同点,又加上同样沉默少语的性格和相似的心境,两人总能处得很好。他不知道鸣狐有时是否也会像自己一样因为摸不透她的所思所想而烦恼,但却很庆幸能有这样一个可靠的伙伴始终在支持自己。

而相比他和鸣狐,同样很早就来本丸的和泉守就有些大大咧咧了。这个原先是太刀之后又被政府划归为打刀的家伙一如既往地爱炫耀,“流行”和“又强大又帅气”是雷打不动的口头禅,加上有山姥切的长兄堀川那样迁就的伙伴,自然是既骄傲又有点任性了。

“喂!懒女人,答应帮我买的那件休闲外套带来了吗?”

“已经让堀川帮你带到房间里了,袋子里自己去找。还有几包零食你们分分吧。”

“上次小狐丸还问你要了张健发中心VIP卡,我也要。”

“自己买。”

“懒女人你太过分了,当心我把你的面膜都抢走哦!”

“......不要大喊大叫的,那张卡可以多人使用,下次去现世你跟他一起用就行。”

......

跟其他人对审神者的恭敬态度截然不同,和泉守在和她相处时几乎从来不用敬语,相反说话还甚是刺刺,一向娴静慵懒的审神者在他面前可谓和平时天差地别,几乎每次山姥切都能看到她被抢白或戳到痛处时额角爆出的青筋。不过说来也奇怪,就算和主人这样斗嘴他获得的关照倒是一点都不少,每次大摇大摆地提着一堆战利品经过庭院时总能收获清光和乱藤羡慕不已的目光。

说实话山姥切也是格外羡慕他的,只有在和泉守面前她才会露出这么本真的一面,而不是平时那个安静慵懒到看不出情绪的审神者,有时他也希望她能够在他面前这么放松,可每次一看到他时她又变了回去,哪怕前一刻还在跟和泉守闹得不可开交。

 

“别看和泉守这样,其实他很聪明哦,这么做反而会引起她的注意呢。”虽然只是短刀,但经历过漫长时光的今剑倒是看得相当清楚,在发现山姥切意外的神色后他忍不住露出一个坏笑:“喜欢一个人的话太过小心有时也蛮吃亏哦!”

可山姥切毕竟跟和泉守不同,他无法像和泉守一样仗着自身是本丸最年轻的刀剑理所当然地耍小孩脾气,也没短刀们惹人怜爱的外表优势,因此依然只能默默地站在她身后守着。

 

其实说到底他也只是众多向往着她的一个吧,本丸里有那么多刀剑,又哪里缺他一个。

 

可为什么只要这么一想还是那么不甘心,喉咙里难受得就像被一根刺卡住一般,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已经许久没有在出阵时重伤过的山姥切这么想着,在鹤丸的急呼声中慢慢失去知觉。

 



醒来的时候正身处在有些眼熟的和室里。

然而几乎是立刻山姥切就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本丸。

付丧神对灵力的分辨能力向来很强,更何况是侦查能力不弱的打刀,充斥在这里的灵力和霾蝶的相比要强烈得多,丰沛而带着一点嚣张的气焰。

山姥切想起身,但刚有这个念头就觉得浑身几乎散架一样,钻心的疼痛从腹部传来,几乎让他再度晕厥。

 

和室的移门被打开,柔和的光线亮起。

身着绀色狩衣的付丧神放下灯笼,端着托盘来到山姥切身边。在看到那双映有新月的双眸后金发的打刀立即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之一。

归鞘时雅贵雍容,出鞘时日月生辉。

就连化作人形后也是言语无法形容的风流绮丽,果然是当之无愧的最美之剑。

 

“诶呀你总算醒了呢。”这个本丸里的三日月露出有些欣慰的表情:“正好,来帮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吧?”

自己本丸中并无三日月宗近,而第一次近距离地和如此耀眼的刀剑接触也让山姥切非常不习惯,他忍不住扭动四肢想做出反抗,结果对方轻易地就制住了他的动作。

“这么乱动可不好哦!在厚樫山的时候你已经重伤了,要不是我们恰好路过可就危险了呢!”太刀依然保持着温和优雅的微笑,微微眯起的双眸却带着一丝警告,“你的伤必须由和你签订契约的主人来手入,现在只能帮你进行简单的止血包扎,最好别逞强。”

 

面对已经满级的天下五剑山姥切只能选择妥协,何况打刀和太刀的刀种差别放在那里,就算是别的太刀,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无法反抗。

三日月轻而麻利地拆开他腹部早已被血液浸透的纱布,从一边的托盘里拿起雪白的新纱布小心地缠绕起来,他的动作很娴熟,倒也没让山姥切感到过多的不适。

“说起来为什么你们要在主人不在时就出阵呢?这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呢,”三日月一边包扎一边询问,“而且连御守都不带一个,当时情况真的很糟哦,那位鹤丸殿把你交给我时怎么叫你都没反应呢。”

对了,他们呢?跟自己一同出阵的鹤丸、烛台切、和泉守、小狐丸还有次郎怎么样了!

“他们在哪里?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他几乎要跳起来,顾不上伤口就想爬起来,“我要回去......”

“别急呀,”三日月把他按回床铺,依然笑盈盈地看着他:“还没包扎好呢,而且刚才的问题还没回答爷爷哦!”

  山姥切虽然焦躁却也知道面前的老头是出了名的自我,于是只能努力平复心情回答:“主人她最近在现世的工作压力大,政府的任务又很重,想尽可能减轻她的负担,所以趁这几天多收集点资源,出门时忘记带御守了,没想到这么不巧遇见好几次检非违使。”末了,又加了一句:“快告诉我他们的情况吧。”

“好了好了别担心,”见他这么心急三日月也不忍心继续逗他了,“那时你们队伍中就你和那位和泉守伤得最重,不过他已经先被小狐丸带回去了。我们到的时候鹤丸他们都已经中伤,你的情况又那么糟糕,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决定先让我们把你带回来再去接你。”

 

这样吗......看来他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如此看来这个本丸的主人一定也认识她吧,自己才得以安全。

山姥切紧绷的神经终于开始放松,幸好他们都没事,不然她一定会非常难过吧......

不过发现自己不在本丸她会不会很着急呢?鸣狐昨天就带着栗田口的短刀们远征去了,要是她进了本丸没人帮忙怎么办?这几天应该是和泉守担任近侍吧,那个粗心大意的家伙能照顾好她吗?她的感冒还没好,如果不提醒她会不会忘记按时吃药......

不,不会的,有鹤丸跟烛台切在的话大概一切都会好好的,本丸里还有那么多厉害的刀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只是没想到仅仅是片刻的分开,他就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她。

 

 

“诶......还在想主人呀?就不想和爷爷我聊聊吗?”见他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地陷在自己的世界中,被严重忽视的三日月忍不住故作哀怨地以衣袖去拭眼角根本看不见的眼泪,“老人家总是很寂寞的啊......”

“对......对不起......我很担心她......”山姥切这才回过神来,“还有,恩.......谢谢你们......回去后我一定告知主人,改日必来答谢......”

“哈哈哈举手之劳哪里用得着如此言重,不如陪我这个老人家解解闷吧.....”

 

“解什么闷啊!三日月你今天内番还没做,别在这里磨蹭!”还带着稚气的少年嗓音不客气地插进来,“当心我让你连续远征哦!”

 “知道了知道了,诶呀主上还真是......就算是小姐的刀您也不用这么担心嘛......”

 “哼!那傻丫头的事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别忘了帮我把政府报告交给狐之助。”

 “哈哈哈明白明白......”

 

 在三日月离开后,这座本丸的主人用一种略带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山姥切片刻,然后皱了皱眉头。

说实话面前这位态度强势又有点任性的少年审神者并不是山姥切善于相处的类型,何况就凭对方一身光鲜亮丽的衣饰,还有举手投足间那种不符合外表年龄的胸有成竹,怎么看都是和霾蝶大相径庭的类型。

奇怪的是,山姥切却觉得对方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眉宇间的那种淡然和气质里隐隐流露的慵懒竟和她有些相似。

“你就是她最重要的刀啊,还真是出乎意料。”少年审神者有些不耐烦地将一个御守极扔到他面前:“戴好这个后就出来吧,你们的人来接你回去了。”

TBC.


 最后依旧召唤亲友~  @稻妻月  @Minusk13  @雨前響  @吾妻阿玫  @北冥悠尘  @Irisice 





评论(20)
热度(36)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