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自菲薄1(刀X主,山姥切国広X女审神者,鹤审有)

       入刀剑坑也有很长时间了,在形形色色的刀郎中徘徊许久,结果发现最爱的还是初始刀被被。金发碧眼的男人总是以破旧的披布遮掩自己,略带自卑的性格却永远让人觉得那么可靠,和那些光彩照人的稀有刀不同,每次看到他总让人心生隐隐的爱怜,想赶走他眉间的抑郁。

       开坑献给我亲爱的被被,感谢你从开始陪伴我至如今~

       刀X主,或许苏,也或许OOC,甜中带酸夹点玻璃渣,希望不介意的各位观文一乐。

       放张之前摸鱼的女主人设,自家婶婶~

       


    又在下雨了。

     无数银线从暗沉的天空坠落,织出一张绵密的网,将整个本丸笼罩其中。

 

       庭院里仍是烂漫的春景,在本丸主人的灵力作用下,那些密布四周的樱树始终维持着花团锦簇的状态,或许是品种繁多的缘故,一团团花簇或白或粉,又夹杂些许深红,层层叠叠地竟显出某种奢靡的艳丽。越过庭院池塘上的那座朱红和桥,还能望见一大片温柔的紫色,初夏才盛开的藤萝无视了本身习性,尽情地吐露浓香。

       要是阳光明媚的日子,好动的短刀和胁差总会在院子里玩闹,大广间也会备上点心和茶水供人享用。但现在四周静悄悄的,就连平时总爱坐在廊下品茶的莺丸也不见了身影,更别提那些本来就喜欢待在自身房间的其他刀剑了。

 

    每当雨天,这个本丸就会变得略显清冷,和平日的热闹场景大相径庭。

 

    山姥切并不讨厌这样的天气,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喜欢。

    雨幕会给绚丽的春景带上一层朦胧,恰似在美姬华贵的外衣披上一层轻纱,自有一种雅致的风情。而空气中会带着清爽的水气,混合着草香和花香显得格外沁人心脾。

 

    和她相遇的那一天也下着雨。那时他还尚未获得人身,保持着本体的形态和其他四位同僚由狐之助带入这个本丸。

    看我,看我!

    他听到身边的加州清光在呼喊,另一边的歌仙兼定也展示着最风雅的仪态,不远处的蜂须贺虎彻和陆奥守吉行都在刀鞘中发出清越的鸣响,希望这位新主人能在第一时间选择自己作为初始刀。

 

    他躲在破旧的白布下,自卑地藏紧自己的刀身。

    反正我只是一把仿作,这样的事情怎么样都可以......

    承受过太多比较的目光和非议,或许从一开始就不被期望着会更好。

 

    他的胡思乱想突然被一阵灵力波动打断。并不是很强的灵力,却出乎意料地干净,像清冽的山泉从头至尾地流淌而过。

    灵力使他羽化出人类的肉身,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主人。

 

    身披素色单衣的年轻女子斜倚着移门,柔亮的长发流泻在青绿的榻榻米上宛如一泓乌黑的泉。她肤色苍白却唇红如血,眯着清湛的双眸对他扬起一个慵懒的笑。

   

    他注意到她的姿态有些异常,虽然室内很宽敞却并没有端坐在屋中央,而是将上半身倚靠在和室的移门上,就好像......

    就好像整个下半身都失了力一样。

   

   “你......主上的腿.....”他有些疑惑地询问,话一出口又顿觉失礼:“抱歉,我不该......”

   女子依然保持着平和的笑,“请问怎么称呼你?”

   “称呼什么的请随意,反正我这种仿刀......”

   “啊,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山姥切了,”似乎是没听到他的言语,她眼底的笑意加深了,紧接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能麻烦你带我进里屋吗......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好久了。”

    

一旁的狐之助将剩余刀剑送回原来时空,小心地抱歉:“实在对不住,狐之助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草率,让审神者大人在冷风中等了那么久......”

她倒是不急不躁,兴许被那只急得满头大汗的狐狸式神逗乐了,反倒忍不住轻笑出声。

屋外的樱花在雨幕中开得一片荼蘼。

 现世的一位繁忙上班族,因着自身特殊的灵力体质和某些巧合的原因而被时之政府选中,在这片神域中成为这个本丸的主人,和其他无数被选择的人类成为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力量。

    他的审神者被称作霾蝶,当然这只是政府授予的代号,作为刀剑的付丧神,他们或许永远都无法知晓主人的真名。

    之后的三天里她没有做任何任务。

 

他抱着他的主人站在朱红和桥上,雨丝打落在女子手中的蛇目伞上,又滑落到桥面溅起串串晶莹的水花。

原本有些荒凉的庭院已焕然一新,那些疯长的花草呈现出繁茂优雅的形态,池塘里也游起赤色的锦鲤。

她的灵力并不算强,甚至牺牲了在神域内行走的能力与时之政府进行交易后仍只能保持中等的水平,如此挥霍似乎并不合适,但她似乎并不在意,直到一切都布置妥当后才停止这种在狐之助看来毫无意义的做法。

   

    “因为想把这里变得更舒服点呀,毕竟这也是山姥切要住的地方嘛......”她疲惫地陷在柔软的靠垫中,笑容甜蜜而又慵懒。

    金发的付丧神低下了头:“不用如此顾及我的感受,我只是刀剑而已,何况我这样的仿品......”

    随便怎么样都好。

    那些名刀名剑受尽世人的供奉和珍爱,可惜并不适合他。

    他只是山姥切国广,灵刀“山姥切”的仿作而已。

    作为武器,只需要在战场上染血就好了。

  

    他无法将这些话告诉她,因为他的主人已经自顾自地睡着了。

    在某些地方真是出乎意料的任性和散漫啊......

 

     山姥切将薄毯盖上她单薄的身体,安静地坐在一边。



TBC.

 

亲友召唤~

 @稻妻月  @雨前響  @Minusk13 

评论(10)
热度(36)
©霾蝶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时尚、爱多肉,爱音乐也爱动漫游戏......喜欢观文也愿意产出,目前正致力于刀剑乱舞大坑中,欢迎同好一起来交流......