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自菲薄4(刀X主,山姥切国広X女审神者,鹤审有)

       白衣的付丧神大概是这个本丸最活跃的人之一。


       早就听闻这把五条的名刀拥有非常跳脱的性格,但第一次见到时无论是山姥切还是审神者都吃惊不小。


       那天正轮到他担任近侍,不知为何整整一天里出阵队伍都状态不佳,多次遭遇检非违使后很多同伴都受伤不轻,出于安全考虑,随队的审神者下令撤回本丸。


     “还有几把刀没被净化,放着不管好吗?”山姥切看了眼远处的几把堕落刀剑,大概是被审神者的灵力吸引着,它们正拖着扭曲腐朽的身躯跌跌撞撞地尾随着出阵队伍。


      “没事,本丸布置了结界。”她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似乎赶回本丸才是首要大事。


       当时情况有些糟糕,主力队伍的成员不仅急需手入,正在低等级战场磨练的副队成员也需要治疗,一时间对本丸主人的灵力需求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不少刀剑都请她不要在同一时间消耗如此大的灵力,但她似乎表现出了极大的固执。


        她最近的身体状况并不好,大概是因为现世的工作过度操劳,加上又受了寒,她出现了低烧状况。


       审神者没有盘着头,长发如流瀑一样从背脊上蜿蜒而下,她的肤色看上去比往日更显苍白,大概由于身体不适的关系双颊甚至泛出一些病态的红晕。


       他忍不住按住她拿着打粉棒的手,“我们自己来吧。”


      “就只有你和鸣狐没有手入好了,”她把手从他的掌心中抽出来,继续为他包扎肩上的伤口,“已经吃过药研给我的药了,不用担心。”


       他和鸣狐拗不过她,但本丸的主人显然并不是很会照顾自己的人,刚消耗完大量灵力居然让他帮忙骑到望月背上跑出去吹夜风了。


     “头胀,外面空气好,我想清醒点。”


        她骨子里某些任性的脾气在此刻展露无疑。


 


       他哪里放心让她一个人胡来,请鸣狐和烛台切准备了点姜汤后就赶忙跟上那道马背上踉踉跄跄的人影。


       走到水池边那棵盛放的枝垂樱下她突然停下了,此时正吹起一阵冷风,由于低烧头晕的缘故她趴在马背上贪凉地享受着夜风的吹拂,看得山姥切很是心焦。


       他刚想喊她进屋突然听到她的惊叫和望月不安的嘶鸣,随即自己都忍不住被下了一跳。


 


       一大团白色的东西猛地窜了出来,好像还扑棱着硕大的翅膀,向她兜头扑过来。


      “哇哦!有没有被吓到呢?!”


        她的确被吓到了,惊悚和低烧让她直接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山姥切心中大喊不妙时那个罪魁祸首倒是先他一步接住了她,一身雪色的男人就这样映入眼帘。


     “诶呀怎么会这样......糟了糟了......”白衣银发的付丧神沮丧地摇晃着本丸主人,“真是对不起......请你快醒过来吧......”


      “你是谁?快放下她!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山姥切终于忍不住拔刀冲了上去,就算自己是一把仿作也无法做观审神者受制于敌友不明的刀剑手中。这个男人初见面就对他的主人如此无礼,绝对是踩到了他的底线。


     “霞之架势?!真是不能小觑呢,”白衣男人的反应倒是不慢,单手就举刀吃下他的攻击,另一手依然夹着不省人事的审神者,轻松得就如同提着一只兔子。


        这么大的力气应该是太刀吧,为什么陌生的刀剑会莫名其妙出现在本丸里?


       山姥切严阵以待地盯着他,一边小心地防止他做出对她不利的举动,一边准备随时进攻。


    “抱歉抱歉,我是悄悄跟着你们到这里的,原本在战场上就应该被审神者净化,没想到她一个疏忽就把我落下啦!”


     脑海中突然地就闪过白天的某个场景:尾随着本丸众人的堕化刀剑中有一把太刀特别顽强,在其余刀剑都因为灵力耗尽而在半途破碎之后依然不远不近地跟在出阵队伍后,泛着红光的浑浊眼睛和腐朽身体间不断摇曳扭动的骨刺直令人发毛。


     当时和泉守兼定还厌恶地表达了自己的不适:“一直跟在后面真令人难受啊。”


       可等真的进入本丸的安全地带后那把太刀却又突然消失不见了。


       山姥切终于反应过来,原来那把太刀是悄悄躲了进来,借着本丸中无处不在的审神者的灵力得到了自己本该有的样子。


       不过还真是不敢想象白天看到的堕落太刀和面前这位是同一把.....


       男人拥有极浅的色彩,银发、雪肤、白衣,即便在夜色中都显眼非常。尽管他的身材纤细又瘦削,但一双璀璨金眸和满身华丽的饰物却给人一种无法忽略的高贵气息。


       宛如一只不染凡尘的鹤,好像随时都能挥动羽翅飞入神域仙境。


        只需一眼山姥切就能断定这是把名刀,某种莫名的刺痛感从心底一闪而过。


     “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鹤丸国永,五条国永的太刀。这位漂亮的打刀,你是国广的第一杰作山姥切国广吗?”白衣的付丧神依然在聒噪着,语气里满满的兴奋和好奇。


    “不准说我漂亮!”


      他条件反射般地喊了出来,急忙拉低自己的披布,在瞥到对方吃惊的神色后方才察觉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过了,当下又觉得失礼,只能赌气般地喊出一句:“把她给我!”


      


       由于鹤丸国永的现身方式太过特别,本丸里的众人也在没什么准备,他的欢迎会在和其他刀剑相互认识后很快就结束了。


       或许是因为愧疚的原因,鹤丸在她醒来后一度表现得很安分,不仅开始认真出阵远征,也主动向身为总队长的山姥切提出帮忙照顾审神者。


     “给我个补偿机会嘛,我可不是那种不靠谱的家伙哟。”


       而山姥切也没法拒绝这样态度诚恳的鹤丸,于是请负责近侍轮班表的药研将他排到这几天的近侍位置。


      然而真那么做后他又有些后悔了。


       鹤丸国永的确值得信赖,虽然这把太刀有着和其年龄严重不符的性格,但只要交付给他的事情他还是会不遗余力地做到最好。哪怕是一开始觉得他不怎么靠谱的审神者也逐渐改变了看法,出阵时开始或多或少地向他询问和请教。


       白衣的付丧神骑着望月,身披夕阳的霞光从战场归来踏入繁花盛开的庭院,坐在他身前的年轻女子披着他雪色的羽织,兜帽下的双眸沉静如水。


       他突然想起身着白无垢的新娘,娴静优雅的身影莫名和她重合。


       她身后的太刀悄悄伸出双臂环绕住她单薄的肩背。


      金发的付丧神垂下若竹色的眼眸,转身继续和练度还不高的莺丸手合。


 


    TBC.




召唤亲友~  @稻妻月  @Minusk13  @雨前響 



评论(17)
热度(39)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